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的傷害|讓人情不自禁陷入的約會暴力

ALL, FASHION, LIFESTYLE

遇見約會暴力不是你的錯,

也不是你比較傻。

但戀愛時,

請試著辨識它,然後遠離他。

年初時,因為韓國N號房事件的延伸討論,我寫了一篇關於PUA的文章。至今這篇文還在臉書粉絲頁置頂的列表上,一直沒有更改。用意是希望第一次點開粉絲頁的讀者能第一時間看到這篇文,對所謂的約會套路有所理解,避開一些坑,免受傷害。(如果你還不知道什麼是PUA,請點開文章標題看文:《N號房事件後,希望妳成為反套路女孩》

文章刊登時,台灣對於PUA的討論並不多,直到天王嫂事件出現,讀者在IG限時動態問我知不知道什麼是PUA時,我才又再次把文章轉貼分享。而這次,有個女孩私訊告訴我一則恐怖的親身故事,說她高中時差點兒就毀在一個PUA男身上。迄今回想還忍不住打哆嗦,更慶幸當時即時領悟,在沒有釀成更大更無法挽回的傷害之前,趕緊「逃開」。

初戀儘管多半沒有結果,卻依舊是多數人心中的一抹白月光。但這位女孩的初戀最後竟用到「逃開」兩個字,可想其中的驚心動魄。

隔天,她又傳了一段簡短的訊息給我:「想了想,如果可以,希望凱特能把這段經歷寫出來讓更多女孩知道,然後去避免它。」以下,便用第一人稱,把這個故事說給大家聽:

這是我在高一至高二時期發生的事,現在想起來依然覺得非常可怕。當時的身心靈幾乎是被控制的,而自己卻沒有意識到。有人會說:「女孩,你怎麼那麼傻?」但未曾經歷過的人確實很難去理解到底是怎麼發生的,而我又為何會深陷進去,無法自拔。

如果要用粗淺的兩個字來形容這一切,大概就是被「洗腦」了吧?

我們同校不同班,是同年級的新生。他一開始給我的感覺就是「我是當時學校所有新生中最特別的一個」,尤其在女孩圈裡。但如果只有他一個人如此覺得也就算了,他身旁的朋友、同學們也都異口同聲地表示「我就是他要尋找的那個女孩」。我既聰慧又可愛漂亮,是他的理想型。在他的世界,我就是「唯一」。

這樣的感覺對一個情竇初開的15、16歲女孩是很夢幻的,加上他的長相就是我喜歡的類型(或許稱作帥吧),更加深這段初戀的不可取代性。

當時的我沈溺於被他捧在手心上的甜蜜,渾然未覺後面迎接我的是一連串惡夢的開始。

我深深地愛著他,加上離家就學沒有家人陪在身邊,不免經常覺得寂寞,在心靈寄託上也就更加依賴他。不久後,他提出跟我交換手機。當然一開始沒有這麼直接,只是不經意問我:「可以借一下你的手機嗎?等會兒下課就還給你。」他一見我猶豫就趕緊又說:「因為你的手機有我的手機不能玩的遊戲……而且啊,我擔心你太紅了,有人會跟你要電話。」

說最後一句話時,他是害羞的,好像說出這句話就洩漏了他心底某個秘密似的,忽然讓我有種「天啊,原來他這麼在乎我」的感覺。而這樣的感覺一掃我幾秒鐘前的猶豫,二話不說,我便把手機交給他了。

之後,「交出手機」變成例行公事,且時間越來越久。從一堂課的時間,變成兩堂課的時間,到後來,他一早到校就會直接來要手機,有時我沒有給他,他就會在早自習下課的時候站在我的教室門口「暗示我自動交出手機」。

這個行為很奏效,因為班上所有人都知道他在等我,我不出去都不行。而我自己也非常害怕他因此生氣,擔心他若生氣了,可能就沒那麼愛我了。

慢慢地,他也開始規定我何時必須到校,說法是「擔心我的安全」。於是我也就不敢在他規定的時間內遲到,若是沒趕上校車,我一定會馬上打電話跟他報備。他比訓導主任比我媽說出來的話都還有威力。可我偶爾還是會因為買早餐或跟同學一起吃早餐而晚點到校,這時他就會怒斥我,說我欺騙他。

「我沒有騙你啊,我確實是跟XXX一起吃早餐所以晚了一點嘛。」我說。

「那你為何不提早告訴我讓我知道,害我等這麼久,這麼擔心你!」他大吼。

就這樣,他在班級走廊上對我大聲斥嚇,企圖讓所有人都認為這是我的錯,而他不過是因為太過擔心我而失控。

自此,我的早餐開始由他包辦。本來會一起去買早餐的同學慢慢地消失在我身邊,她們不想成為害我被罵的原因,加上我的早餐已經有人代買了。同學們都覺得他真是個暖男,對我好好,是我沒有給他足夠的安全感。但我覺得非常不安,我也很想要有自由的時候。他把我從朋友圈中孤立了,理由是:因為他很在乎我。

當時,手機還沒有視訊,我們晚上講電話時,他會要求我自慰發出嬌喘聲給他聽。要求的語氣略帶撒嬌,說是因為只能通電話見不到面,而他很想念我。如果我不答應,不照做,就是不夠愛他。並且舉例說:「誰誰誰的女朋友都會這樣滿足他,別人可以,為什麼你就不行?

之後,甚至要求我上空拍裸照傳給他,並安慰我說:「你要滿足我啊,這樣我就不會像其他人一樣受到誘惑而不小心背叛你了。」因此,他之後不管提出什麼要求,我通通都照辦了。我真的相信這樣做他就不會受到其他誘惑,不會背叛我。如果他真的背叛了,全都是因為我沒有在性方面滿足他的需求。所以他開始肆無忌憚,在人來人往的走廊上故意跟我靠得很近,用下身抵住我;在我穿裙子的那天,找機會直接用手指侵入我的下體。

我的反應當然是很驚訝,很慌張,但只要試圖阻止他,他就反問我:「不喜歡我碰你嗎?」接著又是一連串「我是愛你才這樣做」、「你若是夠愛我就會…..」等等理由來駁斥我。嚴重時出言辱罵我,貶低我,給我臉色看,且說這一切都是我的錯。

交往這一兩年,我的精神飽受摧殘,不僅朋友一個個從我身邊離開,連每個月需要繳納的手機費用都高到讓我父親覺得誇張。因為他規定要我打給他,常常一講就是3-5小時。不是沒有跟他提出過分手,但每次只要我想離開,他就會在我面前痛哭,說他很痛苦。因為害怕他真的做出什麼傻事,便一次次回到他身邊。

我發現自己的世界一個朋友也沒有了,也不敢跟家人說,只剩下他,而他又如此難以滿足。

事情的轉捩點始於我無意間跟一位同學闡述了所有事情的經過,他告訴我:「這是精神上的控制與虐待,既然他會以死威脅,代表他也會要求你以死明志。別再心軟了,快點離開這個人吧。」

高三的課業繁重,我想著自己人生還有重要的考試要面對,確實不該因為這場已經變調的戀情付出一切。最後一次分手,我壓抑著不管他怎麼懇求、自虐都不動情的心,徹底地與他切割了。

多年過去,每當我回想起高中戀情的一切細節依然感到心有餘悸。

故事說完了,不知道你在看的過程中有沒有幾次覺得有些話聽起來很熟悉?覺得心底砰砰跳,感嘆愛情好難。那些我用粗體標示起來的話或關鍵字,其實在戀愛過程中很常發生。只是每個人的「遭遇」有輕重之分,甚至也許不是只有女生會遇見,有些男生也會遇到精神控制或虐待他的女友,用很俗的一段話來描述就是「一哭二鬧三上吊」這種。同理,約會暴力不僅限於異性戀,在同性戀中也是有可能的。

在故事中我們可以明白,不是一個懂得愛情套路的人才會使用PUA手段。一個不知道什麼是PUA的人,只要抓住人性的弱點,都能輕易地控制或虐待某個人。而這樣行為在戀愛中經常見到,它們多半被包裝成「以愛之名」。

尤其對於第一次戀愛、年紀太小、母胎單身、大齡而著急尋找男友、內心孤單的女人來說,其被以愛之名控制的可能性就越高。因為他們的戀愛經驗少,且都著急於改變現況,或覺得愛情很重要,而他對自己是真的「很好」。

很多人都是在不知道這就是約會暴力的情況下,陷入約會暴力的。為什麼呢?因為約會暴力是一步一步變嚴重的,當對方意識到原來提出什麼要求你都會答應時,才會脫掉愛與關心的假面,暴露出隱藏在後的「虐待與控制行為」。

來,我們來梳裡歸納一下什麼行為符合約會暴力。

什麼是約會暴力?

約會暴力不單指身體上的施虐,它會以各種形式出現,其中包括以下幾種類型,但不僅限於此:

情感和語言上的虐待:

1.表現得過於嫉妒,過份在意你有異性朋友,並說是因為太愛你。

2.辱罵妳之後,哭著跟妳說對不起,下跪求妳再給他一次機會。次次承諾,卻沒有一次能做到,或者只做到幾次,之後便故態復萌。

3.只要你拒絕他,他馬上斥責你「不夠愛他,如果夠愛就會怎麼怎麼樣」。

4.一點點小事所引起的不高興,就把妳的自尊踩在腳下,讓妳自責都是自己的錯。

5.嫌棄你的外表、學歷、智商、家庭背景等一切,並讓妳認為除了他能接受以外,沒有別人會愛妳。

6.包裝自己的暴力行為,並歸咎於你。最常見聽見的是:都是因為你先怎樣,才導致我這樣做。

7.不允許你單方面結束戀愛關係,或讓你為自己提出分手而感到愧咎。

 

性侵犯:

1.在你不想的時候強迫你做愛,並以此為由稱作是愛。

2.不管妳想不想要,把妳當成性玩物。

3.要求你傳送或傳給你任何令你感到不適、沒安全感的照片,甚至強迫你拍下或讓他拍攝。

 

控制欲:

1.限制你的穿著(例如:不准你穿裙子或短褲,說這樣別人會覬覦你,而他是在乎你。)

2.用一些方法慢慢斷掉你跟朋友的感情,或跟家人的接觸。企圖說他們的不好,改變你對這些人的看法,只有他是對你最好的。

3.要求查看你的手機、email、社交媒體等等。

4.要你匯報行程,說是關心你。沒有照做就會生氣。

5.要求你任何訊息都要馬上回覆,不回覆就發飆。

 

暴力虐待:

推、踢、咬、扔東西….等等攻擊性的接觸(有些甚至會刻意讓你懷孕又要求你墮胎來表示對他的忠心)。

約會暴力不是一個新的詞了,卻依然讓很多人不明白。其實這都要歸結於很多恐怖情人並非完全吻合所有行為條件,而是只有一或兩項,所以很難被察覺,並讓戀愛中的人容易找理由消解掉。如同我在《N號房事件後,希望妳成為反套路女孩》一文中所提到的那樣:「一個人會在愛情中完全受控於人絕對不是因為她傻,恰恰是因為她擁有許多優秀的人格品質才會造成這樣的結果。

而在原生家庭中過於缺愛的人也會因此把對方當做精神依賴,以他為中心點,害怕自己不被愛、被拋棄,盡而摒棄尊嚴只為滿足對方。

所以認識自已多麼重要?如果你有一套自已的價值體系,懂得判斷自己的優劣缺點,就不容易淪為情感的奴隸。遇見渣男或渣女沒關係,比較可惜的是你讓他們影響了自己一生,而錯過真正美好的東西。關於建立這部份的自我,我給出10個方向讓大家參考參考:

1.你不該是誰的附屬品,而他也不是你的。「你是我的女人」這句話老派到說出來我都覺得自己穿越了。

 

2.性不是罪惡的事情,且不能淪為一種手段,企圖利用它得到一個人的愛。不過份在意所謂的第一次,一個人適不適合自己,比什麼第一次都來得重要。

 

3.思想單純不是美德,多去經歷一些生活,開拓自己的視野,嚐嚐挫敗的滋味,更有助於你理性地去辨識那些極端的愛情行為。刺激你思考的都不是幸福的生活,而是險峻的日子。

 

4.不過份沈溺在分手或失戀的痛苦中。僅一次的戀情失敗就到處宣告不再相信愛情、痛不欲生、罵盡天下所有狗男女、在KTV聲嘶力竭唱《煎熬》的人多半內心也不會太正常。

 

5.相信自己在戀愛中的直覺,尤其是誠實面對自己。當你需要為對方找理由來安撫自己或原諒他時,其實這個人或這段感情已經很有問題了(而你也很有問題)。

 

6.不要老是覺得自己道德感強,三觀很正。越是這樣的人越容易被反過來利用,很容易就遭受到語言上關於道德綁架的威脅。

 

7.在現代,企圖通過一次戀愛就搞定婚姻的女人/男人不是太傻,就是太懶,再不就是太幸運。

 

8.如果你的朋友對你闡述他在愛情中的問題時,請不要馬上站在道德的至高點指責他。換位思考,並時時關心他,更有助於他擺脫一段渣男或渣女的糾纏。即使是他犯錯,例如成為第三者,也要嘗試理解與幫助,而不是傳達什麼正確的價值觀。(舉凡在這時候給我灌輸價值觀的,我都認為你在欺負我不懂,你認為比我聰明、幸福,是來炫耀的,很值得拉黑、封鎖加刪除好友)

這一條也適用於父母親,凡是灌輸女兒「失去處女膜就沒人要」的媽媽,都應該被抓去再次接受性教育以及兩性教育指導。怎麼就沒有人告訴兒子「你不該到處射精」,說出來很荒謬對不對?其荒謬程度就如同重視處女膜一樣。

 

9.收起你的聖母心,不要認為自己強大到可以感化一個人,讓他從此浪子回頭。浪子會回頭只有一個原因:他累了,以及他老了或殘了。

 

10.給自己建立精神上的堡壘,可以是工作、興趣或任何讓你感到熱愛生活的一切事物。唯有如此你才不過份依賴一段感情,將自我價值都建立在情感關係中,以對方的一切為自已的精神世界。

 

好的關係不會讓你患得患失,不會讓你自我厭惡,更不會讓你感受到威脅。你在愛裡得到或給予的應該是關懷、扶持、成長與快樂,更多是尊重與自由。

願每位好男好女都能遠離約會暴力,覓得良緣,雙宿雙飛,並成為不鄉愿的父母,給予下一代更健康開心的兩性教育與家庭生活,讓他們懂得保護自己,尊重他人。

|延伸閱讀|

《都是李雅莉:「約會暴力」──誰都可能受害,卻誰也不敢說》

以漫畫的形式揭露了約會暴力的真實事件

獲得韓國200萬網友的支持

你也許該看一看

 

少點套路,多些真誠。

人生更美好。

-凱特謎之音

RELATED POST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