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台北女子圖鑑》為何我會對它大失所望?

MOVIE

十幾二十年的跨度

勢必囊括女人一切的心碎與心事,

要經歷幾次職業的飛昇,

要周旋於不同男人的懷抱,

再從聚散離合之中,

明白追尋的奧義。

在電腦螢幕敲打下這篇文之前,我切了一小塊熔岩巧克力蛋糕來吃。像過去的作家在案前吞雲吐霧才能振筆疾書,我則是需淺嚐幾口甜食來助興。只不過這儀式感的代價是熱量,意味著事成之後,我得老老實實在瑜珈墊上掰扯幾回。於是,六釐米見方大小的蛋糕,我也只敢切三分之一。

昨晚,我也像今日這般,收拾好一整日下來紛雜的情緒,洗過澡後往沙發坐定,在夜深人靜時打開《台北女子圖鑑》。心想,這氛圍烘托的恰好,既是觀眾,亦是北漂人,最合適圈地自萌。結果,這部劇硬是狠狠抽了我兩巴掌,差一點讓我氣到想馬上打開冰箱吃了那塊六釐米見方的熔岩巧克力蛋糕。

幸好,我忍下了,卻忍不住隔天寫下這篇影評。

《台北女子圖鑑》改編自2016年的《東京女子圖鑑》。《東京女子圖鑑》當年成為小範圍爆款劇後,也曾在2017年被中國改編成北京、上海兩部劇播出。在改編的版本中,我個人非常喜歡《上海女子圖鑑》,對於北京跟台北卻只有失望。

在微信公眾號關注過一位旅居紐約的文字工作者,去紐約之前,他也曾是一位北漂、滬漂。他說,全世界最繁華的城市對異鄉的年輕人來說都有一個特點,即這座城市是個人野心與慾望的投射,但這座城市其實冷酷又傲慢,疏離又陌生。

紐約這樣,北京這樣,上海這樣,東京這樣,台北,自然也是這樣。無數的年輕人被繁華的燈火召喚,不惜離鄉背井也要排除萬難前往,只因在這座大城市裡有自己想要的東西。他們前仆後繼,一代代向都市叢林奔赴,最終有人幸運留下,有人黯然離開。

《東京女子圖鑑》的故事並不複雜,但改編它猶如命題作文,得先掌握好故事的中心思想,才能適當鑲嵌城市特色,擺放好人物位置。否則容易成為大型翻車現場,東施效顰,貽笑大方。這個故事講述小鎮姑娘至大城市打拼的過程,一個從小嚮往城市生活的女孩,在她 20~40歲所經歷的一切困頓、迷惘、拼搏中,所遇見的形形色色、人來人往。女主角是當代眾多女性的縮影,而圍繞在故事裡的人,無論是男人還是女人,也能視為在過程「教會我們明白某些事情的某些人」。

身為資深北漂(台北與北京兩地都漂過),對於《台北女子圖鑑》前兩集的鋪展除了荒誕兩字,實在也想不出任何形容了。它背離了我曾經經歷過的一切,像座懸浮在半空的樓閣,雖美麗但虛假,雖巍峨卻空泛。講述當代女性的故事如果得不到同性最基礎的共情,那麼就註定是失敗的作品。

這時再回頭看唯美精緻猶如微電影或MV的片頭,只會在心底油然而生一句「不配」。又或者,這一切只適合當做擺擺樣子的浮光掠影,一旦要仔細描繪時,便禁不起細看了。

以下,就目前兩集的劇情列出我的疑惑,以及劇情硬傷。

時空背景混亂所導致的隔閡

 

開篇便是林怡珊(桂綸鎂 飾)與小阿姨登上101大樓觀景台的劇情。此時的林怡珊約是高中16-18歲的設定,初見繁華台北,對一切心生嚮往。可我心中的第一個白眼也在這時候出現,都會女子的高跟鞋跟斷了,這老梗熟悉又尷尬,只是我可能更相信被高跟鞋磨破腳後跟的女人,而不是曼陀珠的廣告(看懂這句話的人,莫非已經脫口唱出那首廣告歌?)

我不喜歡把觀眾當傻瓜的編劇,而不把觀眾當傻瓜的編劇除了吻合邏輯,對於細節更要比觀眾講究,比如時間線

雖經歷過101大樓從平地而起,但我依然不太想依靠自己的記憶,於是上網查了一下101的歷史。台北101大樓觀景台正式對外開放營業的日期是2005年1月19日,而整座大樓正式啟用的日期是2004年12月31日。

這意謂著女主人公林怡珊如果要設定最大的年紀絕不能早於1984-1986年之間出生,否則她在16-18歲就不可能出現在101觀景台上。

四年後,她22歲上台北面試找工作,手中已經有了智慧型手機,第一個工作化妝品公司的企劃也提出了口罩妝的提案。這種種細節不免讓觀眾直接帶入「這是當下、現在的故事」,就算不是也應該是疫情爆發後的2020-2021年。不然,提案什麼口罩妝呢?

但畫面轉至捷運,竟無一人戴口罩,沒有任何疫情的背景描繪,第二集也很快來到兩年後。這兩年後是2023年嗎?所以接下來我們要看到林怡珊的一系列成長故事是一個發生在未來的故事?

時間線的嚴謹代表編劇的用心,但這麼巨大的bug卻硬生生出現在開篇兩集中。如果設定林怡珊是1984-1986年生的人,來到現在的2022年,她就是36-38歲(接近原故事20年的設定)。那麼林怡珊22歲上台北時,最多也只能是2008年。

已知第一代iphone手機發佈於2007年,2008年多數人拿的還是掀蓋式按鍵型手機,那時最紅的是諾基亞黑莓,即使是智慧型手機如iphone,它當時的介面也不是那麼寬大的。可是林怡珊手中卻出現了我們現在用的手機款式,這是穿越劇嗎?

所以,一旦時間線紊亂,美術道具組老師準備道具,造型老師準備造型就會亂套了,而故事接下來一系列的成長線也會缺乏說服力。

因為它會讓觀眾搞不清楚這是發生在什麼時候的故事?如果觀眾不清楚,就很難帶入劇中去體會這個時空背景下的一切,也會同時削弱主人公身上因歲月刻化而呈現的前後差異。

關於時空背景所導致的錯誤很多,除了上述,提出一點最直觀的。如果講的是這幾年的故事,林怡珊第一次上台北在永康街找小阿姨家應該手握手機看地圖導航,而不是手裡拿著筆記本,挨家挨戶查看地址。智慧型手機對於當代人來說基本取代了很多過去我們習以為常的東西,如果連這個細節都觀察不到,觀眾就無法共情劇中人物。

南部人與北部人的戰爭

 

身為資深北漂,我從來沒有在台北人身上感受到來自對南部人的惡意。可能是我太幸運,所遇之人皆至情至性,也可能是我當時太弩鈍,聽不出言外之意,因此倖免於難。可無論如何,台北當地人的傲絕對是隱晦的,而南部人的拙也絕非劇中如此外顯。

南部年輕人對台北肯定充滿嚮往,但城鄉差距已逐漸縮短,於是在人身上,尤其是年輕人身上,要明顯感受到南北差異越來越難,甚至連口音都快要分不出來。

劇裡描述的南部人與台北人之間的差異之所以很難戳中我,比較流於刻板印象。我想南部孩子北漂初期感受最深刻的應該是「物價」。一個便當、一杯手搖飲,最直接的民生物資都與過去在南部呈現不一樣的數字。再來就是氣候,天知道台北到底是為什麼那麼常下雨呢?衣服都晾不乾,竟然要需要準備除濕器?

生活裡的鎖碎、孤獨考驗著來大城市打拼的年輕人。無論他們白天穿梭在多麼氣派的大樓間,晚上都要回到自己狹窄的租屋處卸下防備。這時,南部人的拙才會出現,發現自己雖生活於此,卻又像游離於外。那種飄忽於現實中的不真切,在陋室中被無限的放大。

但也正是這樣的落差,激勵著來大城市的年輕人奮力一搏。

有多少北漂是從投靠親戚開始的?難道不是從租房開始?

 

第二集的開篇如果移到第一集那該是多好的呈現。想在台北扎根,多數人是從台北的外環開始的。永和、中和、三重、新莊……新北市比起台北市接納了更多的北漂者,而且很多南部人真的會把摩托車運上來,作為在台北初期的交通工具。這段劇情十分點題,但也只有那幾分鐘的時間。因為看到類似大學女子宿舍的分租劇情後,我又翻白眼了。

再來,意外遇見小同鄉麵店老闆並相信他介紹的房子,這是要表現小鎮女孩的單純心思還是純粹安排初戀男友上位?如果兩者都是,那麼兩者都好尬喔!

果不其然,職場戲一直都是翻車熱門

 

林怡珊劇中說安排了很多面試,結果只有兩次呈現,是預算不夠不得多拍幾次面試鏡頭剪輯成蒙太奇畫面過場,還是……。

我對「安排了很多面試」這句台詞其實很在意。為何是安排了很多面試,而不是投了很多履歷呢?

這句話的潛台詞難道不是代表林怡珊北上前就投遞很多履歷並得到面試機會嗎?可是我們真的有那麼多面試機會嗎?反正我是投過很多很多履歷,結果只有三四家回我那類人。

另外誇誇六月的台詞好穩,不過主管人物實在被浪費掉了,她與小阿姨的關係如何?為何錄取林怡珊?是不是被關說了?我們都不知道。然後就是一連串林怡珊在公司出包及看不懂空氣的行為,還有後來的揭發主管逼退懷孕女員工事件。

職場戲,著實看著心累,因為邏輯太不通順。

給女人再多一點慾望與野心吧,在工作在愛情上

 

對於林怡珊的設定我是有點不知道該從何說起的。她的野心被慾望驅使,有一個夢想中的自己想要實現,但一方面劇情又安排她看起來像個隨遇而安,有滿腔無腦正義的傻白甜。

這是非常割裂的性格,以致於林怡珊非要來台北工作的理由只存在於台詞中,落實不到人物的行為裡。甚至,在桂綸鎂的眼中也沒有那股狼子野心。林怡珊念時尚相關科系,希望在時尚產業工作,但第二集卻在一間面膜公司做兩年客服。

室友珠珠的結婚離去讓她反思,她開始意識到自己眼前的安穩並非她來台北的追求,於是她與初戀男友分手了,意味著她將與平凡的幸福告別。

但她要的是什麼呢?在兩集的內容中並不十分確定。是17、18歲對台北的朦朧嚮往,還是如今的不甘於平凡?那些取代勇氣的東西能不能更清楚的透過螢幕表現出來呢?

如果那是虛榮,是野心,是慾望,為何不能大膽一點被看見呢?

這是我的疑問,也是我感到可惜的地方。

不知道這劇情走向是不是還能逆風翻盤,只希望女主角林怡珊保持不滿於現狀的飢渴,不停向外探索邊界。十幾二十年的跨度勢必囊括女人一切的心碎與心事,要經歷幾次職業的飛昇,要周旋於不同男人的懷抱,再從聚散離合之中,明白追尋的奧義。

當然也要從她越來越精緻的外表上嗅出階級與金錢的味道。

一個小鎮的姑娘到了大城市,

沒有野心怎麼成?

-凱特謎之音

RELATED POST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