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30歲了,也該知道這不可信| 30而已-顧佳篇

ALL, STORY

婚姻更多時候是在檢驗彼此的性格缺陷,

考驗兩個不完美的人如何相互扶持,

彼此治癒。

會注意到《30而已》這齣戲是因為「顧學」兩個字屢上熱搜的關係。熱搜可以買通,是很多劇營銷時慣用的手法,但因為撲天蓋地都是對「顧學」的溢美之詞,禁不住好奇我也就追了這部戲。

我們先來看看百度詞條是怎麼解釋《顧學》的:

基本概念:

在當媽的修行、語言藝術、過綠技術、禦夫育娃等等層面,做到TOP級體面和滿分舒適度的行為。顧佳這種為人處世的方式,就被網友們稱為“顧學”。

引用示例:

顧佳的人設真的很迷人,學霸、聰明、人情練達、入得職場下得廚房,和老公一起創業賺到第一桶金後,毅然做起全職太太,誓要把兒子培養成頂尖人才。

不過顧佳雖然是家庭主婦,另一方面也沒有脫離社會,公司的事情她也掌握的一清二楚,員工們對她非常尊敬,有時候她甚至比丈夫還要有話語權,員工們有什麼事解決不了的時候,首先想到的也是她。

所以丈夫身邊有什麼風吹草動,顧佳也能在第一時間發覺,就拿李可這件事來說,顧佳就拿捏得十分精准,分清輕重,不吵不鬧,穩準狠,堪稱手撕小三教科書般的示範。就顧佳的人設來說,於男人而言,除了壓迫感較強,有這樣的妻子很完美;於女人而言,這樣的女人簡直就是自己的人生目標!」

劇中的人設立意算是相當高了,我興沖沖的跑去追劇,想說終於可以看到一部華語劇來探討「家庭主婦算不算獨立女性的議題」,結果只換來一個綜藝跌倒。

說好的大女主呢?跑哪兒去了?我只看到一個控制狂,以及後面越來越偏離主題的小三花式追男記(林有有的設定是一個工具人角色,她的存在只是為了勾引許幻山,負責承擔小三這個作用推動劇情。我們無從得知她的人物層次,彷彿她的人生主要目的就是”當小三”?也太奇怪了吧。)

我相信女性獨立以及男女平等的思想是需要靠當代很多戲劇、文學作品來普及的。那些優秀的關於女性題材的討論無論用什麼形式展開,都可以給這個社會一些思考。但卻經常發現有些戲劇的手法太過簡單粗暴,用來宣揚女性獨立的作法是惡意醜化某一類人,甚至建立在與男性形成對立衝突的關係之中。

所以看到《30而已》幾乎全員渣男時我倒抽一口涼氣,見某些女人被設定成小三而單獨被拎出來公審洩憤也背脊發涼。按照編劇這個邏輯,女人出軌是不是就得「浸豬籠」才得以平民憤了?

有些人說幹嘛這麼認真,這不過就是一齣「爽劇」。爽劇就是先類比一個現實中很多人都會遇到的矛盾讓人產生共鳴,只是現實中大多數人都被生活搧了耳光,但爽劇中讓你有共鳴的那個人卻一路開掛,披荊斬棘。

爽劇就代表沒有內涵,不值得討論深刻的人生、人性議題嗎?

我不這麼認為。有很多的戲劇,爽只是表面,但往內核裡挖你可以看到很多曲曲折折的人性掙扎。好的爽劇就像是在蝸牛殼裡蓋房子,表面不起眼,走進去才看見「啊,原來裡頭蓋了一棟探索不完的城堡」。而徒有外表的爽劇會給你開篇立意宏偉的大母題,像一棟超級豪華別墅,結果走進去才發現連張像樣的椅子都沒有。

《30而已》就是屬於後者。連它廣為流傳的金句也像塗在別墅的外漆一樣,不用等年久失修才斑駁,而是因為偷工減料。

顧佳這條線原本的立意是很不錯的,除了人設太過完美略有浮誇嫌疑以外,我們至少能看見她丈夫許幻山這個人物的多面性。隨著劇情展開,他們夫妻之間價值觀的疏離與隱患慢慢浮現,觀眾會期待看到獨立女性在家庭關係之間的取捨與平衡,因為這就是當代女性最無法擺平的一道題。這道題不僅僅關乎女性,也關乎男性,是婚姻裡繞不過去的坎兒。

以顧佳、許幻山30歲的年紀能有開篇那種「光環」,真的算是少數中的少數。新貴創業要爬倒金字塔頂端,國外有名的夫妻當屬創立亞馬遜的貝佐斯夫婦(他們於2019年離婚,這樁離婚案也堪稱富豪離婚案中的的典範)。這對夫妻真的挺像顧佳與許幻山的搭配,都是一個理想主義者搭配一個務實主義者互補的實例。貝佐斯的太太麥肯齊也在公司穩定後,回到家庭教養孩子,專心致力於自己的小說創作。

看劇的時候我們就可以發現許幻山是典型藝術家性格,是理想主義者,骨子略微清高,非精打細算的商人。而顧佳則是務實主義者,她深知這個世界運作的規則,為達目的不擇手段。所以她幾次將手中資產孤注一擲,為得就是想以小博大。他們的分歧也出現在育兒上,許幻山想順其自然,但顧佳不顧一切擠進貴太太圈,想打通關走捷徑,給孩子創建康莊大道,順便能為公司帶來訂單。

你很難說他們誰對誰錯,他們有各自的性格缺陷,也有為家庭付出的可貴之處。如果編劇能夠從兩個人性格和價值觀的分歧深入下去,刻畫他們的婚姻是如何一點點坍塌的,那麼就能夠引起我們對於婚姻家庭的更多思考。可惜的是《三十而已》在顧佳這條線卻選擇了最偷懶的一種方式,將重要的中後段完全貢獻給小三林有有,成為推動劇情的唯一元素。

外遇出軌確實是很多婚姻關係中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但顧佳手撕小三的劇情看起來更像是為提供觀眾情緒共鳴而服務。至於夫妻為何離心?溝通為何無效?原本恩愛的兩人是怎麼走到這個地步的?則沒有太多著墨。於是觀眾就一路被出軌劇情帶著偏離跑道,也難怪他們最後憤慨的會是「小三不夠慘」了。

看客們還沒從撕小三的高漲情緒中緩過來,編劇便大筆一揮,讓經常一言不合就開打,颯到沒朋友的顧佳成為理性大器的妻子,放過小三,扛起煙花廠債務,再以一副歲月靜好的模樣經營茶廠。這人物性格急轉直下的高度切換,堪稱魔幻,也不得不讓人覺得最後這個優雅轉身置入的有點突然,因為需要大量描摹人物內心轉折的空間已經拱手讓位給庸俗的出軌劇了。

很多人看顧佳與許幻山的組合,會覺得是女強男弱的搭配,是女生太強大了,引起男性自卑心理作祟才會出軌什麼都不如顧佳的林有有,進而投射在自己身上。我只想說,咱們自戀也該要有個限度,煙花公司如果少了許幻山的設計,光靠顧佳一個人是不行的。這兩個人旗鼓相當,只是擅長的地方不同罷了。而女人不能比男人強,要示弱才有好果子吃的過時價值觀,請讓它停留在鄉野傳奇那些老婦人的嘴裡吧。

回到開篇最初,顧佳這條線的設計主要是用來探討獨立女性與婚姻家庭的關係結了婚的獨立女性該如何轉換自己的身份與正視自身的價值?顧佳的困境,絕對不是因為一個小三。換句話說,即使林有有們的下場夠慘,也不代表顧佳們的困境就有了出口。

以下我們從幾個方向來延伸討論:

回歸家庭的獨立女性是否配稱獨立?

我一直認為獨立是一種態度與思維當一個人有這個態度與思維時,你把他放在職場、放在家庭他都能夠自洽。沒有人逼你選擇回歸家庭,大部分的職業女性會從職場回到家都有自己的考量,這個選擇通常會與另一半商討,得出對這個家庭最好的方案。

許多獨立女性在家庭中失衡多少源自於社會價值被剝奪,一下從自給自足、經濟獨立的女性變成依附丈夫而活的「內助」,覺得低人一等。在社會普遍的價值觀中,不具備生產力、無法用薪水數字衡量能力的家庭主婦確實不配稱獨立。但如果單從家庭出發來看呢?當你為這個家操持一切,維持它的運作與穩定時,於家庭而言就是有價值的。它的產出與付出雖不是用薪水數字來評估,卻會反應在你的家庭和諧上。

因此關鍵就在於,你和丈夫對於家庭主婦的定位是從社會角度切入?還是從家庭角度切入?若是夫妻雙方的切入點完全不同,甚至有一方強烈受到社會觀感的影響,這種價值觀的分歧才是導致婚姻關係不平等,進而分裂的主因。

在這裡獨立的思考是指什麼?

當你用社會功利主義的眼光看待自己時,應該要記得還有另一套衡量自己生命價值的標準。獨立女性回到家庭最重要的不是去證明自己沒有脫離社會,你是誰?目標是什麼?怎麼做對這個家庭更好?才是重點。

2016年有一部熱播日劇《月薪嬌妻》,劇裡探討的角度就是從社會功利主義的眼光來看家庭主婦的價值,幽默又到位,很多橋段都值得深思。此外,IKEA近期的《貓媽》廣告:「用自己方式生活的媽媽,看起來輕鬆自在。這樣的生活,似乎有點可愛」。透過孩子的內心獨白,表示更喜歡做自己的媽媽。

《顧學》中的完美人妻、人母角色於家庭而言真的最好嗎?還是只是為了彰顯「家庭主婦也是獨立女性」才立了一個幾乎所有女人都辦不到的人設?如果這才是稱職的家庭主婦,我只想說:「臣妾辦不到~」。

外遇,只能是出軌的那個人去解決和第三者的問題

始終覺得無論如何,沒有外遇的那個人需要面對的永遠是出軌的那一方,至於他的情人,應當由他自己去解決。你們的婚姻怎麼繼續?要不要繼續?是你們夫妻兩人的事。站在道德至高點,我們以為自己有權去教訓綠茶婊或小王,但實際上我們可能真的沒有。

人為什麼會出軌?

根據統計,出軌大概有以下原因:逃避家庭衝突、無性婚姻、感覺被忽視、工作壓力、尋求刺激、選錯了結婚對象、想證明自己的魅力、作為一種結束現有關係的策略、出於對變老的恐懼、報復、性成癮、缺乏安全感……等。(你會發現其實許幻山符合很多”資格”,但我們在顧佳身上幾乎看不見。不是因為她沒有,而是編劇沒有安排一個小王給他。也可以這麼說吧,在婚姻中,兩人對彼此的感受常常是落差很大的)

在心理學上還有一種解釋是「出軌這件事,本身就讓人很有快感」,因為人在「違背道德準則的時候會產生正面的感覺」。就像未滿18歲所喝的第一口酒一樣,建立在偷偷摸摸基礎上的刺激,感官會被放大。

面對出軌問題,不同的人有著不同的處理方法。有的人對此完全無法忍受,一旦觸碰這條底線,就會立馬結束這段關係;有的人礙於某些原因,選擇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有的人願意和對方坐下來談,瞭解彼此內心的想法後,著手解決這段關係中存在的問題,還能把感情繼續下去。

曾經有個長輩對我說:「你所看見的任何一對白頭偕老的夫妻,這一生中都至少面臨過一次情感危機,至少一次。因此,大部分結髮一輩子的人都是處理了那次危機後才能繼續下去的。」

不知道為什麼,我對這段話深信不疑。很多時候我們以為維繫婚姻的是忠誠,可是誰又能對誰百分百忠誠呢?

大家都懂「婚姻就是合夥公司」的道理,卻很少人能做到

顧佳與許幻山的家貌似是兩個人共同維繫的家庭,實際上真正主宰這個家庭走向的人是顧佳。她是個確定目標後就會勇往直前的人,一個人單打獨鬥會很有成就,可是一旦涉及團體戰,她的孤勇就是隱患。

顧佳其實一直把自己的家庭與丈夫的公司都置於岌岌可危的地帶。

許幻山公司的盈利能力和現金流非常地「不像一個穩定經營的公司」。劇情透露出萬總的單子占他們revenue的50%,還說少了萬總的單子他們公司的現金流只夠撐一個月。以這家公司目前二十個左右的員工粗略估算,他們的現金流只有幾十萬人民幣。而顧佳貸款買的房子如果對標上海頂級豪宅,價格大約是5000萬人民幣,之前他們是租房,就算頭期款2000萬人民幣,跟銀行貸款3000萬人民幣,連我這個念企管,財務管理還重修兩次的人都知道,這個槓桿也太高了吧?30歲算是年輕創業者,在公司現金流這麼少的情況下,銀行怎麼會貸款他們這麼多錢,就算銀行願意,半澤直樹也不願意。

顧佳為了自己口中更美好的生活,不惜讓整個家背上鉅額負債,除了砸重金買房,也曾賭一把買下可以讓自己晉級的愛馬仕凱莉包。日後加上幼兒園超高學費,以及兒子課外的馬術班等支出……,精明的家庭主婦們在看劇時也許撥撥心中的算盤就知道,顧家這個打理財務的方式不可靠,是所謂編劇的金手指。

顧佳好幾次不管許幻山的反對一意孤行,其實就是把許幻山的考量當耳邊風。她覺得自己是為了這個家好,卻忽略了許幻山的反對也是為了這個家好。久而久之,另一半會覺得自己的意見再也不重要,為了減少紛爭,那就隨便你吧。兩個人在家庭大事上不曾達到共識,有的只是某一方的忍讓與配合,又怎能期待需要安慰理解的時候,彼此能坐下來靜靜地聽自己傾訴呢?

一對夫妻之所以離心,也許就是一次又一次的「隨便你吧」累積起來的。因為總有一方會知道自己表達意見沒有用,主動變成沒有聲音的人,放棄合作的意願。

婚姻更多時候是在檢驗彼此的性格與缺陷

與其說顧佳逞強,不如說她剛;與其說許幻山弱,不如說他暖。性格缺陷在兩人關係中就是這樣,正面看是缺點,背面也許就是治癒功能。

顧佳的剛托住了許幻山的弱,但她如果能別逞強,放手讓他在經營公司方面學著自己承擔代價與失敗,這個男人才能成長。

顧佳說過:「事實上是我離不開他」。有些人把這句解讀為她必須靠許幻山的公司賺錢,才能實現想要的生活。但我的理解卻是:顧佳因為原生家庭的關係一直處於沒有安全感的狀態,她獨自長大,拼命追趕,只有許幻山的暖能夠讓她安心地歇會兒。

只是像他們這樣早早步入婚姻一起拼搏事業的夫妻,也會面臨在事業體日趨穩定後,因性格的差異越來越大而有默契的分開。例如前面所述亞馬遜的貝佐斯夫婦,與其說他們離婚是因為貝佐斯出軌自己朋友的老婆,不如說他們早就開始了不同的人生。貝佐斯喜歡拋頭露面的公開活動,熱愛飛行與刺激的運動;麥肯齊則更願意宅在家,專注在寫小說的世界。

外遇作為一種結束現有關係的策略,離婚協議以公司利益為先,保留貝佐斯在亞馬遜的最大影響力和話語權,穩定股價,讓彼此的資產都不會貶值。

這份離婚協議,麥肯齊拿走四分之一資產,創下了史上最貴離婚案,貝佐斯仍然是亞馬遜最大股東,也令投資者安心。

作為離婚協議的關鍵人物,麥肯齊的決定為兩人爭取到了最大程度的體面與利益。當我們以為手撕小三才是爽,玉石俱焚也要讓背叛婚姻的人不好過時,某些女人選擇成全自己與對方。

這是因為什麼?我覺得是因為她真的足夠獨立。

最後分享一下我看過形容夫妻之間的情感中,最到位的一段文字。這段話是中國知名主持人楊瀾說的:

婚姻需要愛情之外的另一種紐帶,最強韌的一種不是孩子,不是金錢,而是關於精神的共同成長,那是一種夥伴的關係。在最無助和軟弱的時候,在最沮喪和落魄的時候,有他托起你的下巴,扳直你的脊樑,命令你堅強,並陪伴你左右,共同承受命運。那時候,你們之間的感情除了愛,還有肝膽相照的義氣,不離不棄的默契,以及銘心刻骨的恩情。

 

◎也許你也想看看《王漫妮篇》點擊名字即可前往。

|延伸閱讀|

在我的書《生為自己,我很開心》

有兩篇文章可以輔助討論

分別是

《婚姻中的性別綁架》

《儀式感》

世界上沒有完美的婚姻,

只有一起成長的夫妻。

-凱特謎之音

RELATED POST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