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們‧篇章三|請叫我國際范

BEAUTY, STORY
6個人物,6個時尚網紅側寫。
歡迎光臨虛擬與現實交錯的世界。

時裝週的傳奇何其多?

想藉此鍍金的人能繞地球一周。

不管妳是哪一種時尚網紅,

沒去過時裝週?

無法抬起頭。

國際范真的很國際,是我採訪她之後才知道的事。

我也是後來才知道,國際范本名叫范超然,是個聽起來很男孩子氣的名字。據說因為早產在保溫箱中待了30天,父母擔心她日後長不好,所以刻意取了男孩名,希望她命能硬點兒。

而她也沒有辜負這個名字帶來的”硬氣”。家境清貧的她,一路拿著獎學金到大學,甚至出國留學,非常優秀。在法國巴黎留學期間為了賺取生活費,經常幫助翻譯外文稿件,也因為出色的譯文能力,被國內的時尚雜誌網羅,開始了屬於她的第一份駐外編輯工作,獨立負責外景拍攝、撰稿、外聯等一系列工作專案。

初來乍到時尚領域,范超然即便名喚超然,內心也開始不淡定了。別說自小就展現超越同齡人的審美,常把母親年輕時的衣服拿來改成自己的尺寸穿外,就連父親中年發福後穿不下的西裝,都能在她身上穿出復古的oversize風格。因為買不起新衣服,便把別人不敢嘗試的通通拿到手中顛覆,也許真的就是這與生俱來的別樣鑑賞力,讓她一直是校園的風雲人物。

然而就像嗜甜者掉進了糖果屋,愛出鋒頭又長期受清貧困境受制的小妞哪能抵擋得住成天與那些包啊鞋啊,動輒好幾十萬以上的精品華服接觸?不淡定的往往是藏在深處的虛榮,稍稍逮到個縫隙,便鑽出頭想看看花花世界了。

當然,身在一個看臉的時代,她也算待對了吃她這長相的地方。在國外,一雙單鳳三角眼,可比花了大錢處理成天生自帶的雙眼皮兒吃香多了。她散落在蘋果肌上的點點雀斑,圓潤的寬鼻頭,上翹的菱角嘴,那些放在自個兒家鄉都成硬傷的地方,在這裡全被捧成了”個人特色”,以致於她一度不解所謂亞洲主流審美的品味,覺得無趣,覺得俗,覺得他們都在污辱她的高級美。

但讓國際范在圈子裏聲名大噪的,其實是一張在時裝週的街拍。

早些年街拍在國內還不成氣候,時裝週更是乏人問津的時尚議題。當然,這裡所指的乏人問津並不是沒有雜誌媒體報導,而是相對於尋常百姓來說,時裝週比遙不可及的時尚圈討論度更低,人們對於隔年才會出現在商場上的東西沒有那麼高的興趣,他們只在乎當季流行什麼,我是不是趕對了時髦?買對了單品? 在只有in & out標題的時代,談論時裝週僅僅限於T台上的剪影,淪為趨勢的配圖說明。

可是對國際范而言,時裝週卻是打開她視野重要的關鍵。即便只是跟在參加時裝週的雜誌編輯旁邊打打雜工,充充翻譯,撰撰文,那些秀與排場也足以顛覆她的小宇宙。以致於她後來即便回到了國內都還是不忘提及當年勇,暗示自己是第一個立足於國際的時尚部落客,才不是現在大家普遍認識的芙洛拉。(不認識芙洛拉的請點擊:時尚KOL芙洛拉

「比起現在的明星啊、時尚部落客紛紛跑去蹭時裝週、蹭街拍,實際上是帶自己的攝影團隊去拍照發稿,我那時候才叫做真的”被街拍”好嗎?」

國際范抬了抬她另外一個標誌性的柳葉吊稍眉,外加冷不防的一記白眼,幾個不經意的小動作就足以說明她對現在炒作時裝週的明星與部落客十分不屑了。

「他們好歹都是申請得到秀票或者媒體、品牌邀請去的吧?出出街拍照、影片也是例行公事,怎麼到妳這邊,是不是”被街拍”卻成了大事兒了呢?」

「妳看過我第一次登上國際街拍大師網站的照片嗎?」

「嗯,我們有收到妳提供的照片,但可能對於國內的讀者來說還很模糊,網上找到的資料只說是國內第一位被這位國際級街拍大師拍到的台灣時尚部落客,但我還是想聽您自己闡述一下。」

「其實現在的街拍操作都十分商業化了,不比我那時在國外的時候。那時多單純啊,街拍攝影師只拍他們覺得好看的搭配,並不受制於品牌。而時裝週現場其實有各式各樣的人,見慣大場面的街拍攝影師能夠一眼分辨哪些人是真正被品牌邀請來看秀的,哪些是為了被拍而假裝在街上晃來晃去的,鏡頭啊,就是照妖鏡。」

「如果你看過那張照片,應該知道那張街拍是我站在路邊攔計程車的動作。在巴黎時裝週被S攝影師抓拍到的,完全毫無預警。之後這張照片被他刊登在自己的網站上,也上了style.com,好吧,現在這個網站也已經不在了。隨後被幾個國際雜誌網路平台刊登,於是我的instagram瞬間多了好幾十萬粉,全拜那張照片之賜。而當時國內還不像現在很多人玩ig,所以說有時候跑太前面也不見得是一件好事。」

我提筆寫下幾個關鍵詞後又問:「所以你所謂的”被街拍”應該就是指沒有事先安排,結果被國際知名的街拍攝影師抓拍到的瞬間吧?是不是也代表在他們這些攝影師眼中中,妳具備時尚潮人的特質呢?」

「如果只被拍過一次那我覺得是僥倖,但往後幾年時裝週,不管是巴黎還是米蘭,我都被拍過,這也許可以證明我有你說的”時尚潮人”的特質吧?穿得好看永遠比身上穿了哪些大牌重要,可惜現在很多品牌的操作更傾向於提供時尚部落客單品,然後與街拍攝影師合作,製造出假的街拍照片。街拍照片的影響程度已經追趕上時裝週本身,在網路上,人們更樂於看見這些街拍照片勝過模特兒身上穿的,以為離自己的生活更近,殊不知背後也隱含了巨量的商業操作。」

國際范說完,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因此我們所想像”時尚部落客們為參加時裝週而盡情秀穿搭,攝影師們穿梭於街頭捕捉他們的身影”的畫面,其實只是一廂情願對吧?事實是大家想盡各種辦法被拍,畢竟一張街拍照就可能改變他們的粉絲數與媒體關注度。」

「你說的沒錯,就是這樣。而且要顯得不經意,不然攝影師也防著你覺得你是來蹭街拍的。很多人會假裝打電話聯絡事情在他們前面晃來晃去,或者假裝過馬路在路口走來走去。真的滿蠢的,但你說有沒有用?哈哈哈,非常有用。」

訪談至此,我們第一次彼此對笑,對於這些在時裝週場外的”鬧劇”不置可否,然後我問:「那攔計程車這個動作是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那時候還不流行假裝被拍這種爛招啦,大家都在認真工作,去的也多是時尚編輯、買手、造型師等業界的中流砥柱,雖然在打扮上沒少用力,但沒有人為了街拍用盡手段。之後確實有人用過攔計程車的招數,但如果真的攔下車怎麼辦?哈哈哈哈。可以說開山始祖是我嗎?哈哈哈哈。」

說到動情處,國際范笑到前仰後翻,仔細想想這姑娘的年紀不過28,卻也在國外歷練過一陣子了,有時觀點犀利文字老練到讓人忘記她的年紀,說穿了,也還只是個可愛的女孩啊。

但偏偏就是這種”可愛的年紀”才會對同行中誰這次去了時裝週?拿到多少秀票?是不是坐在頭排?品牌邀請還是媒體?諸如此類可供攀比甚至炫耀的東西感到重要。口口聲聲說參加時裝週是自己對時尚熱愛的具體表現,實則把去時裝週這件事當做自我行銷的名利場。也難怪大家擠破頭都想跟時裝週沾上邊兒,畢竟時尚資源就那些,被明星、名人瓜分去了一些,剩下的才輪得到KOL。

自從媒體開始夾帶明星資源大炒時裝週熱度之後,一下子把相對高冷的秀台拉到民眾眼前。”帶明星去看秀”頓時成為各家媒體報導的發力點,而且每個人都還有個”時尚特派員”的頭銜,說穿了不過就是媒體藉由明星的噱頭豐富了自己的內容,而明星則利用媒體增加曝光,這種雙方合作達到雙贏的模式在當今的時尚娛樂圈比比皆是。

但明星終究會看膩,對老百姓而言甚至還有一點距離感,再說吧,流量與帶貨能力也不是只有明星才有。當媒體或品牌將觸角伸向以高流量粉絲人數作基礎的網紅們(或說KOL)時,大亂鬥才真正要開始呢。

例如,我身邊每年都要跑時裝週的同事們曾經私下嘲諷過一位時尚部落客,她在大家都離開現場後返回秀場,在頭排座位拍了張照上傳至FB與IG粉絲頁,說自己受到品牌邀請坐在第一排看秀,說那場秀如何如何,怎麼讓自己的時尚魂一下被點燃吧啦吧啦……,而事實是她連秀場可能都未曾進去,或者只是站在後面看到前面人頭竄動。

這位時尚部落客每年都自費飛去米蘭與巴黎看秀,也許真的有爭取到幾張秀票吧,這種為了蹭時裝週熱度而拋開所有顧忌的精神,說真的也不是人人都能拉下臉來做到的,她勇氣可嘉,但手段就稍微粗糙了些。

「問一個比較敏感的問題,妳會自費去看秀嗎?有一些時尚部落客為了打開知名度,不惜自己出資,例如宇宙級時尚部落客金髮莎拉當年就是如此,從此引來各個國際品牌的邀約。不知道妳怎麼看待這件事?」

雖然這個問題在訪問前早就提了訪綱給國際范,我還是很想親眼看到她聽到這個問題時的表情反應。

只見她微微提了一下自己的菱角嘴,輕輕的、略略的一笑,讓氣全從鼻孔裡吐了出來。說不上輕蔑,但也意味深遠了。

「我覺得我不需要自費做這種事,以媒體的身分去時裝週做”真正的”時尚新聞報導才是我去時裝週的目的。我熱愛時尚,熱愛服裝設計,希望帶給關注我的讀者們時裝週第一手訊息,而且是有觀點有系統的薈萃與整理,不是我穿了什麼衣服在街上扭來扭去。」

說到”真正的”三個字時,國際范還舉起雙手比了強調的手勢。

「不過妳知道的,這些”真正的”第一手時裝週資訊也許並不受歡迎,搞不好點擊率或關注度還比不上其他時尚部落客拍一些扭來扭去的影片或者街拍。」

回應她的動作,我也在說到”真正的”三個字時舉起雙手比了強調的手勢。

「總之,我對自費去時裝週的部落客們總感覺有那麼一點其心可誅,他們未必真正關心時裝週的意義,只在乎自己這趟可以消費哪些品牌或名人好墊高自己的價值。這種感覺就好像你花了30~50萬報名參加”歐洲時尚豪華七日遊”,順便開光鍍金。反正國內的粉絲也不懂這其中的角力鬥爭,只看到”啊,時尚部落客好好喔,都可以穿美美的去看秀,好風光好威好狂啊”。」

「重點是,有些人都花了這筆錢去了,還穿得不美。」我平靜的說。

「妳怎麼把我接下來想說的話說出來了?哈哈哈哈……。」國際范又再一次笑到前仰後翻。

「不過這些人沒有功勞也有苦勞,聽說去一趟時裝週大家的行李都是超重的,我想妳一定也是。」

「是啊,5大箱吧,差不多,超重是一定的啦,畢竟妳要為每天的秀場貢獻出不同的街拍照片啊,而且更多時候是要為品牌盛裝打扮。時裝週就是個戰場,外面拼街拍,裡面拼social,一個人是辦不到的,所以通常要有助理,負責扛大大小小的東西,有換穿的衣服、鞋子、包包,甚至沒有隨行攝影師的時候還要扛一台相機。最精簡的工作人數怎麼都要三~四個人,我覺得是最恰當的。尤其現在大家最希望看到即時的東西,秀場流行即看即買,我們就是即出即看。那真的是把人逼死的狀態,每個跑過時裝週的人不管幕前幕後都需要過人的體力,而且會嚴重犧牲睡眠。」

「現在不光是秀場,時裝週的勝負從機場就開始了不是嗎?」我笑說。

「對啊,妳說對了,機場時尚到底是誰發明的啊?偏偏又那麼多人愛看。明星需要發通稿刷一圈娛樂版面我們可以體諒,時尚部落客可能也需要刷自己的版面一次吧,順便做給對手看”姊要出發去米蘭去巴黎看秀了喔”。」

說完,國際范喝了一口咖啡,搖了搖頭。

國際范也許只知道這次的專訪是我們雜誌為時裝週做的一個特別企劃,卻不知道最好的配置其實是被她的眼中釘芙洛拉拿走的。芙洛拉取代明星成為第一個以時尚KOL前進時裝週的時尚特派員,而她只是作為時裝週的老前輩與讀者們分享經驗,僅兩頁的版面而已。我這個苦命的編輯,已經好幾次釋出自己的位置給明星了,這次也因為要出讓給芙洛拉犧牲了。誰叫邀請函就是這麼少又這麼難拿呢?那些掛名編輯由主編帶出去的明星藝人只顧秀自己,稿子還不是只能我來寫,而我卻看不了秀,合理嗎?

人啊,就是江湖之所以會亂的根源。你看不起我,我還不屑你呢。

喝完咖啡搖完頭,她緊接著說:

「現在會把看秀當做榮耀掛在嘴邊說的通常都是剛剛接觸時裝週的菜鳥了。有些人的動態天天充滿為時裝週做準備的短片,一看就知道沒見過什麼世面。雖說時尚資源是大家擠破頭都想去競爭的第一資源,但新鮮感一過,粉絲或部落客本人都會膩的。你瞧,那些一線明星,如果不是品牌代言人或者身為品牌長期贊助的藝人,誰想勞師動眾飛去一趟?往往都是那些二線的去刷存在感,三線的去求曝光,十八線的去蹭街拍罷了。時裝週的本質啊,還是要回到談時尚與設計本身,不然真的很low。」

我不知道怎麼去定義這段話,她說的是現代時尚亂象卻也是目前的趨勢所在,在資源面前,沒有low 或 high,只有拿到手後怎麼去用。是不是能解讀成對競爭者的眼紅,不敢大膽假設,但確實頗有一點酸的滋味。很多同事不懂我為何欣賞國際范,也許就是她那種直言不諱的態度吧,看不慣的憋在心裡很難受,所以不吐不快。

終於來到最後一個問題:「知道妳每年都去時裝週,但今年為何卻缺席了呢?」

「哇,妳終於問到這一題了,我等了好久啊,悶死我了,終於可以說了。」

「小妹不才,要開始做生意人了。年前有投資者找上我,願意幫我成立自己的服裝品牌,籌備了將近一年,秀就在下個月舉辦,到時會給媒體朋友正式的邀請函,要幫忙美言幾句喔! 時尚部落客嘛,真沒準能紅多久,謀一個更適合自己的出路才是長久之計。」

她從包包掏出名片給我,一看,上面的抬頭是”創意總監”。

「因為忙這件事,當然沒時間去時裝週囉,哈哈哈哈。」

我對她點點頭表示明白,嘴巴不停地說恭喜,恭喜。

「很感謝妳今天接受本雜誌的採訪,等文字稿出來,我會先寄一份給你過目。另外我們需要拍幾張照片可以嗎?」

「可以啊,要街拍感嗎?」她笑盈盈的說。

「哈哈哈,有何不可?很切題!」

說完,她已經用風的速度自己走出去咖啡廳門口找景了,作為一名需要在街上扭來扭去的時尚部落客,國際范這信手拈來的氣勢不知道是不是去時裝週訓練的?

凱特謎之音-寫於小說之後


 

相比爭取代言人這種遙不可及的事(其實國外已經有KOL達成了),去時裝週看秀的門檻還是比較有可能跨過去的。但問題來了,怎麼說都需要一張”光明正大”的邀請函不是?不然怎麼炫耀呢?

四大時裝週中,任何品牌舉辦一場秀,關於邀請函的派發與範圍都是被嚴格限制的。不管比例如何分配,最不會被犧牲的永遠是臉上寫著”我就是錢的金主爸爸”—買手們、VVIP與各國經銷商、總代理。

至於大家熟悉的時尚部落客(或明星)他們如何拿到秀票呢?除了搭媒體順風車以”編輯”的身分出席之外,也能靠自己的人氣流量嘗試向品牌申請,但並不保證能拿到(多數是落空的)。而業界一直都流傳紐約、倫敦、米蘭、巴黎這四個城市中,拿到正式邀請函的難易程度依次排名為: 巴黎>米蘭>倫敦>紐約。尤其巴黎,是最難拿到的,因此很多人為了不白走一趟,只好去秀後的showroom拍照,過過乾癮 (反正國內也沒人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至少自己的粉絲們不知道)。

總之,時裝週的八卦永遠比時裝週本週更好看,你說是不是?

國際范勇闖時裝週愛用-雅詩蘭黛‧絕對慾望唇膏


 

推出全新11色,每一支顏色都有著極富巧思的品名,用來呈現女性的多重面貌。

#315謬思女神》 國際范說誰不想成為街拍攝影師眼中的謬思?女神?所以她將#315帶入了時裝週的穿搭中,讓它成為替自已增添魅力的顏色。

RELATED POST


BRAND: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