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星座愛情故事_雙魚座| 活得很清醒的公主

STORY
一個愛情故事,一位人物介紹,一部電影推薦。是我給這個寫作課題的三個方向。每個月,屬於你的星座月剛開始的那一天,這篇文章就會刊登。2.19-3.20雙魚月,祝福雙魚們生日快樂!

每個認識雙魚座的人都覺得

身邊的這一條不符合雙魚的特質,

因此雙魚座的口碑一直是飄忽不定的。

”愛幻想”背後的意義是”擅長思考”,

所以雙魚容易抓住問題的本質,

直接給出答案。

無論他們感覺多麼夢幻,

內心深處其實理性無比,

擅長用多重視角來看待這個世界。

而雙魚如果要成為一條好魚,

所需的東西很簡單,

就是”事業”。

事業將決定這條魚

是一條生龍活虎的好魚,

還是兩眼空洞翻出肚皮的死魚。

/ 1 /

直到現在,方歆艾才懂得羡慕17歲的自己。那時的自己容易感動,渴望浪漫愛情故事,情感如蓄滿電的手機一樣不怕耗損,而世界有著日本純愛電影中的清新色系,像葉子上的朝露,隨著陽光照射慢慢蒸發,讓空氣裡的濕度來到恰好的溫潤。即便偶爾需要假裝深沈,卻也僅僅只是假裝。

但現在呢?

她坐在城裡最貴的宴會廳裡,身旁是一群平時沒事不聯絡就不會有交集的同學朋友,吃著精緻的菜餚,說著冠冕堂皇的客套話。

「一桌要花多少錢呢?」這是她進入會場後一直糾結的問題。

原來那個17歲的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消失了。直到某時某天的現在,當方歆艾發現對愛情的嚮往已經排在工作、賺錢、睡覺之後,才恍然大悟對乾燥到能起靜電的人生發出一點”不該如此”的感慨。

「我怎麼這樣呢?好歹這麼隆重昂貴的喜宴也是新人們對愛情的一種示意吧。像在對眾人宣告:『瞧,我們的婚姻也會像這場喜宴一樣熱鬧幸福。』」方歆艾一邊想著一邊回敬隔壁遞來紅酒杯的大學同學一臉皮笑肉不笑,順勢,將杯裡的酒一飲而盡。

喜宴,像廟會一樣進行著。怕是再高貴的場合,都敵不過俗不可耐的晒恩愛,尤其害怕二次環節中,新人們為表達愛而拿出來的才藝,例如:跳探戈。隆重的婚禮秒變《中國達人秀》,這種安排也算給賓客開眼界吧。

「我不是故意這麼酸的。」但是,就像開始擔心胸部下垂一樣,被污染過的思維方式註定再也無法納入粉紅少女心當中,抓準時機跳出來唱唱反調,不過只是人之常情。

所以,當新郎新娘一起倒香檳塔的時候,方歆艾想的是拿Moet&Chandon來充胖子我會心疼;當發現每個座位上的客人都有一套JO MALONE香氛蠟燭時,又忍不住想有錢就是任性,送個金莎巧克力不就好了送什麼JO MALONE;拍照背板上用霓虹燈管做出的愛心和新郎新娘英文名縮寫,比元宵節主花燈還醜。

真讓人感到絕望。

相比起婚宴的荒腔走板,失去跳動的少女心才最無藥可救。方歆艾穿著一襲出門前還覺得看起來成熟華美的祖母綠緞面長洋裝,一番內心波動後卻讓她覺得將就、不合時宜、老氣沉沉。當在場的人都在為接捧花狂歡尖叫時,她對無動於衷的自己感到痛心疾首。

「妳要去哪裡?他們待會兒就要過來敬酒了。」

隔壁的同學似乎一整晚都沒有放下手中的酒杯,想必正在實踐”這麼好的紅酒喝個三瓶就能把禮金喝回來”的鴻圖壯志,真虧他能毫無顧忌的說出口,但也就是這份毫無顧忌讓方歆艾覺得既真實又噁心。

「我去一下洗手間馬上回來。」雖然”喝你的酒吧,少廢話”才是方歆艾真正想說的,但她起碼知道基礎社交禮儀就是彼此尊重,互不干涉。

宴會廳的洗手間佈置的像裝潢展示空間,讓幾個女孩流連於此拿著手機不停地彼此互拍。方歆艾看著覺得有趣,於是說:「需要我幫你們拍嗎?」女孩們樂了,輪流把手機拿給她。

儘管是舉手之勞,也讓她覺得比起婚宴中的一切,此刻輕鬆許多。之後,她拿出包裡的粉盒、口紅補妝。那只珊瑚橘的唇膏不偏粉不偏紅,霧面絲絨質地是她為了襯托身上這件緞面祖母綠而挑的顏色。

「不能是水嫩的光澤感,這樣對緞面絲綢而言容易顯得太過輕挑,失去柔和的溫婉了。」母親從小教她打扮,教她在細節處下功夫,以致於即便沒有人會真的把衣服的內裡翻出來看,她也要求平整。

她是父母在年近40歲後才盼來的獨生女,寵是理所當然的,但驕縱卻是母親不允許的。方歆艾了解母親從小在細節要求嚴格的理由,是因為有父親對她的放縱與溺愛,但父老子幼的隱憂便是,當妳還未成長到足以獨當一面時,他們便開始凋零。如果可以,誰不想多捧捧手心上的小公主好幾年,但一次心肌梗塞發作後世界便就此不同。

父親過世的這幾年,母親的精神世界逐漸分崩離析。從忘記一點點事到什麼都不記得,只用了兩年的時間。

方歆艾補完妝走出洗手間,搭上扶梯直接往飯店的門口走去。看看時間也差不多要回去跟看護交接了,因此她並不打算待到喜宴結束,更何況現在出去搭車也比散場時清淨些。

「方小姐,您有東西忘記帶走了。」

距離大門約莫十步距離時,她被後頭陌生的聲音叫住。轉過身看,是一位個子瘦高的年輕人,合身黑色西裝敞開著,少掉領帶的襯衫開了兩顆扣,短髮沒有抓得太過刻意,迎面而來一股清朗少年氣,樣子頗令人意外。

方歆艾並不認識他,卻因為年輕人太讓人有好感而不由自主對他露出了微笑。

果然,顏值即正義。

「就算要提早走也該把謝禮帶走吧?不然是不是顯得太不厚道?」清朗少年在她面前晃了晃JO MALONE的小紙袋,遞了過去。

「你是…….?」

「我是女方招待之一」

「可我是男方親友耶……」

「我知道,但妳來參加前男友婚禮這件事已經在我們這邊傳開了,所以大家都知道妳…….」

方歆艾一聽,不由得笑了出來。

「妳別誤會,我不是故意來取笑妳的。相反地,我覺得妳很酷。」

「很酷?哪裡酷?我都想提早閃人了。」

「妳看起來沒有很難過。」

「你又不是我你怎麼知道我不難過?」

「所以妳其實………很難過?」

清朗少年的問題令方歆艾哭笑不得。在前男友的婚禮上,有一個陌生人問她難不難過,如此荒謬的事情跟她決定來參加婚禮一樣不可理喻。

「我不知道這樣說好不好,但這件事情我好像沒必要告訴你,對吧?」

「確實沒必要,請原諒我的莽撞。既然妳要離開了,不然我送妳出去吧?」

「送我沒問題,但你是…..誰呢?」

「我是新娘的弟弟,今天的招待。」

「我是新郎的前女友,今天的……嗯,你已經知道了。」

「我叫張皓然。」

「我叫方歆艾,嗯…..你也已經知道了。」

握手時,方歆艾發現清朗少年原來笑起來會露出嘴角一顆小虎牙。

「多可愛的孩子啊。」她想著。

 

 

/ 2 /

如果說那場前男友的婚禮讓方歆艾羨慕起17歲的自己,那麼張皓然的出現就是讓17歲的自己具體成形的開始。在現實令人疲憊的時候,比如母親的病、經濟壓力、工作偶遇的低潮、人際關係的疏離與勢利……等等間接打擊之後,張皓然的愛慕之情對方歆艾來說就如同旱地裡的一場雨。

她感覺自己回到了朝露被暖陽蒸發的溫潤中,笑容可掬。

但她對誰都沒有承認自己正跟一個年紀小她13歲的男孩談戀愛。兩年當中,他們一個月只見面一次,多半靠line維持聯繫。

婚禮那晚,送她走的時候互留了聯絡方式。原本以為僅僅是基於禮貌的舉動,卻在隔天收到他稍來一句沒有頭緒的問候。

-很美。

-什麼東西很美?

-昨天你穿的那件綠色洋裝很美。

-沒有覺得死氣沈沈嗎?

-喔,原來這就是你的用意。

-對,是我的祝福。

方歆艾不只一次問自己為何不討厭張皓然,或者說,為什麼平常很反感的搭訕方式換成張皓然做的時候就一切合理化?

還是因為”顏”吧。

張皓然像17歲女生會忍不住偷看的隔壁班男孩,籃球打得好,感覺書隨便念念就成學霸,那種氣質乾乾淨淨卻又帶點不成熟傲氣的校草。用日本人的詞來形容就是”初戀顏”,陽光、治癒、少年感。

五官不算特別好看,眼皮還單單的,但眉骨連接到鼻樑這一帶弧線挺拔,不笑的時候,整體稍嫌冷峻。好比寒流來時的清晨,不小心起了早,意外吸入第一口清新又寒入五臟六腑的氣息,讓人頓時腦袋清醒。而笑起來時,頑皮的小虎牙和彎彎的雙眼,又在極大程度上削減了這種冷峻,變得溫暖又親切。

20歲的時候可能還帶點稚嫩的嬰兒肥,但少年的成長就在轉瞬間。兩年的時間過去,眉宇之間忽然多了一點凝重,少年感和男人味兩種互相矛盾的東西忽然像有著特別的默契一般,併發出了令人驚喜的和諧。

張皓然是個有趣的人,不管是與他同年紀的男孩相比,還是與方歆艾同齡的男人相比。了解他的家世背景之後,更覺難得。在他意氣風發的少年感背後,有著傳統家庭對於獨子的約束,那是他的底線,所以他調皮但不痞氣,聰明但不狡猾,灑脫但略帶嚴謹。既嚮往自由,卻又同時知道自己的責任歸屬,這樣的心境,偶爾與方歆艾的立場不謀而合,很容易就惺惺相惜了起來。

-如果想繼承我爸的家業,怕現在這樣是不夠的。

-所以你該替畢業後打算打算了

雖未曾跟誰提及與張皓然的一切,但方歆艾心中卻是知根知底的。很多事情避免去談未必等於問題就不存在,每個夜深人靜的夜裡,安撫母親入睡後,她打開電腦把該在公司加班做完的工作繼續時,依然不免要想到如何讓這樣的感情得到最好的緩解。心情好的時候心存僥倖,心情糟的時候恨不得此刻就恩斷義絕,但這些起起伏伏,只要天一亮,面對撲面而來的現實時,生活鹹澀的滋味就讓她覺得一切都不構成煩惱了。

方歆艾拒絕承認自己是”需要被愛情眷顧”的女人,但又不得不承認,人的安全感大多並不來自於愛情。能夠被自己牢牢抓在手上的那些安全感例如工作、金錢、客戶關係、母親穩定的病情……等等,看著才更像能夠替自己擋風遮雨的依靠。所以,她經常感動於張皓然對她情感投入上的直言不諱,卻無法等比回饋。比起“緣份”,她更相信“13歲的距離才是事情的關鍵”。

有一點是她絕對不想知道的,那些來自跟張皓然年紀一樣大的女孩對他愛慕的眼光,經常毫無預警就讓她的盔甲全面撤防。她可以感覺自己的背脊在發涼,卻又不得不昂首闊步繼續向前走。

那個被父親當做公主富養的女孩,在他走後這些年,已不知不覺成長為一個世故的女人。

 

/ 3 /

別人的人生也許只有一次17歲,但對於方歆艾而言,張皓然給她的第二次17歲比第一次更加美好而深刻。第一次的時候來不及好好說再見,倏忽就遠去的17歲,這次終於可以好好告別。

-如果我現在才17歲,你一定是我掛念在心裡可遠觀不敢褻玩的學長。

-幹嘛突然說這些?

-可惜我這輩子已經沒有機會為了看你打籃球而翹課了。

-你到底想幹嘛?

-這個週末吧,提前幫你餞行?

-好呀,在那兒?

-我家。下廚做頓好吃的送你。

-17歲的女生廚藝應該不會太好。

-少廢話!晚上6點準時啊。地址我等一下發給你。

把張皓然請到家裡來是方歆艾想過最好的告別。很多事情,與其避重就輕的說,不如真實看它一回。

週末,差不多做好飯後,她幫母親洗了澡,換上她還沒失去記憶前最喜歡的一套裙子,撲了些粉,擦了潤色唇膏,特地在鏡子前面才幫她戴上珍珠耳環與項鍊。

「漂亮嗎?今天晚上要來的客人對我很重要喔,媽媽應該也想見他了吧?」

母親似懂非懂,只是微笑。

張皓然如期準時赴約,手裡捧了一束桔梗翩然而至。方歆艾曾想過,如果有一個男人,好不容易讓她下定決心請到家裡來了,而他卻帶上一籃水果或是一盒雞精來訪,無論如何,她都會後悔自己請了這個男人。

清朗少年果然沒讓她失望。

她領他至母親面前蹲下說:「媽,他叫張皓然。弓長張,白告皓,想當然的然。」

「伯母你好,我是張皓然。」

方歆艾起身去拿花瓶想把手上的桔梗放好,暗示張皓然可以隨意坐坐。只見他輕輕坐在旁邊,張著小鹿般好奇的眼睛一起跟母親看著她忙進忙出。

晚餐進行的很愉快,他們聊了很多關於方歆艾父母的往事,家中的趣事,還翻了翻她小時的照片,父親親手整理的,關於她的成長,那些成冊成冊的相本。

直到母親略有倦意,她將她安置好入睡後,他們才有了獨處的時間。

「不知道你媽怎麼看我?」

「她會說,多好的孩子啊,遇見這麼好的孩子就會希望他前程遠大,未來一片光明。」

「這也是妳的希望嗎?」

頭一回,她在張皓然的懷裡失聲痛哭,因為她終於知道,會痛的17歲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而最好的愛情,就是曾經擁有過。

雙魚男代表人物-Steve Jobs 史蒂芬‧賈柏斯


 

沒有人會否認賈柏斯用科技改變了我們的生活,但我更想說的是在他的聰明才智之下,這個人的底色其實是”洞察人性”。

也許你要反對,賈柏斯素以沒人性著稱,所有曾經在他底下工作過的人都說他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混蛋。如果你對洞察人性僅僅著眼於人與人之間的相處,那麼註定你跟賈柏斯相差100個太陽系的距離。

他的所有”發明”都是基於對人性的洞察,因此劃時代的i-pod改變了人們對隨身聽的想像,他的產品在令人驚喜之餘,能真正做到貼近人性的需求。(如果雙魚男能將幻想轉變成思考,落實於行動,將對人性的透徹用於事業,真的沒有你們賺不到的錢。)

這就是賈柏斯與他的競爭者最大的區別。

毋庸置疑,這個善於洞察人性的雙魚男改變了世界三次(重新定義了音樂、手機、電腦)並且創造了迄今為止最偉大的公司。但追求完美的性格與偏執,也註定他成為人人眼中的渣男。

所以才說,雙魚座的口碑一直是飄忽不定的啊。

而偉大的雙魚男幾乎都能改變世界,例如愛因斯坦也是。

雙魚女代表電影-第凡內早餐


 

雖然這是一部1961年的電影,但這部電影中所代表的世界觀其實與我們現在所處的社會並無差別。1961年《第凡內早餐》的霍莉只是比1998年《慾望城市》的凱莉早37年來紐約尋找名牌與愛情-這兩樣女孩最喜歡的東西罷了,到了2018年,女孩喜歡的東西依然沒變。

雙魚女絕對是物質的,但他們的外表與所作所為絕對不會直接跟拜金掛勾。這就是片中的霍莉,天真的、頹廢的、邋遢的、時尚的、迷人的、優雅的、輕佻的、貪慕虛榮的,有一點愛幻想,口口聲聲說不相信真愛,最後卻依然被愛情打動。

是的,我說的是被”愛情”打動。雙魚女的浪漫在於忠於”愛情”,而非”某個人”。

用現代的眼光來看,許多人看完《第凡內早餐》之後第一個感想是失望,甚至會覺得赫本的演技太過做作。卻忘記了,這原本就是一個極為做作的女人所做的所有做作的事情的總合,因此,赫本的表演無疑是成功的。

再來說說形象。雙魚女的形象大多是清純的綠茶,但絕對有成為婊的實力(取決於你怎麼對待她)。只要不被她們傷害過或傷害她們,我們多數愛這個綠茶愛得要死,覺得他們可愛又善良。所以儘管片中的交際花霍莉從不掩飾自己的虛榮,周旋在各種男人之間,她依然美麗獨立如同清晨站在蒂芬妮店外吃著可頌喝著咖啡的女子,一點讓人想歪的念頭也沒有。

雙魚女追求的永遠是金錢與愛情的完美結合,但落在現實中,多數的雙魚女只能擇其一,因為忠於愛情,本身就是容易令人失望的。而她們要的那種永恆不滅的真愛,絕大多數的男人給得了一時,給不了一世。

因此,60年代的霍莉有可能還覺得釣個金龜婿能同時滿足物質與愛情,但她要是穿越到現代,一定比任何女人都更早明白,錢我可以自己賺,你給我愛情就好了。

安全感這個婦科病,

雙魚女恰恰是高危險群。

-凱特謎之音

RELATED POST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