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們‧篇章一|時尚KOL芙洛拉

BEAUTY, STORY
6個故事,6個時尚網紅側寫。
歡迎光臨虛擬與現實交錯的世界。

這個職業有點魔幻,

要時時刻刻盯緊手機。

天天告訴粉絲們做你自己,

生活卻處處逢場作戲。

久了便人戲不分,當自己是個角了。

大觀園裡面的人啊,

總以為世界是圍著他們轉的。

妳別裝了,誰都想成為我們。

瑪麗上版拍照的時候,丟給我這麼一句話。

跟她相識在大學時代,大二那年暑假我們一起在某個車展活動中認識。就是那種穿著短短的上衣,中空,短裙,一臉燦笑在舞台上展示的美少女。做這個工作需要內心有點虛榮與星夢,否則肯定扛不住台上台下各種猥瑣眼光。我記得瑪麗那天走第一個,她那股享受的勁兒,依舊記憶猶新。

如今,她和我都已經不是那個搖臀露乳的過場素人,我們有了更時尚的抬頭叫做時尚KOL(Key Opinion Leader),時尚意見領袖。打開我們的IG或臉書,都擁有超過30萬的粉絲追隨。

「Flora過來過來,一起合照!」瑪麗在鎂光燈的閃爍中向我拋出了橄欖枝,我下意識回頭看了一眼金姊。她雙手環在胸前,朝我意味深遠地點了點頭。喔對了,金姊是我的經紀人,以前在模特兒經紀公司工作,兩年前離開公司自立門戶,我是她簽下的第一個人。

我甩了一下頭髮,眼神放鬆不帶一絲笑容的走向瑪麗。

腦中同時回想起金姊說過的話:「瑪麗這個傻逼,時尚圈不流行陽光燦爛的笑臉。妳給我記住了,有機會跟她在媒體面前合照,千萬不准笑,給我厭世。」

妳別裝了,誰都想成為我們。瑪麗並不知道我打從心底否定這句話,因為我的目標從來就不是”我們”,而是”我”。

妳也別裝了,誰不知道我就是妳的假想敵?我們粉絲數相近,成名的套路相近,轉型的過程相近,連賣弄的才華都相近,唯一不同的,可能就是妳真的長得比我漂亮吧。拍過廣告跟MV的妳,是連我都羨慕的天生尤物。

「可以讓我們單獨拍一下Flora嗎?」其中一位媒體攝影記者開口說,語氣稍有不耐。合照時的短短幾秒鐘,我瞥見品牌公關迪迪在他耳邊叨絮。

瑪麗給了大家一個尷尬但不失禮貌的微笑緩慢離開背板,當她一眼瞧見我身穿品牌的total look,而她只被分配一個包包拿著出席時,就該識相的躲開才對。

「不好意思了攝影大哥,Flora全身穿的都是我們家今年的秋冬款,我得給上面一個交代,拜託了。」公關迪迪幾天前才剛跟金姊私下吃了個飯,喔,他們經常一起吃飯。

鎂光燈此起彼落閃的比剛才還亮,團隊的攝錄影正在精心捕捉這個畫面。粉絲們一向愛看這個畫面,如此才會有”原來我們粉了一個非常了不起的人呢”這種感覺。

一開始我也不懂,我只是憑藉一腔熱血玩著社群媒體,與粉絲們真誠往來互動。那時身邊的人都在玩,也都在借此證明自己的人氣。在那方小小天地,會有人說喜歡妳,說妳好美,說妳就是他們的偶像。在現實生活受到的挫折,會因此而煙消雲散。

上傳美照搭配幾句心情文字加表情符號,這種級別對我來說還算應付得來,用不著太深厚的文字功底,自有一份親切感。我想,我的粉絲們應該也跟我一樣,看不來咬文嚼字的東西。金姊剛剛接手時,曾企圖以她文青風格循循善誘,怎知孺子不可教,令她十分頭疼。

「我總不能一直當妳的幽靈寫手吧,這好像有點怪,也容易被看破手腳。倒不如從提昇妳的照片質感開始,反正雕琢文字在網路上也不見得有人看,視覺上的衝擊還是比文字強烈些。」

說完,她拿起我的手機幫我下載了平常用來修圖的APP,告訴我用哪些濾鏡才能做到IG首頁畫面統一又充滿品味與質感的樣子。經過她的整頓,首頁忽然有一種好像我也不太認識我自己的感覺。

「日常照片妳可以這麼做,其他大片我帶進來的團隊會幫妳進行拍攝,不用擔心。接下來我跟品牌談好贊助準備讓妳去時裝週過過水,回來台灣後,妳就是國際認可的時尚部落客了。喔,不行,我討厭部落客這個詞,太low了,妳以後都得管自己叫做KOL,知道嗎?」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跟金姊相處後我才發現原來以前的自己真的涉世未深。但就算她老謀深算,世故圓滑的像隻狐狸,我也非常清楚原本處在鄙視鏈上端的她之所以找我合作的理由。不是我優秀到足以入她的眼,而是我手握著這個世道的入門券:高流量高粉絲數。

如今增粉的速度早就不像從前那樣容易,過去一幫網紅群聚在活動上拍個合照,相互tag彼此,大秀假面閨蜜情就能狂洗一次粉。如今,彼此的粉絲大致重疊,也就無意再佯裝妳儂我儂。我靠著以前做網模的累積收獲過基礎群眾,加上天天更新,限時動態從來不間斷,版面上看起來總是熱呼熱呼的,好像不粉我就會有什麼損失。偶爾,我把粉絲給我的留言也PO上動態,增加互動率。這一舉動似乎很能吸引他們,啊,感覺就像等待被皇上臨幸的寵妃,每個人都希望有一天是自己的留言被PO上去。

維持這樣的熱度是我每天主要的工作之一,基本上手機根本無法離開我超過半小時。回覆每位粉絲的留言是最基本的,我還得想想影片、想想怎麼消費身邊的人卻不讓人感覺在消費、想想怎麼把業配以及公關品安插進來讓大家覺得是真心推薦。在服務客戶與取悅粉絲的分寸中,我經常進進退退,卻不曾猶豫。當然,大家有默契的心照不宣,做著同樣事情的人一眼就能看明白。

什麼?你說這樣很虛偽?看真人秀的時候你明明知道是設定好的情節卻依然會被感動不是嗎?是的,只要粉絲的感動是真的,那麼一切就不虛偽。

IG限時動態早就變成每位網紅的修羅場,別以為單純是給粉絲看的,更多是給品牌客戶看的。而開箱除了服務品牌客戶,也算是部落客之間的明察暗訪。誰人氣高,誰收到的公關品就比別人多甚至不一樣。每年聖誕節、過年就是攀比的高峰期,收到最多禮物、紅包袋的人彷彿可以笑一整年。

說到修羅場,結束背板照後真正踏入的活動現場亦是修羅場之一。此時,我看見方才尷尬又不失禮貌的瑪麗正與幾個部落客聊得正嗨,見我靠近,立馬朝背對我的幾個人使了個眼神。她們立即結束話題,轉過身來熱情地與我照面。讓我不由得合理懷疑:「你們剛剛是在說我的壞話吧?」

「Flora好有氣勢啊,現在的排場完全不同了,有經紀人有攝影師有錄影,浩浩蕩蕩的。瑪麗雖然也有攝影師,但就是他男友而已,我們這幾個可憐蟲只好靠美顏相機了。要不,借妳”專‧業‧的”攝影師幫我們大家拍張照,到時候發給我們?」

說話的這位是前陣子剛誕下一子,靠懷孕炒了一陣子人氣的”我是美眉”。說到”專業的”三個字時還稍微提高音量加重語氣,看來是真的很討厭我啊。

「好啊,生完孩子終於不用再秀肚皮了,穿這麼美當然要來拍一張囉。」一時間,我沒管住自己的嘴。

不是每個懷孕的網紅都能打翻身仗,但每個嫁給富商之後懷孕的網紅都能重新紅起來。她上個月才發表了自己的網路服飾品牌mei mei,一聽就覺得不會賣。

「名字很重要,雖然大家都知道妳叫做Flora了,但有沒有機會我們能取個更好更時尚的?當初為什麼取這個名字?」金姊問。

「不要改行不行啊,我覺得粉絲不會習慣叫我其他名字的。Flora是我前男友取的啦。」

「那妳中文名字叫什麼?」

「林宜君……」

「哇……跟Flora一樣可真夠普通的了。」

「可是我並不討厭啊。」

「但實在跟妳的樣子聯想不起來,我們現在要操作妳成為一個符合國際形象的KOL,陽光、健康、活力、個人風格強烈。妳的優勢就是比起瑪麗,外國人喜歡妳的長相更多一些,而瑪麗則符合台灣一般審美,白皮膚、尖下巴、大長腿、大眼睛、長頭髮。」金姊一邊說一邊上上下下來回打量我。

我想起以前為了迎合大眾審美,將自己打扮成日韓系的模樣,嗯……確實不太適合我。

「所以呢?」我問。

「所以呢,倒是可以不用改名,我也怕粉絲一時習慣不了。但從今天開始摘掉妳的角膜變色片,把頭髮重新染回亞洲人該要有的自然黑色,然後開始健身,把皮膚晒黑,反正妳本來也就不白,那就順勢做一個有ABC感的女孩。營造積極努力,非主流審美的形象,這樣我們才能異軍突起,成為台灣社群平台上不可取代的時尚KOL。」

「為什麼要健身啊?我現在身材不好嗎?」

「妳的身材不錯,但比例不太好,身高也很一般,外型跟妳差不多的女孩我隨便在街上也能抓一大把。我先問妳,妳覺得自己有什麼才華可以讓妳的粉絲”一直”崇拜妳?說來聽聽。」

我被這個問題問倒了。大學期間因為想進演藝圈而去當網模,畢業後也就順勢一直拍網拍賺錢,除了會一點表演加上一些試鏡,其實我沒有真的工作過。也曾想過我靠什麼回到社會?我可能連做一份22K起薪的工作都沒把握。不,不是沒把握,而是”我不願意”。

「心虛了對吧?」金姊似笑非笑的說。

我點點頭。

「我想妳一定很清楚,想進演藝圈,妳連C咖都混不上。因為這個圈子不是靠粉絲數高就能得到工作,就能受到肯定。知道我為什麼找妳做時尚KOL嗎?因為網路才是妳該待的地方,妳在這裡有人氣,而剛好時尚界在當今這個時局給了網路人氣高的人一個很好的機會。沒有什麼才華沒關係,但要懂得抓住這個機會。我們不用當藝人,我們當名人,網路時尚名人。」

「那跟健身有什麼關係?」我還是聯想不起來。

「傻孩子,健身這件事情妳可以馬上行動,而且馬上就可以秀出來。沒有什麼比起健身更正能量,更能凸顯”我努力我拼命”的了。時尚部落客給人的感覺向來就是虛榮、奢華,每天輸出光鮮亮麗的生活給粉絲看。當所有人都在借各種圖文暗示”你不知道我背後付出多少努力”時,揮汗健身的畫面即使什麼話都不說,也能溢出滿螢幕努力的味道。」

「好像是耶。」我手托著腮,眼睛閃閃發亮的看著金姊,就像某位等著被秘宗加持的信徒。

「長期觀察一些國外時尚部落客會發現,她們去健身,怒刷一波”我很努力”的存在感,然後說”管理好自己的身材,才能管理好人生”,粉絲們就會受到鼓舞了。而且秀健身總比秀恩愛高級一點。」金姊說完後彷彿想起了誰,翻了一下白眼。

我心想,反正我現在也沒有恩愛可以秀。

「我也不打擊妳了,努力這個詞本來就很虛無,所以妳才要做到被妳的粉絲”看見”。只要妳在這個行業越來越有名,他們就會肯定妳對夢想的實踐與”努力”。喔,對了。妳……真的了解妳的粉絲嗎?」

「什麼意思?」我問。在連續被金姊打擊自信後,我學會了虛懷若谷。

「妳知道妳的粉絲大概都落在哪個年齡層嗎?我看了一下,絕大多數是大學生與社會新鮮人。所以他們的心路歷程大致上與妳相仿,正是一個迷惘但需要被肯定與追夢的年紀。Flora聽好了,妳對這群粉絲有社會責任,他們看著妳甚至會模仿妳,所以妳一定要珍惜自己,鼓勵他們。」

每當陷入自我懷疑,我就會想起經紀人苦口婆心對我說的這段話。光環使人膨脹,過多的矚目也會讓人忘記自己是誰。在這個真真假假的名利場載浮載沈,誰不是用盡手段與心機求生存,但至少,得對某些特定的人保有真誠。

「改天我們大家一起吃個飯好不好?」說這句話的是一位靠毒舌評論紅起來的部落客,因為不能露臉,合照只拍了背面。神祕感加上文字幽默犀利,讓他備受關注,但他最近寫的東西實在越來越無聊了,不知道他自己有沒有發現?

「對啊對啊,老是在活動中見面,私下也約一約嘛。」瑪麗附和著。

我看了一眼其他不作聲的人,心想,改天吃飯的意思不就是沒有這一天的意思嗎?

「Flora妳是不是昨天才剛從歐洲回來啊?我有看妳動態那個……”全世界都是我的健身房”系列,好好玩喔。」

「對啊對啊,我也有看。」

這兩個一搭一唱的組合是秀名牌把自己拱上時尚部落客的富家女,每次看見她們,總覺得那張臉肯定也是花了不少錢的。

「各位,不好意思。我們Flora要過去接受媒體採訪了。謝謝大家,謝謝。」

金姊看準時機把我從群魔亂舞中支開,她說這幾個來蹭熱度的網紅最好平常要注意。我一看手機,真的耶,他們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把自己拍的合照發出去並且@我了。同時間,我被金姊帶到了今晚最重要的明星面前,她正在與對方的工作人員說合照的事情。這位明星是韓國某女團的團員,在IG上面有超過百萬的粉絲。

「蹭人是有技巧的,能帶動妳的粉絲數,提高國際知名度的才有蹭的價值。當然,我們不會讓粉絲感覺我們在蹭人嘛,所以妳要表現的與這些名人一樣落落大方,要打從心裡覺得自己與他們平起平坐,否則你的表情就會像一位路人甲。像路人甲就擺明告訴大家:我是來蹭明星的。但記住了,PO照片時一定要說自己是對方的粉絲說他們好帥好美,然後@他們。」

金姊的叮嚀言猶在耳,我卻開始對一場又一場的活動出席感到心有餘而力不足。

我算是個人來瘋,剛開始非常享受這些派對(畢竟以前也沒什麼機會)。但當一切活動出席背後都隱含著工作,而且是當晚活動結束前就要PO文的工作時,那種壓力梗在心中,便讓人不由得緊鎖眉頭。

活動現場總是人聲鼎沸,塞滿了各路人馬,十分混亂。在這樣的環境中要拍出好照片,首先,我的表現就要穩。否則,一來沒有時間重拍,二來是沒有照片可以發。沒有照片可以發就會是一場災難,客戶會重新審視邀請你來的必要性。

肯花錢的時尚部落客,比如我,照片或影片請攝影團隊協助,不勞煩自己親自動手。只要他們動作快,我回頭上文就很輕鬆。想省錢的時尚部落客就只能靠自己拍照、挑片、修圖、上文,一場活動下來簡直能殺死1/3的腦細胞。

不瞞你說,我曾經也小看過這個職業。

我以為明星不論咖位再小,在鄙視鏈中總是比時尚部落客高出一個等級。事實證明我錯了,網路生態重新洗牌了鄙視鏈的排序,時尚部落客雖不是明星卻比明星更有機會混出頭,更有機會得到品牌的青睞,也更有機會展現自己的抱負。粉絲數字既是我們談判的籌碼,也是我們努力的目標。因為社群平台,因為這群粉絲,讓從小懷抱明星夢的我第一次感受到鶴立雞群的快感,我第一次隱隱約約覺得自己成名在望。

「妳知道我們所處的這個時代是充滿各種可能的嗎?」金姊那時還不是我的經紀人,而我也茫茫然的前途未卜。

「與其當一位前景不明,定位不詳,要紅不紅的網模,不如我們來闖闖吧。時尚界在網路上正興起一波權力大洗牌,當所有品牌都在向年輕人靠攏時,妳IG上的粉絲數,就是我們翻身的契機。時尚KOL最好的時代也許就是現在了。」

我其實對她的分析半信半疑,我只是想追求我的夢想,我的夢想是什麼呢?

當一位發光發熱的偶像。

即使你們私底下認為我浮華、膚淺、做作、無腦,求的只是排場與曝光,根本不懂時尚也不會寫文章。但只要品牌不得不發出邀約,寄送一輪又一輪的公關品時,便代表我已經無限接近成功了。

在這個年代,誰都想成為我,不是嗎?

凱特謎之音寫於小說之後


 

時尚KOL是因應網路時代而生的職業別,此次進行書寫的對象在台灣被統一稱為”時尚部落客”,但其實他們作為意見領袖並非以產出文字形式為主,而是更著重在用照片或影像塑造個人魅力,是一種觀賞性極強,類明星式的娛樂群體。

根據德勤Deloitte在義大利米蘭舉辦的2017創新峰會的調查顯示,千禧一代透過時尚KOL認識品牌新品的人數是上一代的3.8倍(並且逐年攀升中)。這群被手機以及網路餵養大的年輕人,正在改寫所有品牌的傳統行銷方式。這個現象導致越來越多的品牌願意花大筆費用投資在受歡迎的時尚KOL身上,將其視做一個有益的曝光渠道。

因為背後的龐大利益驅使,時尚KOL從1.0素人野蠻生長時代走進了資本主義精緻包裝年代。他們背後開始有人操盤運作,同時扮演偶像,也同時自製產出內容,同時鼓勵自己的受眾,卻也同時在無形中加速了這個社會急功近利的浮躁氣息。

時尚KOL芙洛拉最愛-雅詩蘭黛 ‧ 絕對慾望奢華潤唇膏


推出全新11色,每一支顏色都有著極富巧思的品名,用來呈現女性的多重面貌。

【#314紅毯戰袍】氣勢爆棚的正紅色,讓芙洛拉次次都能贏得眾人目光。保濕滋潤的霜狀質地,好推好上色,不易暈染。獨家玻尿酸膠囊科技,瞬間達到豐唇效果。

RELATED POST


BRAND: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