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們‧篇章四|不露臉的蕾夢娜

BEAUTY, STORY
6個人物,6個時尚網紅側寫。
不必了解她們的職業,也能看懂其中的人性。
歡迎光臨虛擬與現實交錯的世界。

夢幻的畫面,

給足了我們對於現實急於逃離的各種理由,

豐富了我們對於生活的各種幻想。

虛擬的究竟是她?

還是我們心中都有個網紅夢?

/ 1 /

沒有人知道蕾夢娜其實是被創造出來的虛擬網紅,她誕生在太平洋某個度假勝地不知名的小酒吧,是兩個志趣相投,但性格與背景迥異的女孩在一次閒談中偶然的發想。

但誰又知道呢?所謂偶然的發想究竟是不是兩個女孩心中長久以來對自我身分的一次幻想升級,就好像我們總是在檯面上嘲笑諷刺時尚名媛,背地裡卻恨不得擁有她自出生之後毫不費力得到的一切,那種只有女孩才懂得「我想成為她」的微妙心境。

也許知青與筱曉初見彼此時也帶有些許微妙心境,她們都在對方身上看到了自己遙不可及的特質,於是,說不上來為什麼,也解釋不清楚那種不由自主想去接近的慾望,經常就這樣讓兩個性格南轅北轍的女孩好上了,即使她們在外人眼中看起來是那麼的不一樣。

一開始,是筱曉主動接近了知青。知青是我們成長過程中都會遇過的那種聰明到有點兒酷的女孩,恃才傲物帶著一股天生叛逆的勁兒,在班上永遠獨來獨往、我行我素,經常蹺課去打工,但成績依舊名列前茅。關於她的傳言有很多,但不知道哪一個是真的。大家熱衷討論關於她的八卦,卻也希望能跟她交個朋友。但偏偏這樣的人,是不怎麼需要朋友的。當初筱曉找她做分組報告時,就被知青一口回絕:「妳找別人吧,那樣的東西,我一個人也能做。」

「我就想找妳。我的意思是,我們交個朋友吧。」筱曉笑著說,用她那雙從小就被形容只要笑起來就沒有人會拒絕的眼神看著知青。

後來知青才知道,筱曉之所以有那雙笑起來會討好的眼睛,是因為家庭背景。筱曉的母親是上海某企業老闆的地下情人,女員工與老闆的婚外情是常有的事,懷了筱曉之後便回台灣生下她,成了沒過門的姨太太。筱曉算起來也是含著另類金湯匙出生的,與母親兩人養尊處優,住在父親送的豪宅生活,雖說從沒為錢煩惱過,但私生子的身分卻讓她從小就格外小心翼翼。因為筱曉的媽也總是小心翼翼的對待曉筱的爸,哄不好大老爺,母女倆人都要喝西北風去。

女孩的友誼啊,有時會從不理性的羨慕對方開始。筱曉羨慕知青總是那麼獨立,那麼做自己,而知青羨慕筱曉的除了家裡有錢之外,還有她那股因為長期的小心翼翼所訓練出來的親和力。

大學畢業前,她們計畫了一趟旅行。正確來說,應該是筱曉「請」知青陪自己出去玩。她支付了這趟旅行所有的開銷才把知青勸出國門,因為知青總會以各種沒錢的理由拒絕她的邀約。在這趟旅行中,兩個女孩因為朝夕相處而情感更緊密了,交換了從小到大不曾與人分享的秘密,甚至連幾歲破處的話題都不再羞於談起。聊著聊著,也聊到畢業後各自的打算,畢竟,這是大學生身份結束前的最後一次旅行。

「我已經開始投履歷了,妳呢?」知青說。

「我不想做我爸安排好的工作,也不知道自己喜歡什麼。但我有一個想法妳聽聽可不可行,不過別笑我喔!」

「妳說吧,我保證不笑妳。」說完知青笑了,被筱曉白了一眼。

「我?我能做什麼?我不玩臉書也不玩instagram。不過我大致理解妳說的打造虛擬網紅的意思,也就是讓一個真的人去過所有女孩幻想中的生活,並透過照片或影片展現出來給她們看,進而吸引她們關注。只要這位虛擬網紅出名了,就不怕沒有賺錢的門道,甚至可以發展起來,成為一個公司團隊,就像Chiara Ferragn現在的經營模式。」

「瞧,我才說了三分,妳就幫我補足了剩餘的七分。我不找妳合作,我還能找誰?而且這位虛擬網紅還不能只是個芭比,她的圖文必須感覺起來有文采,有腦袋,是個獨立有想法的女孩才行。」

「妳的意思是……我做幕後,妳做幕前。我負責產出文字、企劃,妳負責產出照片、影片。」

「對對對,就是這個意思。妳覺得怎麼樣?是不是也算一種『創業』?當然一開始妳依然可以做妳想做的工作,把這個當做兼職試試看,妳覺得呢?」

說完,筱曉的眼睛閃閃發亮,彷彿在暗示:我們一定會成功的。

知青看著她的眼睛忽然很被打動,想了想,說:「那……我們應該給這個女孩取一個名字,一個值得紀念又和我們有關的名字。」

筱曉眼珠子轉了轉,瞥見墊在酒杯上的杯墊拿起來看,上面印著店名「Ramona」。

「妳覺得如何?Ramona,蕾夢娜。」

「哈哈哈,妳真是太隨意了,不過有點意思。好吧,就是她了,我們就取這個名字吧。」說完,她們各自舉杯將酒一飲而盡,宣告這段合作關係正式開始。

 

 

/ 2 /

蕾夢娜的出場配置是這樣的:國外留學歸來的某富二代千金,從事貿易工作,熱愛旅行,同時是各大時尚品牌的VIP客戶。身高170公分,體重50公斤,中偏長褐髮,沒有瀏海。有一個交往三年的男朋友,在海外工作。

但這僅僅是人物設定,八字不足一撇。蕾夢娜的照片必須足夠吸引人,才能撐起這個故事。為此,筱曉與知青將蒐集來的instagram網紅照片分門別類,並用按讚數排名,得出幾種最受歡迎的照片形式,準備依樣畫葫蘆。

為了讓蕾夢娜的照片與線上的時尚網紅區隔開來,她們加入了後製合成,將實景與人做處理,務必求背景效果的美侖美奐,讓人物彷彿置身仙境般。就算是靜物或食物擺設照片,也一樣精緻完美到看不出一絲破綻。

這樣的照片自然是下功夫花時間的,但主要目的除了加深蕾夢娜「完美小姐」的印象之外,也是為了讓這個人有種不食人間煙火的感覺。

「這樣……不會有問題嗎?」筱曉語帶不確定的問。

「是妳說要做虛擬網紅的,怎麼現在反倒害怕起來了呢?虛擬的不能只有身分、照片這些,最重要的是粉絲數與按讚數,不然怎麼營造出『蕾夢娜很受歡迎,大家都來關注』的氛圍呢?妳傻傻的。」

「我當初完全沒想到這個部分,妳太仔細了知青,我真的沒有錯看妳。」

「紅樓夢有句話是這麼說的『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說的不就是這個意思嗎?傻瓜,哈哈哈哈。」

和筱曉相比,知青的城府真不是「心較比干多一竅」那麼簡單而已。把假的當作真的,時間久了假的就被認為是真的了。在二次元的世界,很多人都如此投入、熱愛自己的虛擬偶像。所以,不管是真人氣還是假人氣,久了通通會看起來像真的,如同她們共同策劃的蕾夢娜,即使不露臉,即使照片上的人是由筱曉去扮演,隔著手機螢幕與文字描述所構建起來的幻想空間,時間久了,選擇相信的人肯定深信不疑。

「社群網站的廣告費用是必要支出,因為現在不管是臉書還是IG的觸擊率都太低了,為了打響蕾夢娜的名氣,讓大家去猜這個人,對她產生好奇,短期內這個方法最有用,就是太花錢了,妳要衡量看看。然後,不管對外或對內事務我幫你處理,口徑一致比較好管裡,也能抬高這位虛擬網紅的身分地位。所以,蕾夢娜有個助理,叫做Celine,妳扮演蕾夢娜,我扮演Celine,聽懂了嗎?」

「那……我『唯一的』任務就是好好扮演蕾夢娜嗎?」筱曉想確認一下自己的工作是否真的這麼簡單,只要負責上鏡拍照就好了,雖然說不需要露臉。

「是啊,我的大小姐,妳別以為拍照真的那麼容易。表現不好,我可是會退稿的喔。在蕾夢娜還沒真正紅起來之前……,嗯,我指的是還沒有人找她合作或活動出席,還沒有真正『進帳』之前,我只能先找份工作賺錢。沒辦法,我得養自己。等到雷夢娜開始賺錢了,我們再來拆帳,好嗎?」

「妳放心吧,前期開銷本來就是我的創業基金,反正也是我爸給的,不花在這裡,也會被我拿去買名牌敗光。雷夢娜這件事,妳佔的是技術股,我們一定能成功的,我相信自己對妳的判斷。是不是啊,Celine?」

筱曉說完,與知青兩人相視而笑。

女孩的友誼啊,有時會從不理性的信任對方開始,從共同擁有一個秘密展開。

 

 

/ 3 /

廣告果然起了骨牌效應,蕾夢娜像一顆石子投入了平靜無波的網海中,濺起了水花,盪起了漣漪。一時間大家都在猜這個人是誰?什麼來歷?為何如此神祕?到底是哪裡的富二代?

“妳的生活就是我很嚮往的那種,好好噢!”

“妳的樣子好夢幻,但文字好有力量啊”

“真羨慕妳年紀輕輕就靠自己擁有這些”

“好美的畫面,好美的妳”

“請問蕾姐姐,怎樣才能成為像妳一樣的人呢?”

“就算妳不露臉,也能被妳迷倒”

“簡直就是童話故事裡的公主本人了”

“美翻了,可以教我們如何拍出這些照片嗎?”

“喜歡妳總是帶給我們美好的一切”

“妳的照片是視覺饗宴,文字是心靈撫慰”

隨著粉絲數的龐大激增,蕾夢娜照片底下的留言每天都讓知青忙到回覆不完。才運作不到一年,品牌客戶就找上門了,『客單量』多到讓助裡Celine應接不暇。知青乾脆辭掉工作,全心全意投靠網紅事業,開始面試新人,打算把一些行政事務分出去。她也把一些好配合的攝影師招攬進來,連自己的弟弟都開始成為固定領薪水的修圖後製設計師,工作室從當初的兩個人,變成了六、七個人的小團隊。

不過她依然守著絕不露臉的底線,想盡辦法婉拒各種活動出席。筱曉表面上支持知青的決定,但看到芙洛拉、菊子小姐、國際范等等時尚網紅出席活動時的動態,難免心癢難耐,覺得她們才是真正享受到矚目的網紅,覺得那才叫成功。似乎忘記當初是自己提出「虛擬網紅」這個想法的,說好的不露臉呢?

「妳覺得我們『永遠』都不能出席活動嗎?只要拍照避開就好了嘛,這又不是什麼太大的問題,都可以商量的嘛。」

「成立之前妳不是說無法拋頭露面,現在怎麼感覺妳好像隨時都想讓全世界知道蕾夢娜是誰?別忘了,她是『我們兩個人』創造出來的虛擬人物。」知青說到「我們兩個人」時特別加重了語氣。

「那我們兩個可以一起出席啊,我是蕾夢娜,妳是助理Celine啊,對不對?這本來也就是我們檯面上的身份啊。」

「妳就那麼想去玩?妳媽不是很多品牌的VIP客戶嗎?跟妳媽去不就好了,不就是派對嗎大小姐,妳又不是沒見過。」

「那不一樣,知青妳聽我說,我媽她不愛出現在這些場合中,二房身份被迫她在那些貴太太中也只能低調,我從小就知道了,她一直被那些人看不起。我現在能用蕾夢娜的名義堂堂正正的被邀請,妳還不替我開心?」

知青沒有說話,看著螢幕繼續打字。

「妳就陪我去嘛~難道妳都不好奇嗎?而且如果真的要讓蕾夢娜混時尚網紅圈,不跟那些人打交道怎麼行?我們挑一場最大的活動出席,看看具體的情況是什麼樣子?是不是會對我們操作蕾夢娜造成困擾?都要出席看看才知道的不是嗎?」

知青想,筱曉的建議也不是沒有道理,雖說蕾夢娜最大的賣點是神祕,但那是對粉絲神祕,不是對客戶或同行神祕,總不能永遠都不出席活動,不與客戶、同行打交道吧?雖然她目前也想不出未來的發展會走到什麼境界,但對「那個圈子」也還是很好奇的,尤其在製造了雷夢娜之後。

「好,我答應妳,我們一起出席。但妳要記得,妳扮演的蕾夢娜在活動上是真人,不是照片上的假人。大家一定會對妳很好奇,所以說話要小心,我們要先套好。」

「太棒了,知青,我就知道妳對我最好了。我們的一大步,就是蕾夢娜的一大步。喔,不對,我現在要改口叫妳Celine。」

說完,筱曉撲過去一把抱住了知青,也不管她正在敲打鍵盤,捧起她的臉就一陣又揉又捏又親。

「收斂一下收斂一下,就妳這個樣子還公主蕾夢娜呢。好啦,快放開我!」

筱曉放開知青後愣在原地傻笑,看得知青不由得也被她感染。後來知青總想:如果畫面永遠定格在這一刻,不知該有多好?

 

 

/ 4 /

那場活動比知青和筱曉預期的都來得大,不僅出席的明星眾多,還聚集了所有時尚圈的熟面孔,以及知名度超高的時尚KOL。

兩人想到自己創造出來的蕾夢娜也被當做「新星」對待時,便覺得飄飄然。這是神祕的蕾夢娜首次公開出席,是對圈子裡的人第一次揭開神秘面紗的關鍵出席時刻,大家對於能見到雷夢娜本人也都特別好奇。

“原來妳就是蕾夢娜啊,本人跟照片一樣好看耶”

“大家都在猜故意不露臉是不是只有身材好?沒想到妳這麼漂亮”

“從國外回來?是在哪兒念的書呢?”

“不過就是隨手分享的照片怎麼拍得這麼專業啊?”

“我回頭要跟朋友說,我終於看見蕾夢娜本人了”

“跟妳本人合照是不是只能拍背面呢?哈哈哈”

“你好,我是寫時尚評論的男小編,有收到我寄給妳新書嗎?多多關照喔”

“你看起來真年輕,沒想到已經在海外工作過了?“

“男友呢?男友沒有陪你出席嗎?“

一群人輪番上陣前來打招呼,歡聲笑語,此起彼落。在還沒弄清楚筱曉和知青誰才是蕾夢娜時,兩人是被團團圍住的。直到大家發現筱曉才是蕾夢娜本尊,便全都簇擁著她,把知青這位助理Celine給擠到一旁了。

知青望了望周遭,原來現在所有時尚KOL都跟明星一樣帶著助理。他們手握著手機或相機不停地在拍攝活動花絮,和她現在做的事沒什麼不同,跟在時尚KOL身邊的還有攝影師,全都全神貫注在抓拍各自的主子。網紅的排場可見一斑,每個人都是有備而來的,沒有一個人把一場時尚活動簡單看做「一場活動」,而是全都各憑本事在創造自己的內容。這一點倒是讓知青內心震撼了,原本她還不怎麼看得起網紅們,覺得他們都是群漂亮的草包,現在發現自己低估這產業了,為井底之蛙的心態稍稍羞愧。

之後,筱曉被品牌公關領去認識幾位重要人物,知青便在一旁默默跟隨著。一邊拍蕾夢娜出席活動的動態花絮,一邊指導隨行攝影捕捉畫面。直覺告訴她,或許在場的這些眼睛都在等著看她們能做出什麼不同於以往的內容,因為活動現場可不比能好好琢磨一張好照片的拍片現場,就看每一位時尚KOL的團隊如何表現了。

「我想都拍得差不多了,你趕緊回去把照片挑一挑,讓我弟修一修,我需要即時發佈。」知青交代攝影師的時候,自己手上也還在發蕾夢娜的IG限時動態。忽然感覺似乎有幾分鐘沒聽到筱曉的聲音,猛一抬頭,發現她不知何時消失在自己的視線中,內心一驚,趕緊滿場找人。找到時見她正與其他時尚KOL喝著香檳,舉手投足眉飛色舞,眼中充滿掩不住的歡喜。

頃刻之間,知青心底隱約不安起來。她忽然發現這次露面的舉動等於向圈內人宣告蕾夢娜是筱曉,而她只是蕾夢娜的助理Celine。主僕之分一下子被清清楚楚、堂而皇之的揭開,兩人共同創造蕾夢娜的優勢,經過這一晚可能完全不復存在。因為虛擬的祕密不能說,無法說,她被留在黑暗中,而聚光燈啪一聲全打在了筱曉身上。

從前,她只是單純羨慕或欣賞筱曉有著自己沒有的東西,比如漂亮的外表,有錢的老爸,穿戴不完的名牌服飾、包包。但今晚,她竟然覺得筱曉搶走了本該屬於自己的風采。或者說,應該是公平的啊,至少一人一半啊,在打造蕾夢娜的事業上,她不也是主心骨嗎?但現在呢?雖然身處在目眩神迷的時尚派對中,卻尷尬的像個局外人。助理?助理算什麼,根本沒有人把她當回事兒啊。

助理Celine,這個原本設定出來提高蕾夢娜身份的角色,竟在此刻令她如此難堪。這始料未及的挫敗感,頓時蔓延成燎原的妒火,在知青心中一發不可收拾。她想讓自己盡量不去這麼想,但派對轟轟作響的音樂卻完全讓她靜不下心來。

回想過去一年中她投入在蕾夢娜的所有種種:小至收發信件,大至企劃拍攝,裡裡外外大大小小的事情哪一件不是經由自己的手促成,更別說每天固定更新的貼文了,那些文字都是她設計過,能引發讀者共鳴的雞湯文。團隊也是她一手打造培養出來的。而筱曉呢?她做了什麼?不過是出資買廣告、拍攝,鏡頭面前扮演雷夢娜,其餘一概不管也不會做。曾經,知青以為那是筱曉對自己百分百信任,如今蕾夢娜紅了,她是不是想露臉,她是不是想從幕後走至幕前,她是不是想借著這場活動「順利出道」,便可以把自己之前所做的努力毫不費力的佔為己有?

細思恐極,知青不由得打了個冷顫。原來自己心中竟然藏有對筱曉如此深的顧忌與妒嫉,如果是真的,那過去的一切是不是只是被自己包裝成友情,偽裝成愛?

知青抬起頭,眼神穿過派對中來來往往密密麻麻的人群,試圖在縫隙中尋找那張臉,最後終於落在筱曉身上。筱曉剛好與她的眼神對上,對她招了招手,用她那雙從小就被形容只要笑起來就沒有人會拒絕的眼神看著知青。兩個人對视數秒後,筱曉像發現什麼似的,嘴角從上揚45度的地方開始漸漸回收,然後給了知青一個輕蔑的、足以解釋一切的挑眉。

原來,蕾夢娜自始至終,都只有一個。

凱特謎之音-寫於小說之後


 

「網紅所分享的一切生活都是真實的嗎?」

由於社群媒體的發達,進而創造出社群網紅這項新興職業後,「真實性」就一直是不停被討論的話題。尤其屢屢傳出照片、影片作假的事件後,人們對於網紅創建的內容也從開始的相信變成質疑。

之所以會被反覆提及,其矛盾點就在於看客們會把自己心中的幻想,投射在追隨的網紅身上。網紅成為粉絲夢想的縮影,並變相鼓勵他們。倘若有天,你發現崇拜的偶像背地裡其實充滿謊言,內心的小宇宙會崩塌嗎?當真實和虛幻之間的界限變得越來越模糊,真的會讓人產生莫名的害怕。而在網紅經濟這一塊領域,操作虛擬偶像早就不是新鮮事,通過有系統的整合與設計,她/他可以是真人也可以是假人。

假做真時真亦假。什麼是真實,什麼是偽裝,也許人們從來只相信自己想相信的,至於真相到底是什麼?重要嗎?

另外,還有一種心態是粉絲們看待這些網路偶像的目的,越是美好,在她/他跌落神壇的那一刻就被踩得越慘。如伏爾泰所說:「雪崩時,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那些墜落的偶像難道不是我們一個個點讚捧出來的嗎?

網紅之所以可以操作,是不是因為我們的內心都太過空虛,太需要有人認同我們的結果?

蕾夢娜只露半張臉私心推薦 雅詩蘭黛絕對慾望精油唇膏


 

色號#330 是特地為亞洲女孩打造,紅中帶點橘色調的水潤西瓜色,一年四季不論任何時刻都百搭的顯白唇膏!

 

 

◎《網紅們》連載小說創作中的事件與人物均為架空,無任何影射與爆料,不歡迎對號入座。

 

延伸閱讀


|網紅們‧篇章一|時尚KOL芙洛拉

|網紅們‧篇章二|菊子小姐的愛人

|網紅們‧篇章三|請叫我國際范

| 網紅們‧篇章五 | 時尚企業家安琪兒

|網紅們‧篇章六|貝蒂蘇的毒雞湯

RELATED POST


BRAND: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