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們‧篇章六|貝蒂蘇的毒雞湯

BEAUTY, BRANDS, STORY
6個人物,6個時尚網紅側寫。
歡迎光臨虛擬與現實交錯的世界。

當時尚界都在為品牌故事加戲時,

輸出價值觀的時尚部落客是心靈大師?

還是荼毒粉絲?

這是貝蒂蘇第一場與某雜誌集團合辦的演講,由她擔任講師跟大家分享時尚界的菁英女性。雖說是免費的場次,但對時尚部落客來說也是一次考驗線下人氣的時刻,有點類似粉絲見面會的感覺。

貝蒂蘇很擔心粉絲出席率不高,因為台北最近開始進入梅雨季,大家都懶得出門。於是活動前一天她特地去土地公廟燒了烏龜,祈求晴天。

但活動當日還是下雨了,天氣甚至比前幾天都更加濕冷,可見得關於貝蒂蘇的人氣,連老天爺都不想給面兒。在開車去的路上,她內心還隱約期待會有讀者撐著傘在活動現場等待,結果門口空空蕩蕩,只有朝著捷運入口方向前進的人們行色匆匆的路過。

「可能是我們來的太早了。」助理安慰她。

貝蒂蘇離開原本的工作已經三年。三年前在她出版第一本書之後,便打算全心朝時尚部落客的方向發展。雖說是出書,但那些內容不過就是把一些曾在網路上發表過的文章、街拍照片集結彙整,讀起來像女性心理勵志書籍,卻又帶點兒服裝搭配工具書的味道。事實上當這本書拿到手時,連貝蒂蘇自己都不知道如何定位書的類別,只是無論如何,一本書的出版,究竟還是甩沒出過書的部落客好幾條街吧?所以即使是這樣一本不知道該如何定位,潛在銷售群也只落在臉書粉絲頁十幾二十萬追蹤人數上的書,出版上架時還是讓她享受過那麼一小會兒擠上銷售排行榜的風光。

她所幸靠這一點風光勁兒,大膽地將自己的頭銜加入了「作家」的稱呼。殊不知這往臉上貼金的三年過去,她也只出了那一本稱不上正經作品的”書”。

「有了,有粉絲來排隊了,手裡還拿著妳書呢!」 助理像在沙漠發現綠洲般興奮地喊了出來。

貝蒂蘇腦子閃過”幸好在動態上有呼籲粉絲可以帶書過來簽名”的同時,朝排隊的粉絲露出了親切又不失優雅的微笑。

演講在結束30分鐘後依然有粉絲要求合影簽名,總計來了兩百多名。憑這麼冷又下著雨的天,已是非常不錯的成績。但貝蒂蘇發現,之前幾次活動都會出現的讀者,這次一個也沒有來。

「不是說絕對不會錯過嗎?」這個感慨讓貝蒂蘇有種被迫失去的無奈,卻在助理遞上一紙箱的禮物時瞬間拋諸腦後了。

「這些都是今晚來的讀者送的東西,還有人知道妳喜歡甜食,買了蛋糕給妳。」助理邊說邊從箱子裡拿出一盒包裝精美的餐盒示意,隨即放下拿出一個牛皮紙公文袋說:「但這個東西好詭異啊,不知道是什麼?怎麼用公文袋包裝呢?」

此時雨越下越大,鄰近的大樓、百貨都已打烊。所有工作人員一一撤離後,館外的沉寂讓黑夜顯得更加冷清肅穆,剛剛活動上的歡聲笑語彷彿南柯一夢。繁華背後的空虛,通常直白的令人難以招架。

「妳趕快去開車,我們先離開這裡再說吧。」催促聲中,助理抱著箱子踏著碎步往停車場方向去了,她則後退了幾步往騎樓裡面靠,企圖躲開飄散下來的雨滴。濕氣讓貝蒂蘇的髮型沒能撐過這一晚,齊瀏海像灑在丼飯裡一絲一絲紊亂的海苔,此刻緊貼在她寬扁的大腦門上,略顯滑稽。原本用來修飾額頭的線條,現在欲蓋彌彰地讓她煩躁不已。

「煩死了這下雨天!」貝蒂蘇心裡一邊嘀咕,一邊在IG限時動態發佈今晚的花絮影片,剛好打完「這是一個很開心又值得紀念的夜晚」發送出去。手機螢幕的藍光照射在她臉上,那些平常不會注意到的下垂線條,此刻正清晰地出賣她的疲憊與老態。原來,她也不是真的那麼凍齡。

貝蒂蘇無暇顧及這等狼狽,她只想趕緊發完這些”工作”。因為回到家洗完澡後,她還要趁精神不錯時回覆留言。貝蒂蘇一直都有親回留言的習慣,這也是粉絲喜歡她的原因之一。但今晚,她不知怎麼的被紙箱內那一堆讀者送的禮物吸引了,決定一一打開看看都是些什麼東西。

就像助理說的,很容易會從那堆有著不同包裝的禮物中發現那只格格不入的牛皮公文紙袋。它是那種很常見到的、普通的公文紙袋,約莫A4大小,背面封口處上下兩個扣眼,用繩子繞一繞就能繫緊。雖然從外觀上看來毫無驚喜之處,但如今放在那堆禮物中卻顯得非常稀奇。於是,貝蒂蘇想都沒多想,一把拿起那只公文袋,旋轉纏繞在扣眼上的繩子,解開封口。

裡面是一疊信紙,右上角用了一個黑色的小長尾夾固定住。跟公文紙袋一樣,這一疊信紙同樣也很普通,就是那種紅色線框的中式信紙。但因為現在很少人寫信了,比起公文袋,這樣的信紙反而不多見。

信紙上開頭寫著「親愛的貝蒂蘇,您好」,原來,這真的是一封信。而從娟秀的字跡看來,應該是一位女粉絲不會有錯。書寫格式亦是中式的直式排列法,所以閱讀順序是從右而左。

這三年來貝蒂蘇沒少收過粉絲親筆寫給她的信或卡片,但像這樣一封厚厚的信,還真的是第一次見到。她躺到床上,饒有興致地翻閱起那封,喔,不,那一疊信。

「親愛的貝蒂蘇,您好。我是一位關注妳長達九年的粉絲,但從今天起,我打算取消追蹤妳的臉書與IG粉絲頁。是的,我要脫粉,我要退追蹤,只因現在的我實在對妳厭煩的不得了。

依照妳平常透露出來,或者帶有目的性長期營造的犀利人設來看,此時的妳應該在心中不屑於我的作為,也很可能笑我『想退追蹤就退追蹤,花這麼大的力氣寫信告訴我幹嘛?吃飽太閒。』

可我非常了解妳,或者說,用九年時間觀察妳得到的結論就是:我知道妳絕對不會對迎面而來的挑釁善罷甘休,妳一定會仔細看完我所寫的內容,然後想盡辦法反擊我。用妳那一貫自豪的”罵人不帶髒字”的手法,狠狠地奚落我一番。

因此,接下來希望妳能好好地看完這封信,那樣不管妳之後想挑剔我的語病也好,糾正我幾個寫錯用錯的詞也罷,至少都有個依據,妳說是吧?

我是從2010年開始追蹤妳的。那年我大學剛畢業,也剛結束一段校園初戀。找工作的壓力與失戀的雙重打擊下,我渴望能有個出口發洩。於是浪費很多時間在網路上逛拍賣,看網拍模特兒的無名網誌,企圖躲避現實中的不如意。

我在很多當紅的網拍模特兒照片中發現妳這個特殊存在,妳跟她們感情似乎很好,經常出現在合照中。後來輾轉得知,原來妳曾經和她們都有過合作,是一位化妝造型師。

那時妳還沒有成立臉書粉絲頁,也不玩無名,只在沒有那麼多人使用的雅虎部落格發表文章,文章中穿插每日私服搭配照片。

老實說我覺得妳的私服很一般,但文字非常有意思,可以吸引人一篇篇看下去。我後來經常在想,寫女性情感文的人那麼多,但能讓人不停想把她過去所寫的文章全部看完的太少了,妳絕對是當中的佼佼者,即使妳的穿搭真的一點都不時尚,只能勉強說具有大眾審美的參考標準。

當然,我這麼批判不是說我自己就多有品味,而是跟一些真正會穿搭的時尚部落客比起,妳遠遠不及她們。因此,如果去除文字,單憑照片想闖蕩時尚部落客圈,怕妳還真沒那個本事。而妳真的非常聰明,懂得把這兩者綑綁在一起,成為妳的特色。

只不過即便現在這麼說,我依然很懷念那時單純拍照寫文的妳,因為如今滿坑滿谷的商業操作已經讓妳失去原汁原味,就算妳有意識的想維持過去發文的質感與次數,也無濟於事。

看到這裡妳一定會猜:『難道這就是我想退追蹤的理由?』

哈哈哈,勸妳千萬別這麼想。

在關注九年這漫長的日子裡,我從來沒有因為妳違背原則開始接業配文而對妳失望;第一次看妳面對鏡頭說話時那生澀做作的表情與聲音,也從驚嚇變成反差萌。甚至,有人說妳之所以成名是因為巴著某幾位網模,借助她們的名氣上位時,我都斥為妄言,不曾多與理會。我就像一個腦粉,死忠的擁護自己的偶像,近乎痴愚。

那我究竟是因為什麼原因退追蹤呢?坦白之前,我想先跟妳說,其實很長的一段時間裡我都把妳當做一個目標,『想成為像妳一樣的女人』這句話想必是很多粉絲對妳的告白。明星、藝人、名媛這種人的生活都離我們太遠了,妳這樣一位普通卻又在某些專業領域中出色的素人,剛剛好能起到一個榜樣作用。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妳的文章從三言兩語的心情文變成打著女權旗幟的獨立代表,深入了愛情、工作、生活、婚姻種種層面,我們被妳的內文打醒,又在文章最後的回馬槍中笑話幾句。

只能說對於掌握女性微妙心理,妳絕對是箇中好手。明明是在打我們的臉,卻讓每個人都被妳罵得好爽。而妳也不避諱在留言裡罵粉絲,還覺得自己只是就事論事。

妳自嘲自己的文章是毒雞湯,我從這份自嘲中嗅出妳或多或少的自戀傾向。搞不好夜裡敲著鍵盤寫文時還會想著:同樣是雞湯文,我寫的就是比其他人高級。

對啊,我也覺得妳文筆真好,就連業配文也被包裝的十分女性主義。而當我發現”獨立”不過是很多像妳一樣的時尚部落客用來增加自己魅力的標籤時,我已經中毒太深,病入膏肓了。

但這依然不是我最終想取消關注妳的原因,就算妳建立人設的過程再有心機,手法套路再怎麼搭女性主義的順風車,都可以被理解成是每位想用心經營粉絲頁的部落客該要付出的努力。而粉絲讀者們從這些文章中得到的正能量,或許真的在低潮時拯救過她們。

像我,就是其中一位。

在關注妳的九年中,我從一位不黯世事的小女孩,逐漸成長為掌握了自身魅力的女人。若說這裡面沒有一點妳的功勞,那我就是在說謊。

妳一定會問:『既然如此,幹嘛要退追蹤?還煞有其事的寫什麼信?』

是啊,妳既沒有像某自稱貴婦的部落客誆騙投資人的錢捲款潛逃,也沒有像嫁給有錢人在峇里島結婚的網路女作家那樣說一套做一套,更沒有像一眾網美自創品牌覬覦粉絲腰包裡的錢。妳甚至潛移默化改變了我,我實在沒理由討厭妳。

妳一定會這樣想。

正因為妳會這麼想,所以妳絕對不會理解每一位關注妳,甚至依賴妳的粉絲們真正的脆弱。她們會因為妳的一段話改變自己,也就會因為妳的一句話對妳恨之入骨。

年底前,妳在限時動態晒了一張清潔刷具的照片,圖配文寫著:『據我所知,很多女人的化妝台有可能是家裡最髒亂的地方。』

我不知道哪裡來的一股氣,留言寫下:『為何妳說話總要這麼的陰陽怪氣不懷好意?』

一向迅速回覆留言的妳果然秒回了我:『還好吧,別這麼玻璃心。』

我知道妳一向敢言,也知道妳若能咄咄逼人,絕不會口蜜腹劍。妳為妳的犀利驕傲,這份自信也養肥了妳的狂妄自大。秒回的意義證明這句回覆是不假思索的反射動作,是妳內心真正的想法。

原來,妳一直都不大看得起妳的讀者們。

我現在只要想起妳仗著自己的好文筆大賺業配,表面上告訴大家要追求自我,做獨立女性,私下卻覺得粉絲們都是愚婦時,便深感以前把妳當做偶像的自己非常可笑。

寫到這兒,或許妳已經猜中我厭煩妳的真正原因了。此刻的妳肯定也很想像我寫信給妳一樣,洋洋灑灑用一堆文字回堵我的嘴。可惜妳沒有機會這麼做,為了防止妳回頭尋找,我刪除了之前使用的帳號。知道妳今晚會有一場讀者見面會,所以能把這封信像禮物一樣交到妳手中,且不會留下任何記錄。

早就想狠狠罵妳一次了,真痛快啊。

也許,從今往後還會有許許多多的女孩被妳洗腦,但這當中已經沒有我了。一想到此,竟感到無比的輕鬆與快活。

再見,喔,不,永遠不見了,貝蒂蘇。」

原本滿懷期待的貝蒂蘇因信的內容與想像落差太大,導致在看的過程中下意識緊握的手幾乎就要將信紙捏碎。她竟然無法反駁這位粉絲所寫的任何一段話,因為這些描述完全都是事實。腦袋轟然一陣熱,她不甘心被自己的粉絲玩弄,她要報復。

隔天,貝蒂蘇將信件內容穿鑿附會加油添醋寫成一篇小說發佈出去,並在引言寫下:「該是粉絲出一口惡氣的時候了。」全文以讀者的立場抨擊好為人師的雞湯文部落客。表面上看起來是在抹黑,實際上因主角身分與她高度重疊,反而導致讀者們紛紛在留言下力挺。

「這粉絲有病吧,確實是玻璃心啊。」

「我所知道的貝蒂蘇才不是這樣呢。」

「退追蹤就退追蹤啊,寫一封信通知很有事耶!」

「貝蒂蘇一直都是這樣說話的啊,接受不了就不要關注嘛。」

「惟恐天下不亂的被害妄想症。」

「有本事自己也來寫文啊,私下罵人算什麼?」

「她一直很愛跟讀者互動,才不會看不起我們呢。」

「只有內心自卑的人才會覺得別人都看不起他。」

效應如同貝蒂蘇預期的那樣,輿論的操作,永遠是受害者之姿最能博取同情。她也在那篇小說底下回覆:「沒想到被妳們猜中了,真是不好意思。其實,很多時尚部落客都是跟著粉絲一起成長的。很開心寫過的文章幫助過你們,但沒有大家的支持,其實我什麼都不是。」

就在她把這則回覆送出去幾分鐘後,底下留言跟著出現了一個陌生的粉絲團連結。仔細一看竟然是:

「靠背貝蒂蘇:專門收留在貝蒂蘇那裏出走,無家可歸的人」

向來標榜自己從不刪留言的貝蒂蘇心虛了一下,趁著沒有多少人看到立馬一秒刪除。結果才發現,她的每一則po文底下都有了”靠背貝蒂蘇”粉絲團連結。刪除了又出現,刪除了又出現,刪除了又出現……。

刪除了,又出現。

刪 ‧ 除  ‧ 了 ‧ 又 ‧ 出 ‧ 現。

凱特謎之音-寫於小說之後


 

用飽含情感的文章搭配時尚美照輸出內容,是台灣許多時尚部落客操作上的特點。

這些部落客,會有意無意的炫耀自己略帶文藝的風骨,實則打著商人的主意。不管他們的文字風格如何:治癒系、犀利系、勵志系、搞笑系、諷刺系還是無病呻吟系,通通可以被歸納為「心靈雞湯」。

粉絲在這些雞湯文中享受華麗詞藻的安撫,豐富情感的投射,以聊慰在現實生活中所受到的打擊,並認為部落客寫出了他們心中所想,彷彿知己一般。

“這一類”時尚部落客的確是這幾年隨著自媒體發展而逐漸壯大的一群人,而聰明的寫作者往往是商人(不是作家喔,是寫作者),他們很敏銳,並且知道讀者們需要什麼,為拓展”信徒們”的數量,會投其所好餵養他們想看的文字。

識破這些文字背後的操作就表示這些價值觀無用嗎?其實也未必。因為在網路這個虛擬與現實交錯的世界,你只要依照判斷選擇自己想相信的就好。

即使你相信的那個人背地裡說一套做一套,並且自以為比你們都聰明。

被問爆的色號,貝蒂蘇圈粉唇色 雅詩蘭黛奢華慾望訂製唇膏


 

#201 溫柔優雅毫無殺傷力的裸粉色,讓妳在面對任何近距離的接觸時都充滿人氣。

◎《網紅們》連載小說創作中的事件與人物均為架空,無任何影射與爆料,不歡迎對號入座。

RELATED POST


BRAND: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