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星座愛情故事_水瓶座| 我不會忘記愛過的人,也不會拔掉身上的刺

STORY
一個愛情故事,一位人物介紹,一部電影推薦。是我給這個寫作課題的三個方向。每個月,屬於你的星座月剛開始的那一天,這篇文章就會刊登。1.20-2.19水瓶月,祝福大瓶子們生日快樂!

水瓶說,

我實在不願意跟其他11個星座一起並列。

心口不一,變化多端,

誰都不像的星座就是他們了。

自我感覺良好聽說過嗎?

自己的標準才是標準的大瓶子紛紛表示:

在說我嗎?

所以他們看不慣各種規則,

一旦有一條令他們”感覺”不好,

內心就犯賤的想打破它。

神經病人思維廣,

腦殘青年歡樂多;

既抽離,又入世,

他們是一群固執棲息在地球上的外星人,

為了更好的融入,所以隱藏孤獨。

至於愛情,

大瓶子心中永遠住著一個斷腸人。

在哪裡?在天涯。

我一直認為,一段感情真正結束的時間點,並不是說分手的那瞬間。分道揚鑣之後,很多人其實依然活在過去的那段感情裡,害怕從別人口中聽到對方的近況,也害怕自己哪天在大街上、電影院、在曾經一起去過的咖啡店迎面碰上他。這樣的提心吊膽支配著多數分手後的人,所以他們改了手機號、改了習慣,卻改不了那段曾經存在的記憶。這種情況也許持續一、兩年,也許更久。直到終於能雲淡風輕地提起對方,提起不堪的過往,才算真正的結束。

 

/ 1 /

「喂,林薇薇,你還記得他嗎?」廣瀨滑著手機一邊說著。廣瀨是個中日混血,爸爸是日本人,媽媽是台灣人。從小在台灣長大,日語破的要命。

「不記得了。」薇薇說。

「拜託~我都還沒說是誰呢。」廣瀨壞壞地笑著,同時把手機翻面:「張家治不知道從哪個人那裏加我好友,我要不要”同意”啊?」

同一時間林薇薇把頭別了過去不看手機:「隨便你啊。」

「都10年了還沒忘記他嗎?什麼時候我們之間的對話才可以不用介意這個人呢?10年了,小姐,10年可以讓妳的胸線下降多少度妳知道嗎?」廣瀨用了一個只有她會用的比喻。她是一位內衣設計師。

「妳覺得就我的大小它還有下垂的空間嗎?唉呀,不說這個,我下週去妳那兒住兩週可以嗎?我爸終於下定決心翻修老公寓,這週末開始打包,他們兩個老人去住我姨家,而我就賴妳啦~」

「我不要,妳生活習慣很差。」廣瀨第一時間拒絕。

「有這麼拒絕老同學的嗎?不是通常都會說:『好呀,沒問題,妳愛住多久就住多久。』死沒良心的,虧我這麼多年只跟妳好。」

林薇薇想起,10年前,廣瀨快一步在她面前給了對方一記清脆的耳光。

「那你要答應我,絕對不在床上邊追劇邊吃零食。」廣瀨不抱希望的說。

「好!!!跟妳約週日下午四點,來我家載我。妳知道的嘛,我沒車,行李又很多。單我買了,先這樣,我回公司了啊。週日下午四點,四點喔。」

跟廣瀨不一樣,32歲的林薇薇還跟父母住在一起。生活起居因為一直有個林媽當後盾,所以基本上跟大學生沒啥區別。

「這生活能力絕對是高中生…….不,國中生!」

廣瀨忘不了第一次進林薇薇房間的”驚恐”,她終於見識到真的有人可以把所有東西都放在床邊包含靠近床邊的地板上,只為了方便躺在床上可以伸手拿到。

細看林薇薇,妝輕輕淡淡,髮型也略飄逸,打扮溫柔精緻,好感度絕對是槓槓的。「詐欺啊,她絕對是詐欺犯。」廣瀨一邊想著一邊後悔剛剛答應林薇薇的事。「是怎麼以出淤泥而不染的狀態走出那個房間的?」這問題一直是廣瀨心中最大的懸案。

 

/ 2 /

林薇薇房間收拾起來確實是有難度的,但如果只是打包與淨空,倒是沒太大問題。週六,她一個人安安靜靜做著打包工作。因為喜歡電影,畢業後又在電影發行公司工作,導致成堆成堆的影片變成她最多的”嫁妝”,書倒是沒幾本,她是一個看著密密麻麻的字就犯睏的人。

隨著房間東西逐一被清空,原本掩蓋在這些東西底下,長年刻意被林薇薇忽視的角落便自此浮現。她考慮了五分鐘才走過去打開那只箱子,裡面放著2007年之前岩井俊二所有電影DVD,相關書籍與介紹,以及一支諾基亞手機,和它的電池充電器。

她試圖打開手機,卻發現手機已經壞了。那是張家治存了半年的家教費給彼此買的對機,分手之後,在她還沒換掉手機號碼之前,這只手機每天都傳來張家治要求復合的簡訊。

「我們還能重新來過嗎?」

她保留了最後一則沒有刪除,然後從此關機。

岩井俊二是林薇薇最喜歡的日本導演,他的電影是她對愛情最初的期待。少女迷信都市傳說,迷信星座學,她覺得和她一樣是水瓶座的岩井俊二最懂她想要的理想愛情該是什麼畫面與劇情。絕對不能太過用力與煽情,必須是很輕很自然的一種感覺。

她在大學的電影放映室第一次看《青春電幻物語》之後就決定把他所有電影找出來看。因此才有往後能與張家治一起討論的《情書》、《四月物語》、《燕尾蝶》、《花與愛麗絲》、《虹之女神》。

遇見張家治那天,是她看完《青春電幻物語》之後不由自主在放映室最後一排抽泣的那天。她以為放映室空無一人,後來才知道張家治為了讓她一個人可以盡情的哭,刻意把放映室的門反鎖,而他之所以能這麼做全是因為他就是當天負責的工讀生。

「嘿,學妹,妳覺得受人指使的蓮見把久野帶去廢棄工廠時知道她其實是喜歡他才願意跟他一起走的嗎?蓮見肯定是不知道的,他太懦弱了,連喜歡的女孩都保護不了。」

「所以久野很堅強啊,她剃光頭髮,頑強的抵抗羞辱,直到自己終於找到生存的路。只是這部電影的每個孩子都孤獨的讓人心疼,不光是久野啊。」

「學妹自己也還是個孩子,說什麼”每個孩子”呢?」

「難道你就不是孩子嗎?」

熱戀那段期間,大孩子張家治360度無死角寵著小孩子林薇薇。林薇薇自小被林媽林爸捧在手心慣了,有那麼幾分傲嬌也是合情合理。每天早上,張家治準時出現在門口接她,而林薇薇卻是姍姍來遲。隔天張家治遲了十分鐘,林薇薇便嘟嘴生氣。後來張家治才抓到”林薇薇式標準”,那就是:可以遲到,但不能讓我”感覺”像在等你。

「妳知不知道《情書》裡面,為何男藤井樹最終還是錯過了女藤井樹?他從未忘記初戀的女孩,卻走不進對方心中。問題不在他,是女藤井樹自始至終都不相信那個男孩喜歡自己。」

「所以呢?」

「所以如果妳等我,等於讓妳間接承認自己很在乎我的話,我能不能拜託妳最起碼相信一次,我是真的很喜歡妳啊,學妹。然後,拜託妳也讓我相信一次。」

林薇薇一直把這段話放在心裡,若不是後來發生那件事,她打算每天都提早出現在家門口,提著早餐等他。

 

/ 3 /

年輕時的成熟,只是比幼稚好一點點。

林薇薇表面接受了張家治的追求成為戀人,卻因為他各方面都比自己優秀而無形中產生自卑。其中最強烈的莫過於對自己的平胸深惡痛絕,所以總是藉口拒絕與張家治發生接吻以外的親密動作。只要他的手來到了腰際,她的身體就不由自主僵硬起來。

身體是很誠實的,張家治總是在感受她的僵硬後,默默的停止所有動作。然後假裝沒事,開始和她閒聊,轉移注意力。

林薇薇不只一次懊悔這些舉動,卻任由自己廉價而無用的自卑肆意在內心滋長。

她悶壞了,跑去跟廣瀨訴苦。廣瀨摸摸她的頭,說起了自己的事:「我國中因為發育太好而拒絕上體育課妳知道嗎?實在是太討厭跑步時的狀態了。而現在呢,則發現所有好看的內衣都是為C罩杯以下設計的。大胸被歧視,所以妳才精緻的無與倫比啊。妳羨慕我,我才羨慕妳呢。」

青春的自卑無藥可治,即使得到廣瀨的肯定,林薇薇還是對自己沒有信心。總總的不自信導致她在張家治面前開始陰陽怪氣,性格越發忽冷忽熱。好幾次她都想傳簡訊告訴張家治原因,想得到他的體諒,聽見他的誇獎,卻是一次次打了又刪,刪了又打,結果一則也沒有發出去。

多年以後她才領悟到,自卑的根源與罩杯的大小一點關係也沒有,而是自己面對愛情時膽小怯懦的心態破壞了所有美好的可能。張家治為了安撫她總是盡可能的體貼,盡可能的配合,難道他就沒有尊嚴嗎?何苦讓她這樣踐踏?從表面上看,她也許一直處於兩人關係的上方,但實際上,她的膽小早就宣告了未來的失敗。她勢必是铩羽而歸的那一個。

「如果我是小王子,妳就是我星球上獨一無二的玫瑰。即便身上有刺,也不妨礙我想擁抱妳的衝動。」

在張家治所有簡訊中,這是林薇薇最喜歡的一則,也是他唯一一次沒有用岩井俊二的電影作梗。原來在張家治心中,迎合林薇薇的喜好排在自己的喜好之前。所以他不會說《四月物語》其實很無聊,他說的是「啊,松隆子是我陪妳看這部電影唯一的理由。」

林薇薇的膽小註定讓她在失去之後才對弦外之音恍然大悟。也許張家治早就發現她的不安,早就發現她需要安撫。

而她卻對他說:「就算你是小王子,我也不會為你拔掉身上的刺。」

也許真的有人願意陪妳走下去,陪妳走過一意孤行,陪妳走過擇善固執。但這個人,不會是張家治了。

 

/ 4 /

「林薇薇,應外系的,林薇薇。」

她和廣瀨同時回頭,發現王子文滿頭大汗,像剛跑過百米一樣氣喘吁吁。廣瀨之於林薇薇,就像王子文之於張家治。他們是死黨,是校園中走得最近的閨蜜與好基友。

「什麼事呢?」廣瀨沒好氣的說。

「我說林薇薇妳要不要乾脆一點跟阿治說清楚,他昨天來找我,把自己灌醉,說這兩年中他一點也不了解妳內心真正的想法,他要瘋了。妳知道過幾月我們就要畢業了吧?這小子早就為妳不考研了,還被我們笑是馬子狗,隨時要接到兵單的。妳現在跟他鬧什麼彆扭?裝什麼委屈?裝什麼清純?妳TMD最好還是處…..」

沒等王子文說完,廣瀨衝上去給了他一耳光,熱辣辣紅印兒馬上浮起。

「嘴巴給我放乾淨一點!」說完,廣瀨拉著楞住的林薇薇轉頭就走。

每次想起廣瀨打王子文這一巴掌,林薇薇都想拍手叫好。這一巴掌站在女人的友誼上確實值得嘉獎,但站在她和張家治的感情上卻是嚴重的斷裂口。她後來拒絕了張家治所有見面的要求,也對他的簡訊不理不睬,冷淡的彷彿他們從來未曾相戀過。她放任自己在孤獨的星球上,在沒有張家治的時空中承受著失重、缺氧、漫無目的漂浮的折磨。

週日下午四點,廣瀨準時來接林薇薇。

「妳跟王子文結婚之後,我就真的沒有避風港了。嗚嗚嗚……。」林薇薇撒嬌地說。

喔,忘記說了,那一巴掌後來竟成全了廣瀨跟王子文,標準的不是冤家不聚頭。以至於十年來,張家治成為廣瀨和林薇薇之間禁忌的話題。

「我可以為妳留一間客房啊。親咕。」廣瀨伸出右手摸一摸薇薇的頭,然後繼續握回方向盤。

「婚禮。我說婚禮,別因為伴娘是我,王子文就怕得不敢找張家治當伴郎。」林薇薇話才一說完,就聽到廣瀨瘋狂地尖叫。

「我有聽錯嗎?林薇薇,我的小祖宗,我的好妹妹,妳剛剛說到張家治三個字對不對?我沒有聽錯對不對?」

「妳要不要好好開車?哈哈哈,我的性命掌握在妳手中耶。對,我是提到他了,我覺得該結束了,我釋懷了。然後別問,就這樣,我最多就說到這裡。」

之後林薇薇不發一語看著前方,用眼神暗示廣瀨好好開車。她想起昨天下午整理的最後一箱物品,裡面有她自卑而自大的青春,有她真實而脆弱的悸動,她想起愛麗絲最後對宮本說:「我愛你,再見。」

我愛你,再見。

這也是,她最想對張家治說的話。

√水瓶男代表人物-小田切讓


 

想到這個月終於迎來我男神的生日,就興奮的睡不著覺。水瓶座男人的特質,在小田切讓身上毫無死角的完美呈現,當然不僅僅在於他的”怪”。

曾在網上看過一則提問:你怎麼評價小田切讓?

想睡他。

這則留言讚數最多而且被置頂。

但所有關於介紹他的文章中,男性的讚嘆高過女性很多很多。可想而知,他活出了一個讓男人想模仿卻永遠無法取其精髓,特立又獨行的存在。水瓶男走心,而且相當人神合一。

他說:「我認為一個事物要壞了才會美,所有的東西都是這樣。」 「我特別不喜歡平衡感,我要打破平衡感。」水瓶座絕對是反傳統的,同時也是開創與革命的先鋒。在他身上你找不到任何合理的存在,從邪魅狂狷的表情到毫無邏輯的穿搭以及哇靠什麼鬼的髮型,都讓人迷惑,卻又不得不承認「嗯,這很小田切讓」。他人眼中的不合理,到了水瓶身上就沒有所謂合理的標準,一切以”感覺”為主。感覺對了,什麼都對。所以那些想要模仿的人,永遠仿造不來(因為你”沒感覺”)

日本媒體給了小田切讓一個很中肯的評價:「所有髒亂差派演員裡面最渾然天成的一個。」他挑選的角色,主演的電影或劇,都不是意義上光芒萬丈的男主角,甚至接受片約的條件也不是以大製作或大導演為優先考量,而是劇本有沒有意思。水瓶是創新的,同時亦是固執的,就像他在《情熱大陸》的紀錄中一而再,再而三的對節目組強調:「我不是明星,不要說我是明星。」(喂,別不按照我的標準來啊!)

是的,他是個好演員卻不是個稱職的明星,可以同時渾身散發致命的荷爾蒙和文藝氣息卻從不掩飾自己其實是個死宅,是個膽小怕事的普通人。

小田切讓曾明確表示絕對不會接演純愛電影,他不喜歡愛情片,因為有許多更值得去嘗試的角色,有許多更值得去詮釋的主題。這個說法解釋了水瓶男的愛情觀:妳不是他的唯一,真的不是,也別去爭。他的人生需要各種不同的東西來充實,愛情只是其中之一。所以,盡可能讓自己在水瓶男面前既獨立又發光,那會非常吸引他。雖然他們喜歡妳的表現就是……..沒表現,卻往往會在他認定時機成熟的那一刻,邀請妳進來他瓶內的世界一探究竟。

而水瓶男也是我心中唯一覺得形式婚姻或無性婚姻可以存在的人選,他們注重精神上的交流,且需求度之大,往往高於性愛。

但即便如此,我還是…….想睡他。

√ 水瓶女代表電影-愛蜜莉的異想世界


 

法國著名文學家、思想家同時也是一枚水瓶座的羅曼‧羅蘭曾說:「世上只有一種英雄主義,就是在認清生活真相之後依然熱愛生活。」

這句話可以用來貫穿這整部電影,作為中心思想。它並非一部愛情電影,或者說不僅僅是論述愛情。愛情只是這些劇情當中的其中一條線,著墨最多的其實是「孤獨」,因為孤獨,所以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點怪癖、有點偏執,都有點…..害怕不被愛。水瓶座的怪異來自於他的孤獨,但他絕對不會承認,甚至因為不想承認而笨拙的去證明自己能融入人群中(結果失敗),但他還是熱愛生活(熱愛地球人)。

愛蜜莉作為女主角,這個我私自認為一定是個水瓶座的女孩,從小就展現出水瓶女的特質,例如面對摯愛的父親,即使渴望他的擁抱,也絲毫不動聲色,任憑自己的心臟噗通噗通地快速跳動,快到他當醫生的父親以為她心臟有問題,從此不讓她上學。水瓶女面對愛,就是這麼假掰,死命否認,面無表情,管他瓶內的水早已沸騰。不為什麼,因為水瓶女超級膽小,害怕受傷,害怕失去。

水瓶女是善良光明的,甚至有點博愛。電影中,愛蜜莉幫助了身邊各種人,讓他們的生活重新感到希望,重新感到溫暖。她可以第一眼發現誰是人群中最孤單的人,因為了解,所以慈悲。我身邊的水瓶女都有莫名其妙悲天憫人的同情心,看到賣口香糖的老太太一定會掏出所有零錢。

電影用大量的細節描述愛蜜莉的特別(怪癖),水瓶女自己有病,卻嫌棄別人沒病。有趣的是,當我們透過上帝視角來看愛蜜莉時,只覺得她可愛,可愛到就連報復別人、捉弄別人都不忍心責備。

白天樂觀積極的愛蜜莉,到了晚上就會沉浸在自己的悲傷裡,她甚至幻想了自己的葬禮,然後哭得唏哩嘩啦。水瓶女就是白天神力女超人,晚上秒變林黛玉的典型。

與玻璃人老畫家的情誼是電影中最關鍵的伏筆,他也是電影中唯一看穿愛蜜莉內心的憂傷與膽小的人。他每年都要臨摹一次雷諾瓦的《船上的午宴》。這位法國知名印象派畫家把塞那河畔愉快的聚會定格在自己的畫筆上,其中有一位拿著水杯正在喝水的女人,她目視前方,仿佛與其他享樂的人不在一個世界。

老畫家與愛蜜莉談起這位女人,說他一直都臨摹不好她的神情。這能解讀為他想對愛蜜莉說的話:「妳生活在人群中,但其實妳又不在其中。」水瓶女的不合群不是叛逆不是怪,而是一種抽離。她的肉身可能在這個空間,但她的精氣神也許未必。所以她們往往是冷暴力高手,不是因為心狠手辣,而是她們抽離的很徹底(懶得跟你解釋,傷人而不自知)。

老畫家關鍵的神助攻在最後,他對愛蜜莉說:「妳其實可以更大膽一點去愛。」一向憑感覺的水瓶女,終於相信自己的”感覺”,衝動而快速地打開門,發現心愛的人早已等在門外,她馬上收斂起剛剛的激動(也太快了吧,有沒有0.5秒啊?)。當我們都以為她會投入他的懷抱並熱烈親吻時,她只是安靜的用唇去碰觸他的臉頰、頸項、眉心…….,瞧,這就是以”沒表現”手法展現最大熱情的水瓶女。(老娘這樣已經算非常愛你了你要懂得珍惜)

愛蜜莉的髮型與復古的穿搭亦值得玩味。作為氣質獨特的水瓶女,只有她們能駕馭某種髮型、某種服裝,並且別人模仿不來。那個短至上額1/3的瀏海,髮尾總是亂翹的鮑柏頭,在愛蜜莉身上是古靈精怪,在別人身上就是車禍現場。

此外,我想說,巴黎整個城市給我的感覺就是典型的水瓶座。若你發現看電影時趕不上法文語速以及跳躍的邏輯,水瓶座可是會嫌棄你喔。而法國人的幽默,呵呵,真的很水瓶座。

水瓶們不是外星人,

他們只是住在孤單北半球。

-凱特謎之音

RELATED POST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