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星座愛情故事_牡羊座| 確認過眼神,你就是我喜歡的人

STORY
一個愛情故事,一位人物介紹,一部電影推薦。是我給這個寫作課題的三個方向。每個月,屬於你的星座月剛開始的那一天,這篇文章就會刊登。3.21-4.20牡羊月,祝福牡羊們生日快樂!

世事洞明千萬次,

不如出手快狠準。

所有對牡羊座的形容都與熱情或勇氣有關,

沒有千絲萬縷的猶豫過程,

是一個說上就能直接衝過去的鬥士。

喜歡征服也享受被征服的過程

是牡羊戀愛的主旋律,

他們崇拜比自己強大的人,

彷彿透過崇拜這場儀式,

才能完成自我救贖。

仰視令他們愛欲爆發,

他們甚至從第一眼就能辨別

誰是那個能讓他們久久不能自已的人。

所以牡羊總是任性地說:

「不能一見鍾情,就不必培養感情。」

如果你遇到一個從沒談過戀愛的牡羊,

要注意更要珍惜,

因為這可能是他們最好的時候。

/ / 迴避型依戀人格

 

嘿,親愛的,你聽過一種性取向叫做lithromantic嗎?

有這種性取向的人很奇怪,會在對某個人產生好感後,發現對方對他也有相同感情時,反過來討厭這種好感,甚至不再喜歡這個人。

很奇怪吧,喜歡的人也喜歡你是多麼開心的一件事,但有人就是這麼難搞。

學術上沒有把這樣的性格歸於任何一種理論系統,他們給了一個詞叫做「迴避型依戀人格」,有這種人格的人純粹喜歡單戀,卻在某種程度上嚮往愛情。

如果你不愛我,我將會一直愛你。

嘿,親愛的,你是不是看穿了我性格中內建的lithromantic,所以才離開了我?

 

 

/ / 一切始於眼神確認

 

敏敏又做了那個惡夢,她夢見自己病死在公寓,養的貓正在啃食她的肉身,那一幕,經常就是她驚嚇起身的瞬間。

「科學一點,貓不會淪落到需要啃食妳的屍體。」阿好白了敏敏一眼。阿好是敏敏的同事兼情緒垃圾桶,雖然她自己本身也不太願意。

「我覺得妳說的並沒有比較科學,因為妳用了”淪落”兩個字,對,貓是神,我是奴。」說完,敏敏站起來順便把報價單一把拋過去給了對面的阿好。

她想起小時候阿娘帶她和姊姊去算命。那時姊姊生了一場怎麼都醫治不好的怪病,免疫系統的破壞,讓一個小身軀不停折磨全家。阿娘無計可施,只好求助神婆。

「妳這個女兒沒事,歷劫過後可以重生的,將來是富貴身。倒是那個小的……,」神婆舉起她布滿斑點,枯乾如朽木的手指了指敏敏:「她,不好說,如果是命,是孤獨殘廢的身,命犯孤鸞煞啊。」

敏敏對這番話沒有記憶,是母親後來打趣說的。她信了神婆說姊姊的病能治好,卻對孤鸞煞一翻兩瞪眼,日後當成笑話來說。

可敏敏懂事後卻很介意,長大想再去找神婆,卻再也找不到那幽暗公寓中通往最底戶的甬道。那甬道像一道深喉,吞噬了她的命運便不知去向。

「妳說我現在連個像樣的約會對象都沒有是不是真的命犯孤鸞煞啊?」敏敏一邊敲著鍵盤一邊問阿好。

「我的大小姐啊,能別再說這個故事了嗎?我都聽八百遍了。妳的問題在於妳忘不了前男友,妳是命犯前任煞,才不是什麼孤鸞煞。這是因果關係,是科學好不好,大姊。有忘不了的人,才有約不了的會。」阿好再次白眼。

「對,妳最科學,妳全家都很科學!」

阿好說的並沒有錯。

張敏敏並非無會可約,而是前任的影響太深,意義太重,誰拿來跟他一比,都變得索然無味。有那些雞肋般的約會又如何?棄了也不可惜。

敏敏太了解了,她喜歡仰望和追逐自己得不到的東西,越是勾不著越是喜歡,越是想要。眼神一旦確認,就要拿到手。過程不怕苦,她有的是努力可以浪費,但這個結果是什麼?

是在愛情裡無法接受自己真心付出過的人最後要說分手這件事!

「還記得前任是怎麼虐妳的嗎?」有一次下班去居酒屋吃烤串喝燒酒時阿好問她。

阿好向來不喜歡打聽別人私事八卦,都是敏敏自己大嘴巴愛說給她聽。這是唯一一次她主動開口問。

「妳要聽鉅細靡遺的還是簡明扼要的?」

阿好搖了搖燒酒瓶子說:「如果妳願意請我再喝兩壺,那鉅細靡遺我也是可以的啦。」

那一晚,前任的故事用掉了五個燒酒瓶子,敏敏頭一次發現,其實所有的虐都只因為有恃無恐,一個人打從心裡知道妳不會離開他,說什麼都要巴著他的時候,妳就是他最穩固的底牌,除非他不要了。

本以為是自己確認過眼神的人,到頭來,人家也早早從妳的眼神中看出端倪。是一個永遠不離不棄的小主兒啊,是一個無論怎麼胡做非為只要她還愛你、仰視你,就肯定不會離開的小妞兒啊。

「我呸!」

這是她們那晚的結論。

 

 

/ / 當幻想變成現實

 

敏敏前腳才剛進公司,後腳就抓著阿好衝進電梯。這種風風火火的速度換成別人可能來不及反應,但阿好這些年已經習慣,手裡的三明治還能一邊抓拿著吃。

「我跟妳說啊……」意識到電梯還有其他人,敏敏停頓了一下:「下樓再說。」

阿好看著敏敏的表情一時忍俊不禁,差點給生菜葉子嗆著了喉嚨。一出電梯,敏敏便說:

「我覺得我這個人好奇怪啊,妳還記得上週我們分公司來的建築設計師嗎?」

「哪個?來了好幾個不是?」

「吼~就我看對眼的那個,號稱內湖明水路宋仲基。他昨晚約了我晚餐。」

「很好啊,祝你跟明水路宋仲基有情人終成眷屬。」

「眷屬你媽啦,好好聽我說話是有這麼難是不是?」沒等阿好回話,敏敏又接著說:「他約我吃飯這件事本來是很開心的,我還特別換了身衣服才出門。聊的也很盡興…」

「哪個ㄒ一ㄥˋ?」

「唉呦,別插嘴。當然是高興的興。結果呢,這位老兄送我回家之後,很快的發來一段語氣溫柔的語音,說他到家再給我電話。怎麼說呢,當時我聽完頭皮發麻,覺得特別噁心。這種噁心讓我莫名的心慌和煩躁,於是回家就把手機震動打開,一點都不想回他訊息。妳說,我是不是很奇怪?是不是有什麼毛病啊?」

「沒毛病啊,因為這個人太沒挑戰性了,感覺一下子就著了妳的道,妳只是忽然覺得他特別掉價而已。」

敏敏豁然開朗:「陳阿好,妳行啊,分析的有道理啊。難怪是我好姊兒們。」

「妳這個人不喜歡自己送上門的,只喜歡自己出去獵捕的,看上的獵物如果乖乖給妳吃,妳才不吃呢,非得自己追個十萬八千里,翻山越嶺叼回來的才好吃。根據我科學的判斷,妳這種情結叫做『一旦幻想變為現實,就是夢想破碎之際』,是典型的『迴避型依戀人格』,學名叫做lithromantic。」

「那是什麼鬼?」敏敏疑問。

「不知道了吧,大小姐,我們全家都很科學,來,給妳解釋一下。這個詞指的是『對某個人產生愛戀,卻不希望獲得情感回應的那種人』。這種人呢,他內心幻想的戀愛情節經常會因對方的情感回應而消失。因此,他們有的可以接受戀愛關係,有的則永遠不能。」

「所以你是說我永遠都不可能戀愛囉?媽呀,這不就是孤鸞煞嗎?神婆說的對…..」敏敏驚呼。

「妳到底會不會聽重點啊?重點在於妳需要的並不是明水路宋仲基好嗎?妳需要的是能一直吸引妳,讓妳追逐,在一起時覺得特別有意思的人。他只是妳缺愛期間某個覺得太容易征服而相對變得無趣的對象罷了。」

敏敏心一沈,忽然覺得自己的戀愛艱難到不敢往下想,如果未來沒有可以讓自己不停追逐的人出現,她是否要就此孤單一生。

我可以一個人吃火鍋,一個人看電影,一個人去醫院,一個人去旅行,但我並不想一個人過日子,一個人回到家裡沒有可以對話的人。只要有那個人,一個人做什麼對我來說都不是問題,重點在於,有那個人。

阿好說得對極了,你就是在一起吃飯睡覺做瑣碎小事都覺得特別有意思的人。

而我追逐的竟然是”那個早已不喜歡我的你”。

「但是明水路宋仲基沒有錯,他只是碰巧喜歡上這樣的妳。所以妳別躲著人家,話,是可以好好說的。」

阿好阿好,妳全家都很科學!

 

 

/ / 想要追逐月光,卻害怕得到月亮

 

「說一句話妳別覺得不中聽啊,我覺得妳過度美化了與前任的一切。這似乎是導致妳無法開始一段正常戀情的主因。」阿好一邊吃著滷鴨舌,一邊說。

「為什麼要買這種鬼東西來我家吃?喝紅酒不是要配牛排嗎?」敏敏嗤之以鼻。

「這妳就淺了,滷鴨舌這種東西只能跟親密的人吃,因為吃相太難看,所以堅決不能在愛人面前大快朵頤,除非你們已經進入老夫老妻狀態。同理,雞翅啊、鴨腳這種屬性相同東西都得這麼做。要破除一切神祕感,遞給對方一根雞腳,就是你們消除神祕的開始。喏,給妳。」阿好遞給敏敏一支鴨舌。

「別跟我說這是科學。」敏敏接過鴨舌說。

「難道這不科學嗎?」阿好反問。

「就像妳過度美化了與前任發生過的種種事,因此當約會對象出現什麼小小動作破壞了妳心中的美感時,那種覺得他不體面的嫌棄感就從妳的潛意識油然而生了。妳並非忘不了前任,而是他在妳生活已經起到了太多作用,妳的審美甚至都是依照他的標準承襲過來的。即便別人覺得普通,妳看著也像大師作品。老實說,如果我是男人,能這樣被一個女人愛著,確實是挺幸福的。」

「是不是覺得我特別傻啊?」敏敏拿起鴨舌也吃了起來。

「不傻啊,我覺得特別純粹。人家對你還沒有感覺時,妳總是用盡全力想要人家看你一眼。妳不是不能戀愛的體質,妳的問題應該是對方得到妳的訊息之後的反應。『開始回應妳的感情之日,就是妳對他的好感竭盡之時』,妳需要釐清為何妳有這種怪癖。」

「怎麼解呢?大師。」敏敏殷勤地問。

「妳再開一瓶紅酒我就告訴妳。」阿好賊賊地說。

敏敏二話不說起身就去拿酒,打開後讓酒醒一會兒的當口,阿好接著敘述:

「根據貼身陪在張敏敏身邊觀察的這些日子,我得到以下幾點結論:

  1. 妳可能只是迷戀”從喜歡到真正在一起之前的狀態”(多一步都不行的變態)
  2. 天生愛比拼,勝負欲極強,喜歡追求別人並達到目的的過程(所以目的達到就不感興趣了)。
  3. 抖M體質,就是喜歡讓喜歡的人虐自己。
  4. 其實妳根本沒有那麼喜歡人家,就是愛證明自己的魅力罷了。這一點可以跟第二點交叉比對。

以上。」

敏敏拍手叫好:「媽呀,陳阿好,妳該不會就是那個神婆轉世吧,分析我分析的頭頭是道。所以呢?妳說我這麼難搞該如何是好?」

「一時半會兒我想妳也無法真的完全改變,因為這就是妳吧,但我總覺得妳可以從那些可能進一步在一起的關係開始,把自己慢慢地放入戀愛的狀態裡,要我說吧,也許是妳覺得過去受太多傷了,寧可矯枉過正,也不願意再承受一次。但結果是什麼?是妳其實沒有放下過去,也沒有放過自己。因此就算眼前出現某某某,妳也看不見。而我了解的張敏敏是絕對不會吃回頭草的,所以這是何苦呢?」

「妳就像繞著地球旋轉的月亮,地球上的人抬頭看妳有陰晴圓缺,對妳做各種幻想,但妳自己知道,給地球人皎潔的月光,卻永遠不能給他們看月亮的背面。而反過來解釋也可以,如果妳是地球人,妳追逐月光,有一天有個機會讓妳看月亮的背面,妳會斷然地拒絕,因為對即將看到的東西沒把握,也就寧可不去看了。」

半餉,誰都沒有繼續說話。阿好把醒好的酒倒入自己的酒杯兀自喝了起來,敏敏陷入了沉思。

「我最近…….覺得舊宗路孔劉好像對我挺曖昧的。」敏敏首先打破沉默。

「確認過眼神了嗎?」

「嗯……過幾天我找個機會確認看看吧。」

是呀,總是要確認看看的。確認過眼神,才能知道你是不是我喜歡的人。

牡羊男代表人物-文特森‧梵谷


 

如果生活中不再有某種無限的、深刻的、真實的東西,我將不再眷戀人間。——梵谷在《親愛的提奧》這麼寫著。

人對這世上的依賴有時是介於被他人需要或者需要他人之間,一直不被身邊的人所理解的梵谷,自始至終的孓然一身似乎意味著他離自殺的那一刻不過就是轉念之間的事而已。

有人說,梵谷註定是悲情的,因為他散發出對生命的熱情的底色其實就是悲傷的總和。沒有這層底色鋪墊,他的熱情將不會如此艷麗。就這麼想吧,誰承受得起割耳的示愛?這種表現愛的手法就像我們形容的”把心給了你”, 只是真的有人把心給出來時,這世上往往沒有人能承接得起。

縱觀梵谷的一生,非常符合牡羊火象星座的特質。他熱烈愛著一件不賺錢的事業-畫圖,專注到無法自拔。善惡分明,且不諳世事,沒有真正交心的朋友,即使孤獨卻依然熾熱的燃燒自己,像一個勇士。

身邊的人紛紛用利刃刺穿他的鎧甲,流出了滾燙的鮮血,可一旦傷口癒合了,他又活蹦亂跳起來。一個真正的勇士,身上怎會沒有一點傷疤,只不過他的……有點過多罷了。

極端之人做極端之事,如果牡羊男對妳沒反應,別掙扎了,他就是看不上妳。

牡羊女代表電影-神力女超人


 

原本的設想是《亂世佳人》郝思嘉,但最終還是定調在《神力女超人》黛安娜。除了後者為廣大的讀者知道之外,這部電影也相對比較能代表牡羊女對愛情從認識到成長的過程:一個被戀人救贖的少女,最終需要拿起武器捍衛自我的信仰。

《神力女超人》其實可以看做一部愛情故事,只不過結局不那麼俗套。愛情讓牡羊女脫胎換骨,歷練重生,是一個再好不過的經歷。

牡羊女是天生的”戰鬥民族”(黛安娜的出身代表一切),但對於情愛卻純粹的猶如一張白紙,像一個稚氣未脫的孩子(當黛安娜第一次看見男主角克里斯時,她是充滿好奇與嚮往的,也證明一見鍾情在牡羊女愛情中的定位)。我一直覺得這樣的女性形象設定”萌萌的”,因為強大的外在能力並非等於內在沒有單純的少女心,所以能跨過外在表象,發現黛安娜其實可愛單純地令人驚喜的克里斯,本身也是一個強大而具有格局的人。

所有的牡羊女都期盼生命中出現克里斯這樣的男人,她們會傾盡所有的愛去愛這個人,哪怕過程困難重重,也堅決不退縮。

生活中是鬥士,愛情裡也是鬥士,這也許就註定”神力女超人們”只能keep going永遠往前行,然後夜深人靜時,拿出曾經相愛的證明,一個人孤枕難眠。

藏在牡羊座內心深處的不是人,

是神。

-凱特謎之音

RELATED POST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