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星座愛情故事_射手座| 答應我,專心談場戀愛就好了

STORY
一個愛情故事,一位人物介紹,一部電影推薦。是我給這個寫作課題的三個方向。每個月,屬於你的星座月剛開始的那一天,這篇文章就會刊登。11.23-12.22射手月,祝福大射手們生日快樂!

很難想像,

在天蠍與魔羯兩個極穩定的星座間,

會出現十二星座中最不羈的存在。

射手一定是造物主手中的意外,

所以連祂自己都不甚了解,

但到底是個傑作。

一生熱愛自由,

可大多數人的家裡都沒有草原。

驕傲程度超越獅子,

腦洞程度秒殺水瓶;

理性起來連處女座都害怕,

腹黑絕情讓天蠍都甘拜下風。

只是為何通通沒有?

不為什麼,單純因為………懶。

千萬不要考驗射手的耐性,

因為你永遠趕不上他厭倦你的速度。

如果從一開始就知道妳始終要走,那就專心談場戀愛好了。

 

/ 1 /

徐磊問小雪:「小雪是妳的本名嗎?」

小雪說:「對啊,是我的本名,姥姥取的。因為出生那天正好是二十四節氣的『小雪』,所以就叫做小雪了。很隨性吧,我姥姥就是這樣的人。」

徐磊點點頭,心想:「妳姥姥應該很早就知道妳像雪一樣吧?來之前沒有預兆,來以後讓人驚喜,只是誰也別妄想佔有一片結晶體。」

當然,這些都是徐磊後來的領悟。

因為小雪對他說「我對你一見鍾情」時,他其實差點被口中的可樂嗆到。

經過整個冬季的埋伏,墾丁從四月開始騷動了,這是他跟小雪相遇的地方。那年他26歲,來墾丁住下剛好滿三年。小雪23歲,是個ABC,姥姥那一代是台美斷交那年急忙移民的外省人。小雪曾經跟著爸媽回來過台灣幾次,大學畢業這年暑假趁著空檔,終於甩開父母的約束,吆喝了幾個朋友打算把台灣玩遍,行程來到最南端竟擱淺了,原因其實非常簡單,墾丁夠自由也夠墮落。

「墮落?妳是中文不好吧?用墮落來形容墾丁。」徐磊說。

「你不懂啦,當你在父母面前假正經23年之後,能夠像現在這樣無拘無束的玩都叫做墮落了。」說完,小雪脫掉罩在比基尼外面的T恤,因動作太突然,害徐磊慌慌張張趕緊移開目光。

「下水嗎?石頭。今天看誰游得遠!」逆光的小雪被太陽吃掉太多線條依然凹凸有緻。

「瘋ㄚ頭。」徐磊心理咕噥一聲,卻非常喜歡她叫他石頭。

「你的ㄌㄟˇ是哪個ㄌㄟˇ啊?」「光明磊落的磊。」「三顆石頭的那個磊嗎?」「對,三石磊。」

「那我以後叫你石頭吧,石頭比較可愛。」小雪的笑有一種純真,藏不住秘密,有什麼想法一定要說出來的那種純真。

這是第一次,有人幫徐磊取外號。

 

 

/ 2 /

小雪用墮落形容墾丁也許是對的。

徐磊想起自己連夜逃到這裡的經過,想起了母親。癌末的花費太大了,他不得不休學開始工作。只是一個肄業的大學生哪能找到什麼好工作?能夠短時間獲取大量金錢的手段,不外乎是遊走犯罪邊緣的勾當。

窮人家的孩子一生不知道要面對魔鬼說多少次”不”才能遠離誘惑。

徐磊僅僅一次妥協就出意外了。台語裡說的「走路」,就是他來到墾丁的原因。這裡藏著墮落過的人,即將墮落的人,以及尋找墮落的人。

“走路”半年後,母親病逝。沒有喪禮,他領了骨灰回到墾丁,灑在國境之南的海裡。

所以當小雪問他「石頭,你的夢想是什麼呀?」的時候,徐磊感到一股沒來由的酸澀。

「你一定覺得夢想兩個字從我們這種國外長大的千金小姐口中說出來很可笑對吧?為什麼要有這種偏見呢?可是石頭啊,我就是喜歡你有這種偏見。」小雪看著他說:「看著我,石頭,看我的眼睛,知道我為什麼喜歡你嗎?」

徐磊搖頭,根本也沒看她。

「我知道你們在我背後怎麼形容,那個…..”行走的賀爾蒙”。就當做是一種讚美吧,說我長得漂亮的意思。民宿裡所有男生知道我們從外地來都好奇的不得了,只有你,你怎麼也不屑我們。因此我跟朋友說,徐磊太酷了,我一定要追到他。」

「然後妳跟民宿老闆說要打工度假,好整天黏在我屁股後頭?妳怎麼就這麼有把握我一定會愛上妳?」徐磊沒好氣的說。

「那你怎麼就這麼有把握你不會愛上我?」小雪飛快的接話。

一時間,徐磊不知道怎麼鬥,急忙說:「”矜持”兩個中文字會不會寫啊?」

「不會寫。」小雪再次飛快的接話。

「妳對每個人都這樣嗎?」「都怎樣?」「都……好了好了不跟妳說了。我要去清理泳池。」「我也要去!」「隨便妳。」

可能是徐磊太高了,小雪站起來只到他的肩膀。來墾丁一週,原本雪一般的肌膚已經鍍上一層金黃,比基尼的印兒格外清楚,在T恤寬大的領口中忽隱忽現。

「墾丁的太陽很毒的,妳擦防曬了沒?」徐磊故意漫不經心地問。

「啊,今天忘記了。有的話那你幫我擦吧。」小雪抬頭看他,額頭幾顆汗珠沿著側臉弧線滑下。濕亮、飽滿、透著光,有點可愛的一張臉。

「神經病。」說完,徐磊邁開步伐大步大步連奔帶走,小雪在他背後喊著「等等我啊」以至於看不見他嘴角泛起的微笑。

 

 

/ 3 /

小雪當然知道自己為何對徐磊情有獨鍾,一向對獻殷勤沒有好感的她,從小就在應付各式各樣的假惺惺。父母為了彼此的家族事業而婚嫁,生下她和弟弟之後就各自生活。由姥姥帶大的她,清清楚楚知道他們只是在扮演恩愛的夫妻,負責的爸媽,好讓很多事情可以正常運作下去。

任何像她這樣年紀的女孩都活潑可愛,只有姥姥懂她略顯浮誇的嗨之下有顆冷淡的心。總是一語不發過來摸摸她的頭,給她一個軟軟的擁抱。 媽媽不知道她愛吃什麼,有什麼樣的青春期煩惱,但姥姥摸得清楚。

小雪跟姥姥一樣,善於發現別人的優點,和睦又善良,卻也能像懂得自己一樣發現別人內心的脆弱。

她了解徐磊眼中的憂鬱與放棄,因為懂得,所以靠近。

徐磊越是不想理她,越是讓她好奇。

「你知道我只是來玩的吧,但你要待在這裡一輩子嗎?」小雪吸了一口手搖飲料,她最近愛上檸檬冬瓜,覺得像姥姥親手釀的桂花烏梅湯,有種懷舊的滋味。

徐磊沒有說話,一口一口喝著手中的可樂,玻璃瓶裝,冰的很凍很凍很消暑。

「你知不知道可樂原本是一種藥,用來解頭痛腦熱的。」小雪說。

「那妳知不知道我為何愛喝可樂?」

「不知道。」

「就是因為你成天嘰嘰喳喳在我耳邊一直說話,我頭昏腦脹,所以需要喝藥。」

「哈哈哈哈哈哈~石頭…….哈哈哈哈哈~」

「笑屁啊,神經病,有什麼好笑的?」徐磊被小雪的笑感染了,也牽動了嘴角。

「別人說可能不好笑,但你說就特別好笑。哈哈哈哈~我肚子好痛,哈哈哈哈…….」小雪笑到把整個身子都攤在徐磊的側身,頭倚著他的肩膀,他沒有排斥,這一點,讓小雪覺得有點甜蜜。

「如果你不打算待在這裡一輩子,要不要跟我走?」檸檬冬瓜被小雪吸到最後,發出了簌簌的聲響。

「這不都該是男人說的話嗎?」徐磊也喝下了最後一口可樂。

「所以你說我多勇敢啊!」

「妳不是勇敢,妳是蠢。」說完,徐磊推開了倚在肩膀上的小雪的頭,起身。

「妳喜歡的是當下的快樂和新鮮感,而我只是一個無足輕重的玩伴,如果遲早都要散伙,我覺得我們還是不要開始比較好。」

半响,小雪都沒有發出聲音。徐磊蹲下身看,只見她臉頰默默掛著兩行淚。

「哭什麼啊?」徐磊慌慌張張取下綁在頭上的汗巾想幫小雪擦去眼淚,卻又忽然意識到汗巾可能很髒而停下了手。

「哭你很壞,你很壞……。」眼淚怕是止不住了,小雪掩面大哭了起來。徐磊將她輕輕攬進懷裡,才發現,小雪比自己想像的還要柔軟脆弱。

「妳很奇怪ㄟ,又哭又笑的,以後我都不要說話了。」

高傲的徐磊,自卑的徐磊,不會哄人的徐磊,此刻把小雪抱在懷裡的徐磊,就是讓她一見鍾情的徐磊。

 

 

/ 4 /

墾丁的夏天很長,看似沒有盡頭,卻也來到結束的時候。小雪離開那天,意外下起大雨,街道遊客三三兩兩、稀稀落落。空氣裡,涼意像薄荷糖,讓徐磊的思路不再混沌未明。他開著向民宿老闆借來的車,送小雪去枋寮車站。

「這首歌是不是原來不是這麼唱的?」小雪問。「我聽過的版本不是這樣。」

「可能吧,我也不知道。隨便找的。」

「隨便找的?這首歌就在你手機裡面怎麼可能是隨便找的?……2013還你自由版,那我聽過的是哪一年的版本啊?」

「聽就好了嘛,你很囉嗦耶,影響我開車。」

「石頭,我說你脾氣最好改一改,否則除了我沒有女生會喜歡你的。」

「是啊,對啦,你離開後最好不要太想我。」

「如果我很想你呢?」

「那就……聽這首歌吧。」

徐磊彎進了車站,先讓小雪在站口淋不到雨的地方下車,然後找了處空地停好車,撐著傘將她的行李一起帶過去。小雪此時已將去台東的車票買好,望著遠處走來越來越靠近她的徐磊,不禁露出笑容。

「笑屁啊?怪裡怪氣的。」

「笑我此刻終於開始厭倦你了啊。」

「那太可惜了,我正好開始有點喜歡妳了呢。」

小雪曾想過,徐磊一把將她抱住,在眉心和唇間輕輕一啄,可這個念頭終究是幻想,他只是目送她,直到火車駛離車站再也看不見。

「如果從一開始就知道我始終要走,為何不專心談場戀愛就好了?」

這是小雪一直想問,卻從來沒有說出口的問題。

√ 射手男代表人物-五月天 阿信


曾經跟朋友討論過,為何五月天阿信能在一代換過一代的年輕人心中霸佔20年天團首腦地位?結論是「青春」。你瞧,他20年間無論怎麼變都始終維持二次元的髮型,寫的歌永遠在歌頌:夢想、愛、自由。除了年紀(與身材)來到中年,其餘一切跟中年一點關係也沒有。五月天在阿信的帶領下就是熱血青春的最佳代言。

射手男的特質在阿信身上被發揮的淋漓盡致。所有男人在混跡社會打滾攀爬一路來到中年後,往往都帶著些許老人臭(愛炫耀愛臭屁愛講道理),只有射手男還保有赤子之心,這份純真是射手男最難能可貴的地方,沒有過35歲你根本不會發現。

所以不用懷疑他何以還在歌頌青春,畢竟,唱著能感動年輕人的歌,往往只有先感動自己,才能感動他人。夢想、愛、自由對射手男來說就是核心價值,說是他的創作信仰也不為過。

想了解射手男的愛情觀?絕對要聽阿信的《溫柔》。他在每場演唱會都用深情的口白唱著:『如果有一天,你對我說你要離開我,我不會強求也不會再挽留。因為,我所能給你 最美、最好、最多、也是最後的溫柔。我希望你,安靜的聽我對你說,這最後一句:我給你自由,我給你自由,我給你全部全部全部自由。』

射手座的人理想主義色彩濃厚,喜歡意識流,任何時刻都在天馬行空的瞎想。因為思考如此豐富,所以胡適寫了《中國哲學史大綱》,恩格斯&馬克思合著了《資本論》,卡內基寫了《人性的弱點》。工作可能是他們唯一願意正經對待的事情,其他都是能放就放,能浪就浪。

此外,射手男一旦進入婚姻,就是史上最愛晒恩愛的男人了,沒有之一。

雖然走入婚姻對他們來說似乎有點難。

√ 射手女電影代表-愛在黎明破曉前


不知道茱莉‧蝶兒在《愛在黎明破曉前》是否為本色出演,如果是,那麼射手座的她絕對是將劇中的Celine與真實的自己重疊了。

首先,射手女都是外貌協會會員(畢竟這也是盛產美女的星座之一)。不是要那種公認的帥哥,而是在這個人身上是否有令自己怦然心動的”點”,如果沒有,無論你如何甜言蜜語她們都不屑。

《愛在黎明破曉前》的經典台詞非常多,當然,這是一部用台詞串起劇情的電影,如果台詞不優秀,還看屁啊,喔,不,我是說就無法成為文藝青年心中的愛情聖典。

劇中有句經典台詞是這麼說的:「I like to feel his eyes on me when i look away. 我喜歡我望向別處時,他望向我的目光。」

這句話正是我心中射手女的最佳愛情心理寫照。射手女不喜歡太過直接的告白,也厭倦唾手可得的愛情。她們一生都在追逐想愛而不可得的人,並沈溺在追逐的狂喜狂悲當中。

一見鍾情發生在射手女身上根本不用覺得驚訝,那是她們的日常(泰勒絲Taylor Swift點頭表示認同)。

電影中Celine這麼描述對Jesse的一見鍾情:「他太迷人了,我情不自禁。在餐車上,他開始談到童年時他看到祖母的靈魂,我想這就是我愛上他的時候。這些小男孩的想法與美麗的夢想,抓住了我的心。」

是的,這就是射手女。

跟射手座在一起,

不是笑得合不攏嘴,

就是開心的合不攏腿。

-凱特謎之音

RELATED POST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