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詐欺女王》─如果你被這部片冒犯了,那表示這部片成功了

ALL, STORY

正經裡透露出一絲搞笑,

看完卻細思恐極,

是黑色幽默的最高境界。

首先說,我不喜歡翻譯的片名,女王一詞的濫用讓人覺得疲勞,再者,與這部戲一點關係也沒有,別因為主演是女性就拿女王來形容,「女王」如此廉價?另一翻譯片名《完美監護》,完美一詞頗有嘲諷之意,監護二字稍微劇透,顯然更加適合。

有人覺得這部片在講女權,但劇情非但沒有讓女人感到被尊重,甚至讓女性感到被冒犯;也有人覺得裡面矮化了男性,讓男人感到不悅;有人則覺得三觀不正,有叫唆犯罪的意圖(確定我們看的是同一部片嗎?);有人覺得漏洞百出,看完並未感受到高智商犯罪的爽感…….,但也正因為如此,我才覺得這部片成功了。(裴淳華在金球獎以此片拿下電影類 音樂/喜劇片最佳女主角獎。什麼意思?即這是喜劇片的意思。不懂為何有人偏偏要當嚴肅劇情片看。)

因為它就是來冷嘲熱諷女權、男性自信、三觀正確以及高智商犯罪的,甚至這個表面公平正義,實則重度被資本家剝削的資本主義社會,多數的”政治正確”都被拿出來黑了一番,幽默中帶有深深的刺痛感。以致於當視角若是稍微偏離幽默一點,你便會感到渾身不對勁兒,想大罵”什麼玩意兒”!

不能否認,這部片的完成度很高,而且前後呼應。加上純熟的劇本、攝影、剪輯,觀影過程十分流暢,情緒一直被帶著跑,反轉再反轉,最後的結束雖是情理之中,卻也透露出更多訊息反思。

小甜甜布蘭妮的監護事件風頭才剛剛過去,這部戲便上演了老人監護的漏洞給我們看。瑪拉經營著一家監護人公司,她專門尋找身體、精神情況欠佳同時又無依無靠的老年人下手,通過遊走在合法邊緣的手段讓自己成為他們的法定監護人,將他們送進療養院,之後便可接手和變賣他們的財產和房產,再將所得據為己有。

這項監護制度是美國社會下的一套福利保障(看完電影就覺得福利保障充滿戲謔)。一旦發現社會上存在某個無依無靠的老人(也可以是年輕人),由於各種原因被醫護人員判定為生活無法自理時,法院會以行政手段強制性對其安排一名法定監護人,而該監護人需要對被監護人的生活及健康負責,同時,還有權管理被監護人的所有財產。小甜甜布蘭妮的監護事件之所以受到爭議,也是因為他的父親對她的人身自由與財產進行了監管控制(有興趣可以去搜相關新聞)。

然而,劇中所謂的詐欺手段之所以獲得成功不是靠什麼”高智商”,而是”鑽漏洞”(期待看高智商犯罪片的人別將自己的預期錯誤歸咎於電影太爛)。這套詐欺手法要成功,其中有幾位共犯是必要的:恐龍法官,無良醫生,狼狽為奸的療養院,缺一不可。它們一起建構了一套完整的詐欺系統

光是片中那位恐龍法官的設定就大大諷刺了現實,沒有他,女主角瑪拉根本就不用玩了。在觀影時覺得越荒誕的橋段,其實在現實中也許就越可能接近真實,法官知道自己是幫凶嗎?他也許知道也許不知道,但他關心嗎?他在乎嗎?他不關心也不在乎,他只是根據書面判斷,完成他日復一日的”工作”罷了。

瑪拉鑽的漏洞不僅僅是法律上的,更是人性中的。真實的她十分可惡可憎,但在社會這個舞臺的人設卻光明又偉大。瑪拉認為世界上只有兩種人,獅子(掠食者)和綿羊(獵物)。在資本社會的體制下,她讓自己成為掠食的母獅子,以泯滅良心的方式掠奪他人一輩子的辛苦錢,跟自己的同性愛人過著奢華美好的生活。

這樣的母獅子,必須熟悉體制規則,仰仗法官敲下那代表公平正義的法槌,然後執行表面熱血,實則無良剝削的監護行為。這個設定顛覆了我們內心的秩序與信仰,我們以為法律是保護好人的,但真正的事實也許是保障懂法律的人,哪怕他不是一位好人。

女強人與思想上的巨人

觀影過程中我經常被劇情橋段逗樂,比如一次次透過他人口吻營造出俄羅斯黑手黨頭目的強大可怕,最後卻輕而易舉地被綁架了,還被變成了綿羊。「盡量製造死得自然一點」的話言猶在耳,我們也終於等到黑吃黑的局面反轉,結果原本應該乾脆俐落的黑手黨手法卻爛到弄不死兩位女人。女主角踢破後車窗從湖底遊出時,我笑倒了;她奔回家救了一息尚存的女朋友時,我笑倒了;她要復仇時我笑得更是大聲。

劇本從角色設定就開始諷刺當代的女人與男人。

女性要強,強到已經不需要男人並成為對立方,女主被設定為Lesbian,並集強大、理性於一身,要不是幾幕女女親熱戲,我甚至都要懷疑她是個沒有情慾的機器人。有多少女人一談女權就全身豎起防備,並以攻擊男性,製造對立、矛盾、衝突來凸顯自己的被剝削,來強調自己並非弱者。瞧,有多少女人看裴淳華飾演的女主共情無能,就表示其實有很多女人對極端的女權主義者感到不適。

再來,最具像的嘲諷莫過於前半段都在營造”他很神祕很厲害”,但最後卻不過如此的俄羅斯黑手黨頭目。Peter Dinklage是好萊塢著名的”小個子”演員,憑藉《權力遊戲》拿過艾美獎、金球獎最佳男配角殊榮。當他飾演的黑道大哥一出現,這個形象就有了與眾不同的意義了。編劇把男人胸口的自信化為「思想上的巨人,行動上的侏儒」以一個特殊的身份展演出來,這畫外音簡直太腹黑,太直接了吧。

好多人衝著這弱智的設定給了爛片的評價,我可以想像但不能同意。這哪裡是弱智?這根本就是黑色幽默。所有的套路都充滿戲劇衝突與商業娛樂價值,吸引人看下去。

當一個女人殺伐決斷卻也無惡不作時,社會觀感將如何?

《教父》系列是黑幫電影的經典,也是一齣純男人的戲。許多男性,包含女性都給予這部電影很高分的評價(我個人也很喜歡)。在看女主角瑪拉時,我不禁拿來對照財富亦是用鮮血堆砌而成的教父一幫人。在道德倫理之外,他們的殺伐決斷被頌揚被崇拜,但瑪拉卻被很多人罵。她確實貪婪,但她也一切合乎於法,她用漂亮的手段把黑道送進自己的監護名單,而不是割下他心愛的馬的首級,放在他奢華的枕榻上警告他。

然而,她卻被罵了,被很多觀眾覺得”人設不討喜”。真想問一下,當你在看犯罪致富電影《華爾街之狼》時也討厭李奧那多的角色嗎?不討厭甚至還有點羨慕對吧?怎麼換個性別你就不喜歡了呢?

如果這都不是諷刺,那什麼才是諷刺?

成功學當道,人人都是即將被收割的韭菜

你怎麼理解「沒有永遠的敵人」這句話?這句話在我心中的意思就是「不要跟錢過不去」。我想,真正理解這句話的人一定會同意我的說法。

電影就把這個說法真實呈現在你眼前了,告訴你,資本家成功的財富密碼不是他檯面上跟你說的一步一腳印,外加勤奮刻苦的打拼,而是商業的本質:利用人性的弱點,在合法的遊戲規則下尋得漏洞,利用漏洞去發財,同時搜刮紅利。而前一秒是競爭對手的人,下一秒永遠可能因利益而結盟。

所以瑪拉跟黑道大哥聯手了,她被說動了,她的野心成就了一套體系強大而完整的監護詐騙系統(而且是合法的)。並且從房地產、法律、醫療、製藥、培訓等各方面伸及觸角,產業鏈穩固且獨大一家。老齡化社會是未來的趨勢,只要這個現象持續下去,那麼這套商業系統就無限循環下去。

瑪拉成為她最想成為的那種成功者了,並且在分享成功之道時,將她原本最嗤之以鼻的那套努力奮鬥的成功哲學告訴了大家:「其實,我的成功並沒有什麼秘訣,只要你擁有永不言棄的勇氣和決心,努力工作,你就獲得你想要的成功。」

兜售成功學,是所有富人告訴窮人的,意思就是要他們”真的”去努力工作,認同公平競爭的說法,乖乖當個被剝削的人就好。

正義的一槍其實是雙重悲劇

這部電影前後呼應的很好,一開始在法庭軟弱的綿羊,最後理智喪失做出了致命的反擊。當然,他也賠上了自己。

東野圭吾在《徬徨之刃》也探討了這個問題:當法律無法制裁真正的極惡之人時,我們的替天行道是否就是正義?

如果正義就是讓我們也犯法,這還是正義嗎?

因此那一槍不是什麼大快人心的一槍,甚至可以說是悲傷無奈的一槍,顯示出的是這整個社會扭曲的價值觀。謹守本份、克勤克儉、遵守法紀的綿羊被輕視踐踏,而道德淪喪的惡人享盡人間繁華,還能睜眼說瞎話。

觀影後,我跟某人說:「如果拿掉瑪拉的Lesbian設定,將她的人設改為上有老下有小,有老公有幸福家庭的職業婦女如何?」

他想了想說道:「你果然……很殘忍!」

是呀,真正吃人不吐骨頭的獅子都是一副綿羊的樣子,才沒有裴淳華這副把「我不好惹」寫在臉上的態度。他們沒有同理心,沒有同情心,是真正自私自利的,但卻各個看起來都像活菩薩。

最後,表白一下服裝語言。尤其是電影開頭的那身紅與最後的白。吃人血饅頭的詐欺師V.S.洗白後的假聖母,娛樂性果然極強。

說它是爛片的人,我們真的看了同一部電影嗎?但我承認,黑美颯大女主結合黑色幽默不好拍,因為女性的共情裡極少有像瑪拉這樣的人格設定,她的內核是極端的男性化,哪怕說自己是女漢子的女人跟她一比都變成傻白甜呢。因此這部片收獲不了女性的青睞,更成為男性觀眾眼裡的沙子。

來,來回顧一下開場白:

看看你,

坐在那兒,

你覺得你是個好人,

你才不是個好人,

相信我,現實世界就不存在好人。

我曾經也像你一樣,

認為努力工作和公平競爭

就能帶來成功和幸福。

別傻了!

公平競爭就是一個笑話,

是富人用來欺騙窮人,

讓他們永遠無法翻身的把戲。

我曾經也是一個窮人,

但這套招數騙不了我。

因為,

我很清楚世界上只存在兩種人:

獅子,和綿羊。

所有喜劇都有一個悲的內核,

這就是為何幽默有黑色。

-凱特謎之音

RELATED POST


BRAND: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