|12星座愛情故事_處女座| 除非我喜歡你,否則這世上沒人能配得上我

STORY
一個愛情故事,一位人物介紹,一部電影推薦。是我給這個寫作課題的三個方向。每個月,屬於你的星座月剛開始的那一天,這篇文章就會刊登。8.23-9.22處女月,祝福處女座們生日快樂!

每一個處女座都是現實主義的理想者,

侍奉物質至上的浪漫派。

他們的隨和帶著獨善其身的氣息,

是刻意與人保持的距離。

自戀的人何其多,

處女座算不上最特別的,

但比起讓喜歡的人愛上自已,

尊嚴那種東西,

卻也是說放棄就放棄的。

這一生,你一定會遇到一個不管怎樣都不會愛你的人,也一定會遇到一個不管怎樣都會愛你的人。

這段話是沈靜宜告訴我的。

如果不是因為曾是她的朋友,那麼現在至少應該還是能欣賞這個人的。欣賞她的克制與理智,欣賞她的冷靜與沉著,欣賞她的可愛與天真,也欣賞她的聰慧與敏捷。我知道她一直都在盡力維持一份自以為的完美,孤芳自賞,卻不頭頭是道,只能偶爾在一些偏執的習慣裡窺見。是的,她總是藏得極深,她知道那些偏執並不招人待見。

我們曾經很是要好,睡過同一張床鋪,趕過同一份報告,我騎著機車沿路摸黑載她回家,即便那時我也很害怕一路上忽明忽滅的路燈,以及冷不防從旁呼嘯而過的砂石車,卻仍舊一路馳騁,只希望能盡早趕上晚飯,讓她喝上那碗沈媽媽為她熬的雞湯。

那一年,我們19歲。

在如此嬌媚的歲月裡,兩個交好的女生是很招忌的,尤其是招上天的忌。於是,但凡想破壞這種友情,只儘管在中間放進一個人就好,一個,男人就好。

而我開始漸漸不欣賞沈靜宜,甚至最後決定淡出她的視線,發誓從此老死不相往來,便是從認識張世均開始的。

20年的時光芢苒,再怎麼光鮮的記憶到如今也會任憑時間像把利刃般切割成片片段段。浮光掠影,時而清晰,時而模糊,搞不清楚是自己下意識的遺忘,還是大腦自動過濾掉那些片段?離開回憶一直向前走的我,並不珍惜過去,甚至可以說毫無眷戀。只是即便如此,每每想起沈靜宜,我依舊會記得她當時說的話,央求我,一起去參加另一所大學國貿系系學會的聯誼。

「妳不是最討厭這種事情了嗎?就因為現在是系學會的幹部了,所以就放棄原則了?抽機車鑰匙?有沒有搞錯啊,我才不去。要去妳自己去。」

「我是很討厭啊,但目的不是聯誼,是為了接下來系學會會長的位置嘛。你知道的,我不參加任何社團活動,系學會就是唯一施展手腳的地方。你只需幫忙出席填補一個缺,到時候無聊藉故離開就好,那麼認真跟我計較幹嘛呢?」

「那我男友那邊妳打算怎麼交代?」我問。

「我可不記得妳什麼時候這麼純情了。」她說。

「沈靜宜,之後妳最好別見色忘友,不然看我怎麼修理妳。」說完,我作勢要往她的腰際掐去,她連忙閃躲,笑出了一串清脆悅耳的聲音然後說:「除非我喜歡這個人,否則這世上沒人能配得上我。」

這些話言猶在耳,當時聽起來並沒有任何不妥,甚至可以說毫無違和。我私以為孤傲的沈靜宜對於戀愛興趣不深,卻不知道外表乖巧柔順的她其實內心非常叛逆。她說的是真話,除非她喜歡這個人,否則怎甘被馴服?

這番道理直至經過張世均後我才證實。願意被其馴服的那個,一定是在對方身上看到自己所缺少的,而且是渴望得到的,所以才會崇拜他,才會甘心被他馴服。只是沈靜宜真的好少打從心底崇拜一個人,因為她覺得自己才是最棒的。如同她一直都想當國貿系有史以來最棒的系學會會長一樣,只因為前面的人在她眼裡都不夠好。

而聯誼那天的我在沈靜宜眼裡也不夠好,據她說我整張臉都是臭的。因為有點不耐煩,抽鑰匙的時候也是等到最後才接收了剩下的那一把。而沈靜宜真的誆我了,即便我途中數度想離開,也被她一手拉下挽留了。西子灣的夕陽見過好幾回,卻從來沒有一次像那天那樣讓我印象深刻。被染紅的海天一線,感覺是一塊畫布,而畫布後面有一團熊熊烈火正炙熱的燃燒。透過畫布映射出的紅光,只讓人覺得眼前的這片海也是滅不了那火的。

沈靜宜抽中的是張世均的鑰匙,而且似乎很滿意自己的手氣,據說身為系學會會長的張世均在校園裡頗受女學生歡迎,除了長相才華,家世背景也有那麼一點傳奇色彩。

「所以妳現在是喜歡上張世均了嗎?」

一起在圖書館找資料時,我忍不住問了這句話。沈靜宜最近外務繁忙,除了與張世均他們學校聯合舉辦的活動正在進行之外,她私下多次主動與他的接觸也逐漸熱絡熟稔起來。

「嗯,妳知道嗎?我們連考研究所的志願都是相同的。」她顧左右而言他的說。

「從來沒聽說妳想考研究所?現在認識張世均了,也改變妳的人生方向了嗎?」我將手中的那本經濟學原理塞回書架上,然後低惱一句:「我不想找了,今天還要趕去打工。要我順便載妳回家嗎?」

「不了,張世均等會兒開車來,他會帶我吃晚餐送我回去。還有…….我正努力讓張世均非我不可,妳可不可以別再潑我冷水?」

看來,沈靜宜也知道那些傳聞了。張世均對女生的興趣向來不超過一週,身邊的女同學來來去去,是大家習以為常的事了。他不交女朋友,但他也不拒絕任何主動示好的女人。

「所以如果我明知道妳會被甩,也不可能叫妳回頭就是了。張世均就這麼配得上妳?值得妳如此義無反顧?」

沈靜宜沉默地瞅了我一眼,點了點頭。

她的這個默認第一次讓我意識到她之前所有的自戀不過是因為找不到可以委身屈就的對象。那些所謂的”原則”並非是無法改變的,而是在什麼時候值得為一個人做出改變,進而達到她想要的目的。

沈靜宜對張世均過分的執著像一張無邊際的網,隨著她的決心越織越縝密,越發不可收拾。那股力量叫人害怕,讓她最後終於擊退鶯鶯燕燕坐實了張世均女友的寶座,兩人還如願一起進入了同一間研究所。

畢業之後,我便再也沒見過沈靜宜。或許追究起來,那次在圖書館的談話算是我們最後一次深刻的交心。自此,沈靜宜逐漸消失在我的生活圈,那段秤砣不離的日子,彷彿南柯一夢。

沒念研究所的我北上工作,離開了自小長大的地方。偶爾沈靜宜的消息會由某些自告奮勇的同學有意無意的透露給我知道。他們八卦著她如何透過懷孕手段拿到求婚戒指,如何在婚宴中毫不扭捏地挺著肚子走過紅毯。

「沈靜宜給全班都發了帖子唯獨缺妳,這件事我們都知道了。可奇怪的是,她在婚宴中還主動跟我們提起妳呢。問我們可有妳的消息,問我們妳好不好?」自告奮勇的同學說。可我知道,他不過是想從我這裡得到另外一則八卦罷了。

我想起了一通十幾年前的電話。那時手機剛剛有了拍照功能,而我也剛換了一個新的門號新的手機。神通廣大的沈靜宜不知道從哪裡得知這個新門號,把我倆從原始的過去拉進了現代世界。時空,果然是一個神奇的東西。

「張世均有傳簡訊給妳嗎?」沈靜宜直接了當地讓我沒有意外。

「老朋友好久不見,妳不該先寒暄幾句嗎?」我說。

「嗯……,我知道妳過得不錯,我想問,張世均最近一次跟你聯絡是什麼時候?」

「他有跟我聯絡?沒有啊。妳是他女朋友,妳問他不就得了。隔了這麼久才打給我,妳只想問我這個問題嗎?」有那麼幾秒,手機的那端,靜默著。

「記得我說過的話嗎?我說,除非我喜歡這個人,否則這世上沒人能配得上我。我想方設法讓張世均一步一步再也離不開我,不管怎樣,他都只能愛我,而不會……..」

「而不會…….不會什麼?」我要妳說出來,沈靜宜。

那頭傳來一聲長嘆:「沒事,妳保重,而我們…….再也不要聯絡了。」

新手機此刻還沒摸熟,可簡訊已經傳來幾封,其中一封是圖片檔,翻拍的照片裡,我的側臉被西子灣的夕陽照得通紅,眉頭緊鎖。

簡訊幾個字跟過去收到的信沒有不同,從頭到尾只是說:「如果可以,希望抽中鑰匙的人,是妳。」

沈靜宜,妳最好很喜歡張世均,他最好……配得上妳。

√處女男代表-列夫‧托爾斯泰


 

處女男是個一言難盡的群體,招黑指數100%,卻從不妨礙他們成為人群中的佼佼者。你會發現這個群體中,首富很多,這跟他們擅長邏輯分析,以及能將目標導向利於己身的手段有關。

明星、藝人、金融鉅子、商界政要要舉出處女男的例子多到數不勝數,倒是文學界很難得出了一位地位極重要的列夫‧托爾斯泰。他所著的史詩小說《戰爭與和平》、《安娜‧卡列妮娜》、《復活》堪稱19世紀末,20世紀初最偉大的巨作。但他本人卻諸多爭議,稗官野史收集了很多與他畢生所倡導的人道主義相違背的事蹟。看來偉大的文學家也無法擺脫處女男天生招黑的命運。

我很喜歡處女座,其實。我覺得他們在專注實際層面這一點是包含浪漫作為的。怎麼說呢,也就是我要讓自己的目標達成,但達成的手段絕對不能骯髒。如果評斷過後無法做得漂亮,那他們往往寧可糾結多時,也不願意粗制爛造。

托爾斯泰在《安娜‧卡列妮娜》裡有過這麼一段描述:「女人是男人前程上的一大障礙。愛上了一個女人,再要做什麼事就很難了。要便利地愛一個女人,不受她一點妨礙,那只有一個辦法——就是結婚。……如同你要背上包袱,同時又要用兩隻手做事,那就只有把包袱繫在你背上的時候才有可能,而那就是結婚。」

讀托爾斯泰的小說時絕對會明顯感受到處女男的碎念,但他們的浪漫,也往往存在於這些細瑣的低語中。與其說是說給別人聽的,不如說,是說給自己聽的。

√處女女代表電影_傲慢與偏見


 

不知道簡‧奧斯丁在創造伊莉莎白的時候,是否也投射了自己的價值觀?伊莉莎白的父親一直擔心沒有人能配得上自己心愛的二女兒,而伊莉莎白最後卻告訴父親她早就愛上那個曾經令自己十分厭惡的達西先生。

也許一開始就不曾存在所謂的「傲慢」或「偏見」,甚至可以說,伊莉莎白一路以來都在藉由所有的事件消除達西先生對她的「傲慢」或「偏見」。在伊莉莎白的內心深處,她既不能嫁給靠他人收養才擁有莊園的鄉村牧師,也不能給舉止輕浮的年輕軍人。她要求的不過是愛情與金錢的完美結合,這才是所有女人的終極理想。

「我只想嫁給自己喜歡的人。」這句話的解讀在處女座身上就是:「他最好也喜歡我,而且剛好長相俊俏有點錢。」

沒有委身的愛都是自戀,不能上升到金錢的愛不叫真愛,不把時間給出來的思念不是思念,不說出來的同情,不是同情。

伊莉莎白最屌的應該是在達西告白後依然可以毅然決然的拒絕他,這就是處女女最值得炫耀的長處:我的主動就是要被動的你主動對假裝被動的我付出行動。

燒惱嗎?自己好好想想。

不管處女座在他人眼中多麼出色,

一旦愛上一個人,

都會變成最自卑的那個。

-凱特謎之音

請輸入文字

RELATED POST


4 Comments
  • Echo
    Posted at 14:27h, 24 八月 回覆

    等著處女座的這篇,卻是愛的這麼慘烈,其實自尊被消耗到一定程度,谷底反彈起來的自傲就是轉身離開的勇氣。

    • 凱特王
      Posted at 15:31h, 24 八月 回覆

      有些處女女一生不會反彈,因為他們竭盡所能的愛對方,也得到了對方的某種反饋,為此,她就能終身捍衛這方世界。對外用自己的尊嚴,對內則遺棄自己的尊嚴。不管外界如何看待,他們還頗驕傲呢。

  • 艾琳
    Posted at 12:42h, 03 九月 回覆

    轉身需要勇氣,但我更在意背影帥不帥氣。

    • 凱特王
      Posted at 23:47h, 03 九月 回覆

      所以這樣為這樣的背影妳可以付出所有。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