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角色性格豐滿,又何須愛情線來畫蛇添足

FASHION

大女主戲的時代來臨。

原本立意頗高,

無奈還是被愛情給攪亂了。

是編劇不懂現代女性思維,

還是現代女性依然深愛套路?

潔西卡‧雀絲坦擔任金馬伯爵大使應邀來台出席金馬獎拍板落定。距離我上次看她在《攻敵必救》中的精采演出,原來已經過去了一年。

這一年中,以大女主為出發的戲碼不多,但剛結束的《那年花開月正圓》還算造成熱播,以陝西省涇陽縣安吳堡吳氏家族的史實為背景,講述清末陝西女首富周瑩跌宕起伏的人生故事。

無意與雀姊的《攻敵必救》比較,但時間點的巧合忽然就讓我想起自己看這兩部大女主電影/劇所反應出的落差。《那年花開月正圓》企圖用一個當代的傳奇女性來服務多數的女性觀眾,意在透過戲劇來討論女人的獨立自主,卻在劇情與人物設定上浪費了陝西女首富周瑩原本可以帶來的豐富教材。清末民初依舊是個封建時代,能大有所為的女人本該很有可看性,卻仍舊圍繞著莫名其妙就是喜歡她的男人,以及無論如何都要陷害她的女人。至於商場上的一切爾虞我詐,反而變成雲淡風輕、欠缺說服力的描述。

這樣的劇造成熱播,反應出我們的時代對於女人的成功還是帶有太多粉紅泡泡。相比之下,男性為首的劇情片往往直接又現實,貼近人性的善惡也給出了許多不同面相供參考。說穿了,這些熱播劇大女主身上原本該要投射出的是女性意識的覺醒,卻在很多設定上有著難以苟同的矛盾。

如果你兩部戲都沒有看,建議妳直接略過《那年花開月正圓》,然後立馬找出《攻敵必救》來膜拜就行了。而既然說開了,我們便來對照一下這兩位大女主:雀姊的Miss Sloane斯隆女士與孫儷式的周瑩。

 

女漢子太矯情

很多粉紅泡泡劇中,經常為了襯托大女主的與眾不同和果敢堅毅的特質,她往往一開始就被設定成脫離了女性特質,以女漢子的面目出現。男性化的裝扮或男性化的性格、舉止,是我們最常見到的。因此周瑩經常大大咧咧,用茶壺對嘴喝茶,踢開座墊直接蹲在椅子上。

給我一個普普通通的女人就這麼難嗎?這些特質與其說是要交代人物性格,不如說看得我尷尬癌馬上惡化成晚期。

有人說,這是為了凸顯她不拘小節的性格啊。認真的嗎?那你還不如一槍斃了我。

再來看看斯隆女士。

她的職業很特殊,是政治說客工作,接受各種政治人士的金錢,為他們的政治主張政策爭取民意支持,並說服國會議員支持法案。她熱愛這份工作並且好勝心強,對於自己堅持的立場會捍衛到底。而這個立場沒有所謂的正義用來包裝,純粹就是她自己個人的選擇。

與周瑩這個女商人一樣,在男性佔多數的職場上經常需要面對面廝殺。

穿什麼衣服,做什麼講究,完全體現在這位女強人菁英的身上。她強勢、犀利、語速快、頭腦清晰冷靜,但不妨礙她愛美有身段還願意根據服裝換不同的唇色。她的服裝並不花俏,是職業裝,但配件與妝容都很到位。

當編劇還停留在身為女強人就必須隱藏女性特徵活得像個男人才能在男性的競爭世界立足的時候,基本已經暴露出他對女性獨立的懷疑。

不管是現代的斯隆女士還是民末清初的女商人周瑩,他們都必定與所處的時代抗爭過,因為有別於其他女人,她們太特殊了。不著墨在這份特殊,卻用一個男性特質的性格做直接的掩飾,說到底依舊是變相的男性崇拜。

 

周圍的人就不能好好當個知己/朋友或普通朋友嗎?

女商人周瑩身處男人當道的商界,自然會接觸到形形色色的人。除了自己的丈夫,但凡與她關係稍近的男性,都被安排愛上了她。並經常在危機時刻,不顧一切捨身救她。

以前看詹姆斯龐德電影時一直不解戲中的女人為何都被安排與龐德上床或調情。作為一部經典的大男主電影,女性花瓶的作用在於凸顯他們的自戀。這種套路一直被延續下去,大家好像自然而然的接受。但那種不對勁一旦性別交換後,方才看出端倪。

周圍的人好容易陷入愛情啊,完全是不需要內化過程的呢。這跟霸道總裁無論如何就是愛我的偶像劇到底有什麼區別?

斯隆女士身邊基本上全是工作伙伴,有欣賞她的,有唾棄她的,有不理解她但是關心她的朋友。因為太過投入於工作,沒有時間談戀愛,性需求不是靠自己就是靠固定約砲的男妓。她把生活精簡到最有效率,連覺都捨不得睡。因為睡了就無法工作。

這個人物設定換成男性一樣成立,於是我是否可以大膽的說,這才是基於”平權”處理過的角色,無論男人或女人,基本上他們都是「人」,會有人際關係上的遠近親疏,有性需求的解決方式。因為人物性格飽滿,伴隨劇情高度燒腦,觀看者的智商需要時時在線,這時,愛情線就一點也不需要了。

這一點我在看韓劇《未生》時便有所感悟。去除愛情線,才能看出職場上所有人物的衝突與掙扎,也才會讓戲顯得更加有質感有重點。

只能說《那年花開月正圓》的編劇硬生生浪費了一個書寫女性一路打磨、反思,自我完善的好題材,連可做為主軸線的商場鬥爭,都被寫得幼稚無比。

這個時代早就不再堅信通過征服男性才能征服世界,女性更多是願意直面自己的性別,可以與男性競爭或者同盟,共同達到目的。

只是,我在《那年花開月正圓》當中完全沒看見罷了。而所有中國歷史傳奇女性的故事一旦搬上螢幕,最後通通都變成看她們和一堆男人在感情的世界裡糾纏不休。

真不如回去看《瑯琊榜》。

《攻敵必救》是我認為的2016年奧斯卡女主角最大遺珠。潔西卡‧雀絲坦精準掌握了斯隆女士整體的節奏,並在螢幕中強力放送她的魅力。她的魅力不是來自於外表的美,而是這位大女主為求勝利不擇手段,亦正亦邪的性格。劇中把脆弱、強大、背叛、角力、利用….等等人性發揮的淋漓盡致,不得不讓人聯想到現實。

巧合是什麼?奧斯卡女主角被一個夢幻逆襲的角色La La Land給抱走了。

原來在現實世界中,依舊喜歡女人傻呼呼的唱唱歌跳跳舞當個小可愛,夢想是成為明星嫁個好老公生個小孩。

√ outfit of the day


 

認真說,我不是很愛這種小格子布,
卻很羨慕能把它穿好看的人。
若不是和服綁帶上衣剪裁豐富了樣式,
對這類小格子我一向敬而遠之。
只是有時候,
遇見貌似可以駕馭的款式,
我還是躍躍欲試。

原來挑衣服跟談戀愛也頗為類似,
心裡惦著自己的斤兩與愛好,
無非也是想著征服對方。

上衣/ZARA,牛仔褲/ZARA,墨鏡/John Richmond,鞋/Stuart Weitzman,包/韓貨

飾品/wstyle x katewang 聯名系列

磨砂細線金片耳環 -$350

https://goo.gl/BEPG3B

女人自己的一生都還沒理清楚,

就在靠別人的悲歡離合度日。

-凱特謎之音

RELATED POST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