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即地獄|大型打臉戀愛綜藝中的明嘲暗諷

MOVIE

男人觀看女人,

女人則看著自己被觀看。

宋智雅火了之後有人要我寫寫她,但我對這個節目的興趣大過只分享自己對宋智雅的看法,雖然討論這個節目註定繞不過她。《單身即地獄》無論從戀愛綜藝的娛樂屬性出發,還是從宋智雅的撩男技巧出發,其實都在打臉觀眾(尤其是女性觀眾),把我們過去認定的、奉為圭臬的價值觀,重新洗牌了一次。

如果這是節目製作的宗旨,那我真的不得不佩服幕後製作小組的用心。

以下就來說說個人對節目的淺見,如果有不太認同的地方,不需要辯論,反正你說的對。

節目名稱就是最大的反諷

單身從以前的「公害」身分走入了「地獄」,諷刺如果一個人要是沒有對象,那他「如同身在地獄」。我們好不容易讓現代女人以足夠的自信把一個人的生活過得精采,結果區區一個節目名稱就把這塊遮羞布給掀了,你說好笑不好笑?

重點是,大家還都接受了,默認了單身真的「好慘」。但我在看節目時卻始終覺得,可以在大海、大自然的環境中享受一天24小時的變化,迎著日出的光芒,看著日落的餘暉,閒來無事在海灘跑跑步,在躺椅曬曬太陽看看書的小日子,比號稱美滋滋的五星級總統套房舒服多了。在套房裡面你只能跟對方綁定,雖然吃著大餐,而且一切看起來奢華又浪漫(?),卻始終沒有什麼生活樂趣可言。哪裡才是天堂?哪裡才是地獄呢?這可真不好說。

宋智雅所代表的究竟是大女主?還是迎合男性凝視?

想必過去這三個多禮拜,大家都被網路一波波「姊姊好會」的宋智雅文章洗版了吧?從仿妝、穿搭、撩男語術到如何養魚又不顯婊,各式網路文章指導教程可以說是寫好寫滿。但最新的新聞可能要打臉當初蹭熱度分析宋智雅穿搭的媒體了,因為她被韓國網友揪出來穿了冒牌貨,本人已經用一封手寫信公開承認做了不良示範。真沒想到這個節目線上線下都在打臉觀眾呢。

看節目時我們可以發現宋智雅明顯拿到了大女主劇本。為何說是劇本呢?因為即使是真人秀節目,節目組對每個人安排的人設”也會根據想營造的節目效果而定,可以說是九分假,一分真。例如節目第一集就說要大家以最原始的誘惑來征服對方,但我們看到的「最原始的誘惑」不過就是大家一直在用聊天的方式「企圖深入對方」。這對喜好重口味的我來說,簡直無聊到想快進。所以,假的是原始誘惑,真的是韓國在戀綜節目裡依然要維持它的保守性。可謂掛羊頭賣狗肉。

而掛羊頭賣狗肉的豈止上面說的這一點,宋智雅所代表的現代大女主撩男全過程也是一種。從穿搭到語術,如果用性別轉換的邏輯稍微設想一下,那評價肯定完全不同。大女主瞬間海王化,會得到彈幕滿滿的渣男兩字。比如她在男嘉賓耳邊輕輕說的那句「你很性感」,跟一個男生看著妳說「妳好香」、「妳好辣」其實是異曲同工。現實生活中我們會覺得被冒犯,當眾少不了要白眼他,甚至會嗆回去。但如果性別轉換後卻被當成「姊姊好會」,那我們是不是該要檢討一下自己的雙重標準呢?

戀綜節目觀眾多數為女性,讓女性從大女主偶像劇的幻想切入情有可原,大家都想成為宋智雅這樣的女人獨霸一方魚塘,成為男人追逐的對象,然後當個人間清醒。於是,戀愛的本質就從這裡改變了,與其說是戀愛,不如說是搞曖昧更恰當。如果是搞曖昧,那麼宋智雅完全「不走心只走腎」的語言就很有代表性。

以宋智雅為首的奶兇貓系女友,以及另外一個女嘉賓申之燕為首的清純系小白兔,恰恰是當今男性最喜歡的兩種派別。前者又純又慾,後者清風拂面。放在婚戀市場上,可謂青菜蘿蔔各有所好。但後者在曖昧市場卻可能會淪為備胎,因為對於男性來說太過清純往往也意味著過於平淡。

但這個節目又賊又賤的地方就是,它讓傳統男性凝視下的性魅力,平均給到了所有女嘉賓身上,卻又製造出些微的差異性。在大家都是長髮、面目姣好、身材火辣的標準中,又給出了健美、神祕、清純、可愛的設定。

光是「標準設定」是不是就是在打臉我們這些普通女孩呢?如果《單身即地獄》是交友軟體APP的真人現實版,那麼我可能連加入會員都有困難。其他普通男生也有困難,如果他沒有健美的身材,或偶像男團般的臉蛋。所謂的「多元審美」在這裡根本是假大空,不存在的。

因此,無論從男性凝視出發還是從女性凝視出發,《單身即地獄》的所有嘉賓都能視作當今社會所有戀愛男女心中真實想法的呈現。誰不是在交友軟體上不停地刷自己喜歡的臉與肉體,很重視對方投遞出的第一印象。

於是,這檔節目最先推翻的就是「外表不重要」的政治正確性,再來就是推翻「獨立女性不該迎合男性審美」。事實上,男性審美不全都是不可取的,男性審美中也有女性覺得美的存在。我們不該只為了強調女性獨立,而忽視這一點。

一位讀者跟我說,自己約會想化妝最大的理由是因為男友會誇獎她,這讓她很開心。但她又苦於這樣的自己是不是愛得很卑微?一個男的真正愛你就會愛自己真實的面目。

我說,所以不化妝拉拉塌塌是你真實的面目?她說,也不完全是。我說,這不就得了,妳應該做讓自己開心的事情,而不是去想我這樣做違反了獨立女性的規定,哪有這種規定?那些不過是口號罷了。真正的獨立是「自由與承擔」。

比起清純操作,性感是亞洲女性最難拿捏的魅力

推翻了外表不重要的政治正確性之後,節目再次推翻的是「誰說性感不重要」的論調。

兩性雞湯裡常常用「真正愛妳的人會如何如何」來收穫一波女性的抱團取暖,漠視性吸引力的言論經常可見。

但事實是,我們選什麼頭像放於社群平台上都會考慮很久,甚至有人上傳照片的原則是不修片不給放,這背後的深意都在證明性吸引力的重要性,而其中性感又遠遠勝於清純。多數女性漠視這一點不是因為她們不清楚,更多是不想承認性感很有用。

我有個女性朋友因為想認識其他男性便註冊了交友平台,一開始她以為大家都喜歡清純系,所以照片都很文藝。效果用她的說法來說就是「不鹹不淡,平平無奇」。後來她以實驗精神放上了一張比基尼半身照,瞬間就成了搶手貨,結果變成每週都在煩惱該讓誰約出去。

她後來得出結論:人類最原始的情感狀態是先有性吸引力,用性吸引力調動起非理性的衝動,之後才能進入長久相處,把感性或理性談情說愛的那一面引導出來。

說白話一點就是性吸引力是最初的門票,想要從曖昧到愛情到婚姻,人最終還是要展現有趣的靈魂與內涵(她與交友軟體上認識的男人即將結婚,先恭喜她)。

但亞洲女性能把性感尺度掌握好的究竟太少了,比起清純操作的拿手,性感對亞洲女性過於陌生,而多數女性也認為男人多半想要清純的伴侶。

但這只是曖昧初期呢,曖昧要的是強烈性吸引,沒有要論及婚嫁喔」她說。

這一句話就是宋智雅成為性感小野貓的真諦,比起多數女性認識男性後喜歡趕緊確認關係,並期待直奔結婚主題,一開始懂得享受曖昧的女性會獲得更多男性的青睞(節目組打臉了亞洲社會女性流傳已久的曖昧讓人受盡委屈,真是猝不及防)。

因此,宋智雅在節目中無論是身處地獄島還是天堂島,她都在展現自己的性感魅力,而不是她能跟誰聊得進心裡話,跟誰有心與心的交流。透過身體語言、服裝語言,她一步步都在讓男嘉賓感受到她的性感。畢竟這節目的宗旨是配對成功去天堂島,不是一開始所有人說的官方語言:「我來談一場戀愛,尋找對的人」之類的話(冠冕堂皇的話在交友軟體上一定要學會說,而你會發現,男人說得比女人好)。

除去服裝上的露胸、露背、露腿,宋智雅她看著人說話那毫不閃躲的眼神,用手撩撥頭髮時的自然狀態,相比其他女嘉賓撩頭髮像女學生整理服裝儀容擔心出錯,更具有自信與魅力。那種魅力大大製造了氛圍中的朦朧神祕感,在看了多數清純女人的亞洲男人眼中,就變得非常獨具一格了(因為相對亞洲男人而言,他們對性感神祕也很陌生,受吸引是自然的生理反應)。

哪怕宋智雅完全不長在我的審美上,我也要為她拿到這樣的劇本,做出這樣的演出感到信服。比起直女代表姜素妍,去天堂島的第一晚就跟配對的鬍子男比賽游泳(合著我是跟好哥兒們來到天堂島嗎),素顏出境,不給幻想空間直接約定「只能跟彼此來這裡」而言,真是太掃興了有沒有?

直女姜素妍的心理狀態與表現正是很多亞洲女性會有的,在對方還沒確定心意時就自動帶入女友身分,馬上開始行使女友權利,其實是很敗好感的。

她有天然健康陽光的性感魅力,但太快讓那層朦朧的面紗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就是後來對自己的不夠自信與疑東疑西。連小白兔申之燕都還比她更懂得不要太快亮出底牌,果然多念書的社會精英還是有兩把刷子。

女人太強沒有男人喜歡?

節目組在娛樂活動中展現了男力與女力。展現男力的時候,女嘉賓對跑得又快又狠的文世勋歐巴投以愛慕的歡呼與讚嘆;展現女力的時候,男嘉賓對跑得又快又狠的姜素妍也有讚嘆,但更多是偶爾低頭,或眼神看向其他地方,不時還有面面相覷的尷尬氣氛。

姜素妍彷彿受到斯巴達教育出身的女超人,看她跑步真是帶勁兒。可又賊又賤的節目組遞出的訊息可不是這個女人很受歡迎,相反的,在她多方展現自己的強時,她受歡迎的程度也正在遞減。

但是外表柔弱,卻在暗中展現聰明與強悍手段的宋智雅與申之燕卻越來越讓男人欲罷不能。

所以節目組真的是在肯定「女人太強沒有男人會喜歡」的說法嗎?

我覺得不是。

這其實是個「性轉題」,讓我們把性別顛倒一下,或者試著回想文世勋歐巴跑得很快時其他男人、女人的反應。

「女人太強沒有男人會喜歡」的說法對應的正是「女人不喜歡懦弱的男人」,癥結點都是長久以來頑固的兩性刻板印象。

女性意識提高,許多大女主劇吹起女強男弱一樣可以幸福美滿的組合。但這終究治標不治本,現實社會中女人只要遇到無法扛起家計,甚至連養自己都有問題的男人時,不是不敢愛,就是很鄙視。甚至性格稍微優柔寡斷、畏畏縮縮一點都要被說「不是個男人」。

刻板印象讓我們邏輯站不住腳,讓我們忘記兩性相處圖的是「包容」二字。誰也不是完人,但如果那個人能理解你,包容你,讓你感到舒服、安全,太好強又如何?太優柔寡斷又如何?

但多數像姜素妍這樣的直女是有困擾的。她們其實都知道亞洲男人對女人的審美品味就是那樣,卻不願迎合,不屑於耍點手段,她們相信內心強大的女人不需要靠心機或欲擒故縱的手法來博取關注,於是在婚戀市場中永遠處於次要。偏偏這樣的她們對愛情有所嚮往,不想真正單身一輩子,是抱有期待與幻想的。

寫到這裡,不知道你發現這一題最終極的奧義了嗎?

很多人在職場為了拿下某個項目或者得到某個機會是會願意迂迴的用一點方法的,在愛情中其實也是一樣。如同《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裡,沈佳宜為柯景騰綁起來的那束馬尾。那不是迎合,也不是討好,是「我對你有別於其他人的好感」的傳遞。

這種好感的傳遞,一旦說破了,就毫無美感可言了。而愛情,不正就是最需要美感的東西嗎?

最後來總結一下。

很多人說《單身即地獄》拋開了性格、年齡、收入、職業、家庭、社會關係這些實際的擇偶條件,簡單粗暴的用性魅力來考核是非常偏頗的。但當你換個角度看這問題時,才發現它所要告訴我們的正是「愛情不能單用性魅力來維持」,現代愛情是會受性格、年齡、收入、職業、家庭、社會關係……等等條件影響的。

至於宋智雅現象,不乏營銷手段的滲透吹捧,聰明的觀眾如你,自然會在看節目時取其精華,去其糟粕。你說,是吧?

成為獨立女性就要放棄撩男嗎?

這兩者根本就不違和啊,寶貝。

-凱特謎之音

|凱特王最新著作|

像我這樣的女人,有時優雅,偶爾帶刺

365日絕世女子時光誌

RELATED POST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